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 >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9/7/14 21:03:39来源:微阅云热度: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豪门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还穿着小熊睡衣的小男孩,像个小婴儿一样双手抱腿蜷缩着,小小瘦瘦的身体,不知道受过什么折磨。洛云遥轻轻地唤着“思苦,思苦”...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

这里是酒吧一条街,人们在这里堕落,在黑暗中隐藏着自己白天的面貌,发泄着内心的愤怒与欲望。被毒品蚕食得只剩半条命的站街的**,身上裹着廉价的大衣,骨瘦如柴的手指夹着烟,在混沌沉醉的烟雾中眯眼看这个世界。雪花纷纷落下,却无人欣赏。

在这个污浊的地方,纯白,是被排斥的存在。

她穿着皮衣,沉默地跨过男人的尸体。她从不会被无关的事情所干扰,她的目标只有一个,也只能有一个。

她穿过小巷,转弯想要进入另一条暗巷,就在这时,背后突然有东西破风而来,她转过身——

“啊!”

洛云遥大叫一声从床上坐起身,神经质地用手乱摸自己身体想检查有没有伤口,直到看到身边熟悉的摆设才反应过来。

又做噩梦了。

洛云遥拿过床头桌上的水杯,喝下去才发现水酸的不行,“噗”得一口吐出,柳眉一皱,星眸一瞪,洛云遥的河东狮吼掀开了洛家一天的序幕:“洛思苦!!!!”

一个穿着卡通睡衣,约莫四岁的小男孩“扑通”一声沿着没关紧的房门摔了进来,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洛思苦精致的小脸上绽开一个讨好的笑容:

“嘿嘿,麻麻别生气嘛~”

洛云遥,女,二十四岁,单身,但有一个四岁的、极其顽劣的儿子,名叫洛思苦。

和所有单亲妈妈一样,这四年来,洛云遥每天都在为自己儿子闯的祸收拾烂摊子,事后还得一千遍一万遍怀疑自己儿子并不是她亲生的,而是仇人派来折磨她的。但是洛思苦顽劣归顽劣,平常时候还是挺贴心的,带给洛云遥的温暖更多。洛云遥和儿子相依为命四年,可以说,洛思苦就是她的命。

但送儿子去上幼儿园,依旧是她一天中最痛苦的时刻。

此刻,她正在拼命敲着自家儿子的门叫儿子起床,眼看着就快到上课时间了,洛思苦还没有起床,这下洛云遥顾不上什么“相互尊重”“留有空间”了,直接掏出备用钥匙把洛思苦的房门打开——

空空荡荡。

洛云遥无声笑了,心想洛思苦又在和她玩小把戏,对着小房间又喊了几声“思苦”,还象征性地翻找了一下,却不见那个小小的身躯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

“思苦,洛思苦,别玩了……”洛云遥终于开始慌了。

“思苦,思苦你快出来!”洛云遥在房间里疯狂翻找起来,床底下,柜子里,都找遍了,还是没有看见洛思苦的影子。

就在这时,一只纸飞机轻飘飘地从窗外飞进来。

洛云遥扑过去打开飞机一看——

歪歪扭扭几个报纸上剪下来的字

:

想要回你儿子,就来星运新村。

洛云遥颓然地瘫坐在地上,脸上满是绝望。

他终于,还是找来了。

洛云遥到达星运新村的时候,这座她曾经居住过的偌大的别墅并没有人。

洛云遥神色复杂地在密码锁上按下那几个印在她记忆深处的数字,只听“咔哒”一声,门开了。

深吸一口气,洛云遥熟门熟路地来到别墅正厅,四年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她还是记得这么清楚。

这是她觉得自己最可悲的地方。

“你回来了。”

一道清润的熟悉的男声突然在身后响起,洛云遥浑身都僵硬了,她没有转身,那灼热的目光却快要灼伤她。她拼尽全力才勉强控制住自己逃跑的欲望,不能跑,她告诉自己,跑了,思苦就会陷入危险。

“怎么不看我?”声音近了,语气里带着几分笑意。然后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把她转了过来。

被触碰的肩膀冰冻般发麻,洛云遥抬起头,熟悉的笑脸映入眼帘,像雷电般撞击她的心房,倏忽一阵发昏,洛云遥头脑一片空白。

那是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凌厉的浓眉下,是一双透着残忍的眸子,令人惊奇的是那一黑一褐的瞳孔。高挺得不像亚洲人的鼻子显示出主人的混血儿身份,薄唇如血般点缀在略显苍白的面容上,使其多了几分妖冶。

人们说浓眉的男人刚强傲慢,性格顽固。他们往往为自我中心主义者,自我意识也比较强。而薄唇的男人,更是薄情。

“怎么不说话?”男人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伸出手轻轻抚摸洛云遥的头发,动作轻的让洛云遥错以为自己是真的被爱惜着。

可是,只能是错觉。洛云遥看着男人,话尾的颤抖出卖了她的恐惧:

“秦厉。你想,干什么。”

听到洛云遥的话,秦厉笑了,今天的他笑的次数比前四年加起来都多,他深深地看着眼前这个他找寻了四年的女人,异色瞳孔里闪着奇异的光:

“云遥,我找了你四年,我终于找到你了。来,快坐下,我为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菜。”说着,秦厉引导着洛云遥来到餐厅坐下,洛云遥这才发现,餐桌上果然都是她爱吃的。但她丝毫没有食欲。

“怎么了?快吃啊。”秦厉催促道。

洛云遥看着秦厉这幅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又想到自己当初是怎样的痛苦,滔天的愤怒掩盖了她的理智。

“秦厉!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还想怎么样?!”

“叙旧。”秦厉语气不变,面对洛云遥扑面而来的怒气,眼皮都不曾掀动一下。

“……叙旧?”洛云遥冷笑一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波澜不惊的秦厉,话里是压抑的痛苦,“我不想和你叙旧,你把思苦还给我,我们就两清!”

“两清?”秦厉双手交握抵着下巴看着洛云遥,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你认为,我们的账能算清?”

“我已经被你害得够惨了,你还想怎样?”洛云遥从牙缝里蹦出这句话,死死地盯着秦厉,满眼怨毒。

“很简单,待在我身边。”秦厉悠闲一笑,云淡风轻的样子与洛云遥形成鲜明对比。

如果说之前的洛云遥还尚有理智的话,难么现在的她已经可以说是完全崩溃了。压制她理智的最后一根弦,终于在秦厉自私至极的要求下断裂——

“……做梦!”伴随着这两个字响起的是洛云遥掀翻餐桌的巨响!只听“嘭”地一声,洛云遥双手抬起餐桌,把餐桌硬生生给抬了起来,洛云遥双目欲裂,把餐桌朝对面的秦厉倾倒而去,秦厉躲闪不及,汤汤水水浇了一身,不可谓不狼狈。

也是在这一瞬间,从别墅各个角落走出众多黑衣人,其中一个带墨镜的男人从洛云遥身后接近她,反剪住她的双手,一脚把洛云遥踢得跪在地上。

待局面形成后,一个女人从二楼走下来,风姿绰约,妆容精致,和一身地摊货的洛云遥形成鲜明对比。

女人脸上倨傲的神情,也和洛云遥的狼狈截然相反。

“洛云遥?嗤。”女人摇曳多姿地走到洛云遥面前,一个保镖递来一个箱子,而抓着洛云遥的保镖适时地拽住她的头发,迫使她抬头看着女人。女人看着洛云遥的脸,嘲讽的嗤笑。

“你好好看着。”女人说着,打开了放在地上的那口行李箱。

洛云遥瞳孔放大,双目欲裂。

箱子里,箱子里——

还穿着小熊睡衣的小男孩,像个小婴儿一样双手抱腿蜷缩着,小小瘦瘦的身体,不知道受过什么折磨。洛云遥轻轻地唤着“思苦,思苦”,可箱子里的人再也不会回应她了。

再也不会偷偷在她水里加醋使坏,再也不会赖在她身上撒娇,再也不会在她绝望的时候用小小的身体抱住她,给她温暖。

洛云遥开始疯狂地挣扎,可抓着她的保镖力气大得惊人,让洛云遥只能跪在地上,绝望到麻木地流泪,她不敢相信,她不愿相信,她疯狂地大喊,想要叫醒那个沉睡的孩子。可是那个小小的身体确实是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

连呼吸的起伏都没有。

“吵死了。”女人捂住耳朵,对着洛云遥的腹部就是一脚,高跟鞋精准地践踏洛云遥腹部的脏器,让洛云遥疼痛欲死。洛云遥反射性挣扎,竟然真的从保镖手里挣扎了出来。保镖还想去抓她,被一个声音制止。

“等会。”坐在餐椅上的秦厉终于开口。他的脸已经擦干净,身上还是一片狼藉。但即便如此,秦厉身上的王者之气,还是没有减少半分。他只是坐在那里,便已成王。

洛云遥东倒西歪地站起来,捂着腹部,满脸泪水。她隔着众多保镖看他,隔着前尘往事看他,隔着千山万水看他。秦厉淡定自若地端坐在餐椅上,也看着她,眼里是洛云遥从始至终都读不懂的复杂。

“呵……”洛云遥垂眸冷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地上捡起一块盘碟碎片,深深地,深深地看了秦厉最后一眼:

“秦厉,你好狠。”扬起手,洛云遥把碎片尖锐的一头对准自己的脖颈,“我洛云遥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跟了你,秦厉,我恨你!我恨你!——”

“阻止她!”一向云淡风轻的秦厉终于变了脸色,从椅子上站起来。身后的保镖反应迅速地伸手想要阻止,却早已来不及……

天旋地转,这是洛云遥唯一的感觉。她固执地向洛思苦伸出手,却只抓到一片虚无。

“思苦……”

失去意识前,过去六年间的回忆像碎片一样纷纷涌入洛云遥的脑海。洛云遥闭上眼,仿佛看到了六年前,暗巷里狼狈的自己。

一个男人走到她面前,皮鞋油光发亮。

“跟我走吧。”

他这样说。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娇妻别跑】 或 【邪魅总裁缠不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

娇妻别跑:邪魅总裁缠不休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7/14 21:03:36

“坏爸爸,不准你欺负妈咪!”小娃娃双手叉腰,凶巴巴地朝男人大喊。男人抱着面色通红的女人,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你自己问问你妈咪,我到底有没有,欺负她……”六年前,他们相知相爱,她付出所有,却惨遭背叛。带着球,她狼狈逃离。六年后,他终于想通,倾尽天下,只为挽回伊人。这对母子,成为他难以割舍的心头之肉。一切,还来得及吗?他们辗转反侧,无从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