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穿越之步步为营 > 穿越之步步为营小说在线试读第13章七夕(四)

穿越之步步为营小说在线试读第13章七夕(四)

发表时间:2020/2/27 21:45:04来源:微小宝热度:

《穿越之步步为营》是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哦~白小姐找了尘大师所谓何事?”不怀好意的笑道。...

穿越之步步为营

  孟婉柔因为傩夷的事被父皇召见,没有像普通人一样惊慌失措,也没有下跪知道面前的人是皇上依旧没有动,只是露出了好奇惊喜,口里还说着原来皇上是长这样的,声音很轻但足够让周围的人全听到。

  父皇看着她,没有发怒也许很久很久都没遇到不怕自己的人,身边的每一个人总是对自己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也是人也会想有人能普普通通的对待自己,可以讲讲知心的话,可惜啊,到了他们这样的身份地位,已经没有人敢这样做了。得到了权力,也意味着丧失了一些本来该拥有的东西。

  他也在旁边听着孟婉柔讲话的内容,他觉得很新奇,也很好奇。孟婉柔不似寻常女子,总是能想到一些独到的见解,包括女人和男人之间的关系,政治,风俗,伦理,治国打仗......父皇因此而龙颜大悦,时不时的招她去宫里玩。这样的人如果能为己所用......只可惜人已经被他二哥捷足先登了。

  找人打探孟婉柔的来历,终究无果,但也知道了白梓颜的存在。她是和孟婉柔一起的被君焱请回府的,是孟婉柔名义上的妹妹但一直默默无闻,不去打探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位的存在。当他打算从白梓颜下手时,却得知她坠崖的消息,他也曾暗中派人去找,但不了了之。现在又见到她了,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他是最接近皇位的人选之一,‘伯乐识别千里马’的技术是必不可少的,党羽就是这么建立的,经过这短短几个时辰,虽然白梓颜没有惊人之处,但他心里却神奇的认定,这是一匹千里马,而且是一匹以利益为主,有心计的母马,既然她和孟婉柔从小在一起,所见所学当然一般无二,孟婉柔能得到父皇的喜爱,那对于她白梓颜来说应该是更加的易如反掌才是。

  他和君焱的实力不相上下,而新加入的孟婉柔和白梓颜两人,如果斗起来,孟婉柔绝不是白梓颜的对手。孟婉柔太天真像天使一般善良,而白梓颜却是个魔女可以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不惜一切。皇位争夺注定血流成河,他要的是能助他一臂之力的魔女,而非与他作对的天使。这也是他迟迟不肯下决心得到孟婉柔的原因,想必他二哥对孟婉柔不冷不淡的态度也大部分因为这个吧。

  再次可惜的是,这匹千里马似乎没有要合作的意思,他也懒得再拐弯抹角,直接道“你要什么?”

  “梓颜是也不想要,只想平安一生”她要的怕他给不起,她要回家,她要她的家人...他君彧能给吗?似自嘲一笑,不再开口。

  什么都不要,只想平安一生。可笑,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间,哪有什么平安可言,只有不断的掠夺,日子方能好过点,平民百姓是,商家富豪亦是,王公贵族更是。生于皇宫之中,贵为皇子,不得不战,一旦放弃只有死路一条。不战则矣,一战便只能到底,没有退路。他还没死心,“白姑娘当真什么都不要?”

  “九公子可知一些灵异的事,或者知道有哪些人有通灵的本事,再或者是通晓天文地理,古今中外的人?”凭她一人,人单力薄的,是无法找到回去的方法的,她需要帮助,孟婉柔已经叫君焱去找,她再叫君彧找,会不会快一点知道回家的方法。

  “这...白小姐要知道这些做什么?”不解

  “知道还是不知道?”总不能对他说自己是穿越的吧。

  “呃......照你这么说也许只有静空寺的了尘大师了。”了尘大师他倒是很敬重的,是那样的仙风道骨。

  “那九公子可知这位了尘大现在正在何处?”去静空寺,那些僧人们说了尘大师外出云游了。

  “九某不知,大师的行踪飘忽不定,如有缘自然会相见。”她找了尘会有什么事?

  “是吗”有缘自会相见,她没这么多时间去等“九公子若是哪天遇到了尘大师,可否告知梓颜一声”然后又堆起谄媚的笑容“九公子愿意帮梓颜找就更好了。”

  “哦~白小姐找了尘大师所谓何事?”不怀好意的笑道。

  白梓颜也不在意,平淡道“有事。”

  你丫的废话。没事找了尘干嘛?!而且这是求人的态度吗?正当他要发作时,七夕的第四个活动开始了,君彧突然灵光一闪道“想要爷帮你也不是不行。”开始卖关子。

  他又想耍什么花招,总之他愿意帮就好,大不了吃点亏“九公子有什么条件?除了跟你合作。”

  君彧了然,淡淡一笑指着‘鹊桥’道“喏,白姑娘可愿意陪九某。”这样的女人逼不得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

  他就这么喜欢参加这么无聊的活动吗?很闲吗?但她能拒绝吗“好。”轻声又带点无奈应道。

  临走前他还说了一句“九某是一定要和白小姐‘相遇的’。”然后不负责任的走了。

  只留白梓颜一人想办法,该怎么和他‘相遇’,这东西可是随机的啊,除了叹气还是叹气。到底该怎么做?

  白梓颜看着排队的人们,又找了找对面的某人,心里气得咬牙,她本来就是个近视眼,又在这灯火不亮堂的古代,摆明的为难她。气归气但还是不忘找寻某九九的身影,找到了。他在第二排的第九个,不,应该是第九排第九个,因为活动开始,已经走掉了七组,晕,他还真是喜欢‘九’。接下来就是该怎么变成女方的原第九排的第九个的问题。

  “姑娘,那边有人找你”白梓颜拍拍一位女子的肩膀。

  “找我?”姑娘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道。

  白梓颜点了点头“嗯。”见她还在犹豫该不该离开“姑娘那人好像很急的样子,姑娘要是放心这位子我帮你占着,如何?”

  “真的?”满脸疑惑,不信的问道

  “嗯,只要你回来我就让还给你”一脸的真诚,让人无法想到是在欺骗自己

  “好,那你帮我占着,等我回来。”然后飞奔而去

  直到白梓颜和君彧从桥上走下来,她也没回来。不是出了什么意外,而是因为白梓颜给了人钱,叫他帮忙拖住那位姑娘。君彧造的孽啊,与她无关。

  君彧微笑着,他当然知道白梓颜干了什么事“白姑娘这很不道德。”

  “是吗?”很不以为意的回道,要不是因为他,她至于这样做吗?

  君彧淡淡一笑“白姑娘可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

  “没有。”简洁明了

  “既然没有就陪九某去个地方吧。”坏坏的笑道。

  他要去哪儿都行,谁叫自己有求于他,然后就到了那个地方朝香阁。君彧已经半个身子进去了,而白梓颜只停在门前,倒也不是怕而是......

  君彧见旁边的人没有跟上,回身平淡的问道“白姑娘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他当然知道,女孩子再怎样,终究有些事还是会不好意思的

  而白梓颜的回答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我这样进的去吗?”

  的确,这女人虽然穿着不男不女,但又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女人,摸了摸下巴,无良笑道“没事的,有爷在。”一副有他就万事OK的德行。

  随他,他说无事就无事,管那么多干嘛,而且她还真有兴趣看上一看,直径的跟着君彧进去了,其实白梓颜穿男装只是因为男装穿起来比较简单,女装太过繁琐;头发嘛,她只会现代的,古代的发髻她不会挽,至于首饰一她没那喜好,二都打扮成这样在戴首饰什么的会很诡异。

  君彧腹诽,难道这女人不懂什么叫害羞,什么叫矜持吗?这地方是女人能进的吗,胆子也太大了点吧,完全忘了是他威胁着她进的。

  一进去就看到有人来招呼“哟,这位公子好生面生啊”妈妈走过来,刺鼻的香粉也随之而来,然后看到白梓颜“姑娘这里女人是不能进去的”

  白梓颜不讲话,看着君彧,一副我说吧的表情。君彧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手里多了一锭银子“备些酒菜给爷”

  妈妈手里拿着银子,眉开眼笑,连声应道“好好好...”

  在二楼两人只是喝酒吃糕点,没有说话,时间就慢慢过去了,白梓颜不知道他带自己来这里干什么,突然听到底下一阵欢呼声,白梓颜起身望去。

  轻盈的步子小碎步跑到了场中央,弯腰,低头,把头埋在了长长的水袖下,琴声起,水袖猛然甩开,一张天使般的脸庞展现在众人眼前。连着往后退了几步,又向前跨了一步,飞快地转起圈来,红色的水袖快速飞转着,落地,十分自然地跪下,优美的琴声与柔美的舞姿成了绝配,柳枝般的柔腰往后一仰,便翻了过去,再次飞快地转起圈来,一边转一边慢慢的旋转上天,就如仙子一般,又降落,不过这次,跟着降落的还有粉色的樱花,给了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白梓颜平淡无奇的看了一眼,又回到座位上啃东西,君彧抬了一下眼皮,这女人真是无趣得很。不过自己也很无聊,找点乐子吧。于是乎把想法告诉了白梓颜,但白梓颜似乎没听到依旧喝着酒,然后他说“只要白姑娘愿意表演,九某就帮姑娘找了尘大师可好?”

  他想到第一轮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唱‘独角戏’,她却在旁边看着他表演,之后又不愿好好地比试下去,这让他很不爽,所以他带她来这里,非要她表演不可,这里的舞台可是现成的,观众也是现成的,又都是有钱的公子哥儿,万一她表演的好被人相中,她也不用每天干活了,多好啊,到时候她就会感谢他了。    

穿越之步步为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穿越之步步为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穿越之步步为营

穿越之步步为营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7/14 17:36:37

她不过就是想回家,想回到自己家人的身边,为了追寻回家的路,她不惜向修罗伸手与他同行,借助他的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危难陷阱让她跟他情愫暗生,两人却浑然不觉。当希望触手可及时,老天却跟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希望变成了彻底的绝望……可他还是要她,他说要带她回家,她知道今生是逃不开他的魔爪。幸福来的快,去的更快,突如其来的变故,终是让她狠下心肠举起屠刀。再次睁眼甘愿卷入四国是非恩怨,誓要将这深水越搅越浑,她处心积虑,恨意萦绕只为要伤她、害他的人,付出血的代价!步步为营,她操控局面以身犯险,无形的手为她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