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绝恋之幸好不是他 > 绝恋之幸好不是他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章一洪水滔滔

绝恋之幸好不是他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章一洪水滔滔

发表时间:2019/7/14 19:16:14来源:掌读热度:

《绝恋之幸好不是他》是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她猜测这个小男孩就是五岁时被父亲带走的哥哥,既然哥哥姓陈,那么她的亲生父亲也一定姓陈了。...

绝恋之幸好不是他

一洪水滔滔

苏玉出生那年兰山口镇遭遇了一场百年不遇的洪灾。

那一年他们兰山口镇死了不少人。

苏玉的母亲柳芽是那场洪灾的亲身经历者,直到现在,每每提起那年发大水,柳芽还会心有余悸。

那年夏天,暴雨如注,连下了一个多月,沂河的上游,北方的沂蒙山区也是连降暴雨。洪水滔滔,似脱缰的野马一般咆哮、翻滚、汹涌而来。

沂河里的水翻着白花花的泡沫往上涨,沂河下游鳔草湖的水位也超过了警戒线。

河水几乎与堰顶齐平,沂河大堤多处出现险情。兰山口镇这一段大堤已经摇摇欲坠。

这条六十年代筑成的土堰被洪水浸泡了得太久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此时一个小小的蚁穴就可能让大堤溃决。

一旦沂河大堤溃决,第一个遭殃的便是位于渡口旁边防洪堰下的河湾村……

村里的人便开始向山上逃……兰山口镇的北面有一座山,叫红崖山。为何叫红崖山呢?因为山上的山崖是红色的,当地故老相传就称为红崖山。

苏玉上学之后学了地理,知道这种地貌在地质学上被称为丹霞地貌,是红色砂砾岩经过长期的风化剥落以及流水的侵蚀作用而形成的。

但那个时候苏玉还没有出生,她还在柳芽的肚子里。柳芽即将临盆,在村里的人都往山上逃的时候,她的肚子疼的下不了床。

产婆张婆婆见苏玉的头冒了一下,就是不出来,急得直跺脚。此时村里的人差不多跑光了,产婆又按了几下柳芽的肚子,见苏玉仍然不出来,也丢下柳芽往山上跑……

苏保贵先把自已的四个儿子送到了山上,回来后就听见苏玉的第一声啼哭,而为她接生的张婆婆此时已无影无踪……

苏保贵把剪刀在油灯上燎了燎,剪断脐带,把柳芽和苏玉抱在他们家的小船上。

此时,防护在河湾村外的沂河大堤溃决,两三丈高的水墙卷地而来,所到之处,鸡犬不留。

他们的小船象干瓢一样在洪水中漂流,苏保贵在小船被冲到葫芦口的时候,将船上的绳子绕在堰上的一棵大柳树上,死死地拽住。

在船上,柳芽亲眼见到了好多的村民被肆虐的洪水夺去了生命。

一些人在逃跑的途中被电线铁丝缠绕勒死,一些人被洪水冲入涵洞后窒息而死,而更多的人则是在翻越红崖山五里坡时,跌入洪水的漩涡淹死。

因为这件事,柳芽很感激苏保贵。人家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是苏保贵在洪水来临的时候没有飞走,他跑回来救了柳芽和刚出生的苏玉。

那时候柳芽刚刚嫁给他不久。

苏保贵是鳏夫,老婆刚死不久。柳芽是寡妇,其实也不是寡妇,她曾经与一个知青结了婚,但知青回城之后,把她抛弃了。她就这样变成了寡妇。

好心人便把他们两个人撮合到了一起。

而在这场大水中生下的孩子也不是苏保贵的孩子,柳芽和他结婚还不到一个月。这个孩子是柳芽和那个知青的孩子。

迷信的苏保贵觉得这个孩子有些来历,有可能大富大贵。

苏玉长到六、七岁,模模糊糊懂些人事的时候,曾听村里人议论过她的身世。从断断续续的道听途说当中,苏玉对自已的身世有了初步的了解。

母亲柳芽曾和一个下放的知青结过婚,并且有了一个儿子。在柳芽刚刚怀上她的时候,那个知青就回城了。

知青回城带走了她的哥哥,抛弃了柳芽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柳芽后来改嫁到苏家,生下了知青的遗腹子,就是她。

那个知青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苏玉常常会在脑海中想象着他的样子。

他应该长的眉清目秀,还有一脸的书卷气。

那个年代的女孩就喜欢这样的男孩,就象小时候看的电影《刘巧儿》里唱的那样,过了门,他劳动,我生产,又织布,纺棉花,我们学文化。他帮助我,我帮助他,争一对模范夫妻立业成家呀。

小时候她也曾经问过柳芽,问第一句“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柳芽会回答她,“滚!”;再问第二句“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柳芽就开始找笤帚,如果她胆敢再问第三句,柳芽的笤帚就会落在她的身上。

苏玉没有从母亲嘴里掏出半点关于父亲的信息,家里的旧照片都被那年的大水毁于一旦。

但她知道父亲姓陈,因为在母亲的一本幸存下来的夹鞋样子的书中有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个三岁小男孩,照片后面用钢笔写着几个遒劲有力的小字:陈晓三周岁留念。

她猜测这个小男孩就是五岁时被父亲带走的哥哥,既然哥哥姓陈,那么她的亲生父亲也一定姓陈了。

其实她本来应该姓陈的,但是她现在姓了苏,而且还可耻的成了“拖油瓶”。

因为是一个“拖油瓶”,苏玉漫长而无边无际的童年充满了血泪和苦难。又因为是一个“拖油瓶”,她长到10岁才上一年级,15岁才上五年级。

在她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她遇到了高原和陈若兰。

苏玉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骄阳似火的午后,她遇到了从此和她的生命纠缠不休的两个人。

说起来那天苏玉有点惨,她一天都没有吃东西。

在西湖的玉米地里割了第五畚箕青草后,苏玉走在回家的路上。

不错,那是她割的第五畚箕青草,之前她已经割了四畚箕了。当她割了第五畚箕青草走在兰山口镇空荡荡的大街上时,头上毒辣辣的日头晒得她头晕眼花。

肚子也饿得前墙贴后墙,浑身软得跟面条似的。饥肠辘辘,她觉得自已快要撑不住了,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走到镇政府的门口,实在走不动了,她停下来歇一歇。把畚箕子放在地上,她抹了抹额头的汗,然后她看到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荡秋千。

——————————————————————————

高原光着脊梁站在青碧的水中,求评论求收藏,求花花。

绝恋之幸好不是他

绝恋之幸好不是他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7/14 19:16:13

拖油瓶、冒名顶替什么的,最可恨了!没出生便被抛弃,继兄如狼似虎,不经历几翻艰难困苦的人生不是好婚姻。以为自已只有母亲和妹妹,却突然冒出一个生父,还有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她们都对她很好,可是哪里出了问题?专坑女儿的爹,懦弱无能的娘,那个短发覆额、一脸干净的男人,你……是谁?还有那个懵懂无知一脸莽撞的少年,狗血年年有,不要太离形!

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