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午夜冥婚:阎王的心尖宠 > 午夜冥婚:阎王的心尖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午夜冥婚:阎王的心尖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2/17 12:20:31来源:掌读热度:

《午夜冥婚:阎王的心尖宠》是剧情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主要讲述:“你这……这个是……”安爷爷手指抖动着,指着的方向,正是我手腕处的红玉镯子,我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挡住了这个镯子。老人才逐...

午夜冥婚:阎王的心尖宠

“你这……这个是……”安爷爷手指抖动着,指着的方向,正是我手腕处的红玉镯子,我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挡住了这个镯子。老人才逐渐平静下来。

“爷爷,你怎么了?”

安宁看到自家爷爷一副形似中风的样子,以为他年老发病,大惊失色地扑到了他的身边,在那叫唤着。

“没事……我没事。”他深呼吸了好几口气,从躺椅上起身,原本充满惧意的神色从他眼中消失,很快趋于平静。

他抖着手,想从灰色长裤口袋里拿出烟来抽,却被安宁一把夺过:“爷爷!您就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

本来,他做这种寿衣店的生意,在别人看来,已经是一种折寿的行为,现在,他还抽烟,真是……怎么劝都不听。

他叹了口气,想到早晨自己小算了下,察觉到了孙女今日会遇到劫难,便赶紧将她喊了回来。

谁知道,劫难竟是这个。

安爷爷又是叹了口气,绿豆大小的眼睛紧紧地盯住我,他转身,朝着店内走去。

“你们都进来吧。”

我瞧了瞧这个门口,还没走进去,就有一股子阴气从门内窜出,在房间的正中央处,摆放着一个棺材,而且这口棺材的板,竟然没盖上。

梁上悬着好多白色的飘带,店里左右橱柜里放了好多用锡箔纸折成的元宝,大大小小的花圈靠在橱柜的玻璃上。

安宁扶着爷爷走进去,老爷子推开了安宁的搀扶,弓着背走了进去。

我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抬脚准备走入这家寿衣店。

人还没进门,那股子阴气就不停地往身体里钻,以前可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的啊,现在是怎么了?

而且,那冰凉的气体不断地朝着自己的小腹处流淌,我不禁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停了下来。

安宁看到我捂着肚子,傻愣愣的站在门口,折回来问我:“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

“安宁!”

安爷爷坐在厅里的一张小木椅上,高声对安宁喝道:“别靠近她,过来!”

我直接惊呆了,而安宁也被她爷爷的一吼吓得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自家爷爷在说些什么。

“爷爷……”

“安宁,她不是你能接近的人,过来,听话!”

安爷爷不停地朝着安宁招手,我心里感觉有些委屈。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安爷爷对我的敌意这么大?

我一下子想起了刚才,他看着我手上手镯的神情和模样,心中好像一下子明了了。

安宁拗不过自己的爷爷,但也不想因此而伤害我,只好离我稍微远了点,其实剧烈,也才一步路之遥。

她也不明白,自家爷爷在发什么疯,一会会让她们进来,一会又不让自己靠近小华。

“你叫容华?”

安爷爷问我,我点点头,他没了声音,过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

“你知道门界村吗?”

我听到这个名字,一愣。

门界村,就是我老家所在的那个村子,名字中的门,指的是鬼门,而界,则代表着阴间和阳间的交界处。

老家的村子,就处在那里,所以就有这个名字。

不过,爸妈并不会经常提起这个名字,一直说“老家”,估计,他们也不想让这村子的含义一直扎根在脑子里,才选择故意忽视它的全名。

我犹豫着点点头,声音有点轻:“我老家在门界村。”

“你是不是已经冥婚给了阎王了?”

安爷爷也不再继续拐弯抹角,直接问道。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安宁险些一个跟头扎在地上,她左右摇头,一会看看我,一会看看爷爷,随后抽搐着嘴角,有些难以置信地道:“什么冥婚?什么嫁给阎王?你们说笑的吧?”

我开始有些紧张,因为我从安爷爷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明明他的身上还有这阳间的气息,可是却又一股极重的阴寒之气隐藏其中。

我一想到,自己的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在,不禁就提高了警惕,脚朝身后倒退了几步。

安爷爷看出了我的戒备心,这才将语气稍微放缓了点,脸部严厉的线条柔和了不少。

“孩子,我没有恶意。”

我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彻底放松下来,安爷爷见此,只好叹了口气,认真地看着我。

“小华,你听说过阴阳人吗?”

午夜冥婚:阎王的心尖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午夜冥婚】 或 【阎王的心尖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午夜冥婚:阎王的心尖宠

午夜冥婚:阎王的心尖宠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7/7 15:14:44

十八岁冥婚,嫁给了阎王。白天受到恶鬼骚扰,晚上还要被色鬼占尽便宜。色鬼:“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我扶着腰,咬着牙怒道:“值你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