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甜宠百分百:恶魔王子谁怕谁 > 甜宠百分百:恶魔王子谁怕谁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17章卖身契(1)

甜宠百分百:恶魔王子谁怕谁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17章卖身契(1)

发表时间:2020/8/3 2:47:40来源:有书阁热度:

《甜宠百分百:恶魔王子谁怕谁》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小主人,我哪儿敢!”蓝雅银委屈地瞅着月瞳茗,可怜惜惜地扁扁嘴,“小主人,你难道忘记昨天都对我做了什么吗?”...

甜宠百分百:恶魔王子谁怕谁

晨运完没有去饭堂吃早饭而是直接回到课室的月瞳茗拿出《解剖学》翻看,因为杨羽翊答应帮她带早餐过来,她便省去了饭堂一行。反正她一直嫌学校的饭堂又脏又乱,饭菜又难吃,不去也罢。

刚过八点钟,课室里的学生渐渐多起来。蓝雅银大包小包提着一大堆东西走进教室,看见正埋头看书的月瞳茗,眼前一亮,他径直走到月瞳茗面前,将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她桌面上一放,把月瞳茗吓了一跳。

“蓝雅银,你打劫商店来着!”好好地上课带这么多东西干嘛。

蓝雅银笑着一一取出塑料袋中的东西,有牛角包、绿茶慕司、蛋挞、红豆奶挞、黑森林蛋糕、原味牛油包、苏提米拉、猪肉拉肠、炒米粉、艇仔粥,……还有其他一大堆各式各样的食品,琳琅满目,不能一一尽数。

月瞳茗惊讶看着堆着满满一桌子的这些东西,“蓝雅银,你开食品店呀!”

“小主人,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早餐!”蓝雅银笑容迷人看着月瞳茗,温柔地说,“不知道小主人喜欢哪样,所以全部买来,让小主人自己挑选。”

小主人?什么小主人?月瞳茗怔忡,不明所以。

董翼云大大咧咧走进教室,看见月瞳茗满桌子的美食,眼前一亮,“哇!好多好吃的哟!月瞳茗,你在课室开茶会呀!”说罢,他也不管人家是否同意,拿了原味牛油包,拆了包装,大口大口吃得津津有味。

杨羽翊为月瞳茗带来了早餐,看见月瞳茗满桌子的食物,他秀气的眉头皱起,“瞳瞳,你一个人有几个胃,这么多食物,你吃得完吗?”

月瞳茗冤枉,这些食物押根儿就不是她准备的,都是那个该死的蓝雅银啦!莫名其妙整了这么一大堆东西,害她被大家当成怪人。

月瞳茗接过杨羽翊为她带来的早餐,打开饭盒,一阵饭菜的清香扑鼻而来,杨羽翊为她准备的是小米粥——她的最爱。她拿起匙羹,喝得津津有味,已经懒得管桌子上的食物。“董翼云,你喜欢就全拿去!反正这些东西也不是我的!”

“光喝粥饱吗?”蓝雅银问。

杨羽翊回答,“瞳瞳从小就喜欢喝小米粥,她每天的早餐基本如此。”偶尔也会变变口味,诸如及弟粥、艇仔粥之类。

蓝雅银露出失望的表情,原来月瞳茗喜欢小米粥呀!

“逃课天王”雷子昂至开学以来第一次踏足教室,刚进教室,屁股还没坐下,身后风风火火冲进一大帮人,拿着各式礼品冲着月瞳茗的座位跑去。刚一到达目的地,齐刷刷将礼品放下,向月瞳茗深鞠一躬,吓得月瞳茗刚吃进嘴里的东西险些全喷出来。

“大姐——”

好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合奏,吸引了课室里所有学生的目光,包括刚进门的北玉冰。

董翼云吃完牛油包,拿出猪肉拉肠打开饭盒就毫不客气地大块垛儿,他一边吃,一边不忘问:“月瞳茗,你什么时候收了这群小弟?”

“我没有!”月瞳茗莫明其妙。今天一大早,怪事儿怎么这么多。

蓝雅银在旁解释,“他们是‘风雅派’的人。”

月瞳茗更加奇怪,“既然是你的小弟,干嘛要叫我大姐?”还有这些礼物,这是怎么回事儿?

“小主人,你忘了吗?”蓝雅银指尖轻弹月瞳茗的额头,唤起她的记忆,“昨天,我们已经签了卖身契。”

“卖身契?!”这一声惊天大合奏,几乎出自课室里的所有同学。众人惊讶的目光在蓝雅银和月瞳茗身上来回扫视。

昨天她是逼蓝雅银签卖身契来着。可蓝雅银当时并没有答应呀!

蓝雅银对月瞳茗晓以大义,“既然你现在是我的主人,那我的小弟,自然就是你的小弟!我的‘风雅派’自然就是你的‘风雅派’。而你,自然就是他们的大姐罗。”

“主人?蓝雅银,你叫月瞳茗主人?!”董翼云怪叫,“你该不会真的卖身给月瞳茗了吧?”

众同学亦是一脸惊讶。男同学羡慕蓝雅银的艳福,女同学则妒忌月瞳茗的幸运。

杨羽翊诧异看着月瞳茗,雷子昂眼睛危险地眯起,北玉冰虽然脸上表情优雅一如往常,眼神却带着隐隐的失落。

月瞳茗被蓝雅银闹糊涂了,这些事她得一个一个解决,首先,她得把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弟敢走,“蓝雅银,让他们离开!”

蓝雅银向为首的铁头军挥挥手,铁头军得令,向月瞳茗再次深鞠一躬,“大姐,请慢用!我们告辞了!”说罢,又如来时一样星急火燎一涌而散。

现到,轮到解决蓝雅银认她是主人一事。她看向蓝雅银,问:“蓝雅银,你昨天并未答应我什么,何来卖身之说。”

“你忘啦!”蓝雅银从怀中取出月瞳茗昨日交给他却未签名的卖身契放在月瞳茗面前,指着卖身契上盖着的大大的红手印,道:“白纸黑字,小主人,你可不能抵懒哟!”

“真的耶!”距离蓝雅银最近的董翼云看后,惊呼。

月瞳茗错愣,抢过卖身契细看,这确实是她的字迹不错,也是她昨天交给蓝雅银的那一份,只是这上面的手印,昨天并没有,……月瞳茗顿悟蓝雅银在耍她,不由生气,“蓝雅银,你玩我!”

“小主人,我哪儿敢!”蓝雅银委屈地瞅着月瞳茗,可怜惜惜地扁扁嘴,“小主人,你难道忘记昨天都对我做了什么吗?”

我对你做了什么?!我被你害得险些从树屋掉下去,手臂还受了伤!提起来月瞳茗至今还憋了一肚子火。

董翼云八卦,“月瞳茗昨天都对你做了什么?”

“她在我的茶杯里下了药,弄得我全身无力,只能乖乖任凭她摆布。”

月瞳茗气得直瞪眼,“蓝雅银,你——”

董翼云一听来了兴趣,“然后呢?然后呢?”他着急地追问下文。

所有同学眼睛瞪得老大,竖起耳朵,全神贯注倾听月瞳茗这位小魔女到底对蓝雅银这个可怜的“奴仆”做了什么。

“她把我推倒在地板上,骑在我身上,凑近我的脸……”他故意顿了顿,“后来,她把我抱进怀里,我就靠在她的肩膀上睡着了。”蓝雅银相当聪明地省略了精彩的地方,他相信不用他说所有人已经可以猜想到中间过程会发生什么。虽然他们猜想的那一切全部都不曾发生。

“哇——”董翼云仿佛听见什么天下奇闻,“月瞳茗,你竟然将蓝雅银……”

月瞳茗大迥,臭蓝雅银,他是故意的!他当着全班同学摸黑我,故意让大家误以为我对他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让大家认为我是大变态!

杨羽翊感到难以置信,妹妹何时变得这么开放?“瞳瞳,你真的对蓝雅银……”

不是吧!连哥哥都这样看她!她这回人可丢大了!该死的蓝雅银,都怨他!

雷子昂脸色黑如碳土,北玉冰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只留下一片苍白无助的空洞。

“哇——我真歹命,我这一生完了,今后我该怎么办啊!”

蓝雅银突然伏在杨羽翊身上号啕大哭,哭得跟真的一样,事实上,此刻他心中正在为自己的精湛“演技”惊佩得鼓掌叫好哩!

他凄戾的哭泣声引来了几乎所有同学的同情,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如今这位好男儿哭得如此凄凉,一定是因为被月瞳茗欺负受了很大的委屈,有冤无路诉,还得乖乖沦为月瞳茗的奴仆,何其可怜!

面对所有人看她的鄙视目光,月瞳茗气得浑身发抖,恨不能将蓝雅银这个浑小子煎皮拆骨。

“蓝雅银!够了!”算你狠!今天我栽在你手上是我倒霉!我认输!

难得捉到这么好的机会戏弄月瞳茗,蓝雅银又岂会轻易放过,他抹着眼泪,可怜兮兮瞅着她:“呜……小主人生气了!小主人不要生气!是我的错!我不该胡言乱语的!小主人,您大人有大量原谅人家好不好?”

“月瞳茗,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样对蓝雅银!”董翼云为蓝雅银鸣不平。是他错看了月瞳茗,没想到月瞳茗竟然是这样一个变态的坏女人!董翼云自弱被灌输的侠义之道教导他,他要为蓝雅银出这口恶气。

天哪!现在到底是谁过分!明明是蓝雅银欺付我好不好!“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月瞳茗一声怒吼,吓傻了教室里的所有同学。在反应过来的瞬间,众同学迅速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以妨遭受池鱼之灾。

最后,教室里只剩下蓝雅银、月瞳茗、杨羽翊、董翼云、雷子昂和北玉冰。

月瞳茗举起右臂,指着右臂清晰可见的一条足有三寸长的伤口,对董翼云说:“看清楚,这就是我昨天‘欺负’蓝雅银的代价!”

“天哪!”杨羽翊惊呼,抓住她的手臂细看,惊讶这条如此可怕的伤口,他关心地问,“瞳瞳,昨天我们离开后你跟蓝雅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雷子昂和北玉冰走到月瞳茗身边,看见她的伤口,雷子昂眼睛危险地眯起,北玉冰则露出担心的表情。

“呀!”董翼云惊叫,“月瞳茗,你自残!”

月瞳茗狠敲董翼云的脑袋,“我承认我居心不良,但是,蓝雅银他更过分,他把我推下十米多高的树屋,如果不是我反应敏捷,今天你们就得去医院或者太平间探视我!”她咬牙切齿恨恨道。

雷子昂揪住蓝雅银的衣领,眼底火花四溅,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说清楚!”

北玉冰惊疑,“到底怎么回事?蓝雅银,难道你刚才的话都是在骗我们的?”

蓝雅银笑得悠然自得,一点也不把雷子昂的阎王脸放在心上,“我没有骗你们。我只是省略了中间过程。”

月瞳茗回答:“事实的真相就是,我危胁蓝雅银要他签下这份卖身契,如果他不答应,我就将他扔下树屋。蓝雅银在反抗的过程中失手将我推下树屋,幸亏我反应快,只是划伤皮肤,并无大碍。”

“天哪!”

闻知这惊险一幕,北玉冰手心捏了一把冷汗,“瞳瞳,你什么游戏都可以玩,但你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事!”

杨羽翊用力搂住月瞳茗,告诉她他的担心,“瞳瞳,你吓着哥哥了!以后不许做这么危险的事!”

“为什么要这样做?”雷子昂冷冷看着蓝雅银。

董翼云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蓝雅银,你竟然利用老子的同情心,欺骗老子!”

蓝雅银无辜地说:“我一字一句皆自肺腑,哪里有欺骗你们?是你们自己理解能力低,误会了!怪不得我!”

“你利用大家的固有印象,制造语言陷阱!污蔑我!”月瞳茗控诉蓝雅银的坏。

“月瞳茗同学,我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有损你名节的话!至于大家怎么想,那可不是我可以控制得了的!”聪明人得先撇清干系。

“蓝雅银,你——”

月瞳茗话音未落,雷子昂一拳揍向蓝雅银的左颊,其力之大打得蓝雅银偏过头去,嘴角渗出血丝。“澄清!”雷子昂的话简明厄要,不过相信这一次大家都知道雷子昂在说什么。

“天哪!子昂,你在做什么!”

月瞳茗惊呼,扶住蓝雅银,心疼抹去蓝雅银嘴角的血丝,令蓝雅银和在场的其他四位观众怔忡。

她承认她是很气蓝雅银这样摸黑她!可是,雷子昂也不应该用暴力解决问题。

“瞳瞳,你为什么要护着蓝雅银,你难道不恨他这样摸黑你吗?”北玉冰声调在不知不觉中尖锐,说不出的原因,他看见月瞳茗如此关心蓝雅银内心极为不爽。

蓝雅银亦感难以置信看着月瞳茗,他这样对她,她不但不气,反而关心他,……

“我是很生气没错!可是,子昂,你也不应该打人呀!无论怎么说,打人都是不对的!”月瞳茗知道雷子昂只是在维护她,可是,莫名地,她就是见不得蓝雅银受伤。

“他欺付你,就要受到惩罚!”雷子昂一点也不认为自己有错。在他眼中,蓝雅银伤害了月瞳茗,就应该付出代价!只赏蓝雅银一拳还真是便宜了蓝雅银!换作其他人,他非打得他们爬不起来不可——就像上次那群恐吓北玉冰的小混混一样!

董翼云被他们闹得一愣一愣的,月瞳茗不是很恨蓝雅银吗?怎么又突然维护起蓝雅银来?不明白!

杨羽翊知道妹妹口恶心善,她只是野蛮一点,好强一点,其实一点害人之心也没有。对蓝雅银,亦是如此。

这件事是他做得过分了!原本这是他和月瞳茗的私事,不应该闹得人尽皆知。“月瞳茗,对不起!”蓝雅银诚心向她道歉。他原本只是想报复她,没想到,竟惹来这场轩然大波。

但是,有一件事他不会忘记的,“为了恕罪,从今天开始,我一切听从小主人吩咐!”无聊了好久,他才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好玩的机会呢!

月瞳茗知道蓝雅银是赖定了没错,所以她也懒得和他计较。“随便你!”反正最开始逼你签卖身契的是我,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小女子却之不恭。

北玉冰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可看见月瞳茗一脸玩兴,话到嘴边又咽回肚。随瞳瞳的意吧,只要瞳瞳高兴就好。

甜宠百分百:恶魔王子谁怕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甜宠百分百】 或 【恶魔王子谁怕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甜宠百分百:恶魔王子谁怕谁

甜宠百分百:恶魔王子谁怕谁

  • 来源:有书阁
  • 作者:雪人妹妹
  • 时间:2019/7/15 13:46:04

“得罪本公主,你、死、定、了!”“淘气公主”月瞳茗在入学第一天就柄承“搞怪要彻底,闯祸要有力,装乖是专利”的精神,誓要将学校玩个底朝天!优雅温柔的蓝雅银,绝美高贵的北玉冰,邪魅俊美的秋帝洛,妖娆迷人的柳若澜,火爆耿直的洛赛克,看似平静的校园生活暗潮汹涌。信任?背叛?爱情?游戏?咱们的宝贝小公主,你还想玩到什么时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