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仲夏落花 > 仲夏落花_仲夏落花在线阅读

仲夏落花_仲夏落花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9/12/15 9:55:05来源:掌中云热度:

《仲夏落花》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所以落落,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哭一个也好,算我求求你了。”...

仲夏落花

那一天,凌落落觉得第一次蝴蝶展看得令人不再孤单。

凌落落没想到,一个邂逅的缘分竟然延续三年之久。

“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

他们没想到在新生社团面试,可以再次见面。

“原来是这个凌,那会儿一直以为是伶俐的伶。不过说起来,我以为你会更喜欢一点文艺的东西。”

这个是动漫社,凌落落打算加入动漫社。凌落落是属于文静的人,一眼看过去感觉像个文学少女。

“我是女生,总是爱做一些女生的事,比如我还是喜欢逛街,动漫,我会喜欢在临睡前看看小说,男频的,女频的。我喜欢看蝴蝶展,因为喜欢美好的东西。那种咖啡厅厅里品读哲学,可不是我的喜好。”凌落落笑道。

“我感觉以后和你相处的日子,会很有趣。欢迎你加入TX动漫社。”杜远笑道。

“为什么是TX?”凌落落曾今是网络记者,此时突然职业病发,问了起来。

“大概首任社长心血来潮。”杜远摊摊手。

后来,每周末在动漫活动室相聚,谈论Cosplay和漫画,收集动漫组的动漫翻译,翻译组人很少,毕竟初中能识得日文的人,很少。

动漫组人不多,而COS组只有七个人,他们花费了半个学期去准备coslay舞台剧。拍摄过程中流出去的cos装曾被无情地嫌弃,臭骂,相貌,服饰的优差,杜远告诉她,cosplay被骂时无可避免,因为cosplay是在模仿一个完美的角色,是用人根本无法完全模仿到位里面的落差,只能尽力减少,不能消除。一直不愿意放弃,直到后来在学院的剧场完美演出,博得一致好评,那时凌落落感觉自己的辛苦,大家的辛苦没有白费,那半个学期的积久的委屈如同泄洪一般,滋味酸甜,只自知。

一起努力,一起奋斗,凌落落爱上了这个社团,这个家,这帮伙伴。连自己都没发觉的时候,自己和杜远,一不小心在心上装上了彼此。

一切都如同言情小说那般,甜蜜,仿佛自己的世界只剩下彼此。

“杜远,看天上。”

凌落落偶尔抬头,忽然发现那夜地星星很繁盛。她忙摆摆他地手,想要让他也分享。

“诶?落落,你知道天琴座吗?”

“恩?”

“给你讲一个关于天琴座地故事吧?”

“好啊!”

他们的关系一直暧昧隐晦,明明所有人都知道,都支持二人。终于,杜远在毕业季向凌落落告白了。三朵玫瑰,译我爱你。

“杜远,去了之后不能看上其他女人,不,不能看,一眼都不行。”

“落落,别闹,你说我要不要自瞎双眼。”

“那好,不能驻足过久。”

“遵命,老婆大人。”杜远应道。

“火车进站了。”凌落落听着退到标线以外的警报声,心随着声音,一点点低沉。

“恩。”到站,站台的人也有送别,也有接迎,当人都走完,杜远吐了一口气,和她郑重道别。

“等我,等我追上你。”凌落落流着泪,挥手,她发誓要考到杜远的高中。

考上了。

原以为会幸福的高中,凌落落只享受了一年,第二年,凌落落失去了杜远,永远。

曾经十指相扣,许愿未来;曾今谈笑相欢,日日如新。只因为凌落落的一个小小的不信任,砰然倒塌。

“杜远,明天是什么日子,你记得吗?”

“周末?”

“去,你当真?”

“哈哈,开玩笑啦,我知道,是你生日。”

“杜远。”

“哎哎,我错了,三年纪念日,我们相遇的三年纪念日。早在几天前你就在念叨,我怎么可能不记得。”

“如果我没有念叨呢?”凌落落有点生气。

“落落。”

“恩?”

“虽然知道它的意义,可是我临时有事,好像不能和你庆祝了。”杜远的语气有点无奈。

凌落落经常被骗,杜远总是喜欢给一棒子然后奉上蜜枣。凌落落口里一直抱怨着杜远没有良心,直说不开心,心里却期待明日的惊喜。

放学后的教室外,杜远真的没有出现。

凌落落的欣喜落空,微微失落,独自一人踱步林间小道。每日和自己走在这里的是杜远,此时只剩下她一个。

“杜远会有什么事呢?”自己在脑海里搜集了所有他参加的社团和团委的任务,可是想不到可能性。当她离开了校门,准备回家,却看到路上杜远和一个女生谈笑风生,凌落落记得她,一直暗恋,明恋着杜远的女生从杜远刚来到这个高中的时候。凌落落想要说服自己冷静,可是脑海里如同五雷轰顶。对此不可置信。

“啪!”一声,凌落落跑过去,给了他一巴掌。

“这就是你说的要事?”凌落落指着身边的那个女生,嘶哑地吼出来。

“落落,你怎么在这里?”杜远问过她什么时候回家,凌落落说,今天既然没有你,那她直接回家。杜远以为她已经早就回家了

“怎么,要不是我看见,我是不是还要被蒙在谷里?”凌落落却以为杜远在意自己看到他的出轨。

“不是的落落,你听我说”杜远想要解释,可是她用手蒙住双耳,摇着头,

“你还想骗我,我不要听,不要。好好,如你所愿,今天我真的太难看了,再见。”凌落落止不眼泪,边擦边跑走离开。

“落落。”杜远向旁边的女生粗略地抱歉后,追了上去。

绿灯换色之际,一辆轿车没发现冲出来的杜仲,当看见时已经来不及刹车,车直直地撞了上去。

天好像是知道了这个悲剧,不想怜悯一个生命的逝去,也一同哭泣了起来,凌落落回头看见瓢泼的大雨,怎么冲不走那摊血迹,反而顺着水反而蔓延开来。

“杜仲,杜仲,你又在开玩笑对不对。”

凌落落跑过去,抱起在血泊里的杜仲,哽咽道:“你快起来告诉我,你这是在开玩笑,快告诉我,你只是装着骗我,想要给我一个惊喜,快啊,快啊。”

凌落落嘶吼着,直到喊不出声音,还在呼唤着。

“别哭,落落,你这样可真难看。”

凌落落猛然回头,没有人,可是她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声音。

凌落落抱着他的头一动不动,心随着怀里的人渐冷的温度,不断地下沉。当救护人员抱走杜仲时,她整个人仿佛被抽去了支撑,瘫软在血泊中。昏迷前,她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凌落落从医院出来时通行的女子讽刺自己,杜远的一个心意,破碎的心意,一个精巧的的挂坠,是自己最喜欢的湖蓝色。她用石头狠狠地敲出一个裂缝。她拦着对凌落落说说:“凌落落,你TM真恶心,你的学习不如我,相貌不如我,凭什么霸占杜远。从第一年,我就爱上他了,可是他对我说,他在等一个人。我只能没心没肺地和他一兄弟相称,偶尔帮他出谋划策。”

她哭了,哭的笑了,“给你,我要你歉疚一生。”

“落落,吃点饭好吗?”二老一次又一次地劝慰道,可是凌落落像半死的人,一动不动,抱着杜远和自己的合照,手紧紧地握住挂坠,蜷缩在床头。

“落落,人死不能复生,他一定不希望你这样的落落。”

“是吗?”

“恩。真的落落。”

“我应该相信他的。”

“落落,不是这样的,谁都不想会发生这种事。”

“恩。”

“所以落落,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哭一个也好,算我求求你了。”

“妈,我应该相信他的。”

“落落,别绕了。妈妈求你了。”

“落落!”

凌落落得了抑郁症,夜夜失眠,二老无奈,为其买了安眠药,每天哄她吃。只是买来的安眠药都锁在柜子里,避免凌落落想不开,误吃了。

再过了些日子,凌落落已经可以自主睡着了,当二老以为风波过了,凌落落乘着自己睡着,呑药自杀。

母亲半夜鬼压床,醒来后怎么也睡不着,心里隐隐不安。想要到凌落落的房间看看于是到凌落落卧室探探,结果踩到安眠药的瓶子。

“凌寻,他爸,快醒醒。”

“落落,别吓我。”她用颤抖的手扶着她的脸,明亮的日光灯下,凌落落的脸,很苍白。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是无助地抱着凌落落,嘶吼着凌寻的名字。

“狠心的娃,为了一个外人,居然这么对待我们两人。狠心的娃,当初在肚子里就把你打死,现在也不至于这么心痛了。你个没良心的。”

凌寻慌忙起床,虽然如同五雷轰顶,却也保持理智,连忙播打了120。

救护车的声音划碎了静谧的夜,不幸被吵醒的人,口里碎了一句,翻个身继续睡觉。

整整一个长夜,凌落落闯了一次鬼门关。

二老请来心理医生,希望催眠,让她忘记一切,可是她始终不能配合。

“落落,你就这么想杜远?”

当听到杜远二字,两眼空洞的凌落落忽然回过神,看着眼前的人:

“你是谁?”

“我是人们口中的巫师。”心理医生道。

仲夏落花

仲夏落花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7/7 9:16:26

检票口人已走尽,凌落落转头,看了最后一眼,这片人群,这个机场,这座城市。而上个月的月初,自己来到这里,也是这个位置,满怀着新奇,来到这里,这座海滨城市。不同此时的沉重,那时有着无奈,也有着欢愉。莫名其妙病了半年,二老希望自己可以散散心,于是决定把自己转学到有洛南表哥的城市。那时要通过检票口,深吸了一口气,不知是否因为刚从飞机下来,凌落落觉得自己吸进去的空气,是那般清新,浓郁。拉着拉杆箱,偌大的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