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亡灵禁地2:乾坤珠 > 亡灵禁地2:乾坤珠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亡灵禁地2:乾坤珠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表时间:2019/7/14 21:55:41来源:微小宝热度:

《亡灵禁地2:乾坤珠》是剧情极佳的悬疑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第二天,我试图去联系那个给我发信息的神秘人,但是,一直没联系上,我打电话给移动公司,移动公司也查不到,说是虚拟运营商出售...

亡灵禁地2:乾坤珠

躺在被窝下面的,竟然是一只草人!

我拿起一看,借着从窗外射进来的灯光,我发现这草人约摸一只手掌大小,模样跟胡莹酷似,眼睛、鼻子与嘴巴十分逼真,惟妙惟肖。甚至那眼神,画得栩栩如生,跟真人一般,与我对望,竟令我有一种被它盯着的感觉!

这被窝下面怎么会有一只草人?并且,还是胡莹的模样。我眼前立即呈现出那神秘陌生人给我发的信息:小心你女朋友,她可能不是人。

难道,胡莹是一只草人?这比发现她是一只鬼还要更令我震惊。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轻响。我的心随之我猛地一沉,下意识地回头望。

但是,我还没有望过去,一道我所熟悉的声音传来了,“咦,你怎么起来了呀?”话音刚落,卧室的灯也随之亮了。

只见胡莹从门外徐徐走了进来,身穿一件米白色的睡袍,里面丰满直挺的上身在半透明的衣料里若隐若现,显得妩媚迷人。

若在平时,我一定会迎上去,抱着她,手不安分的乱动,享受着从她身上传来的温柔。但是现在,或许受了那神秘人的蛊惑,我对她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陌生感,看了看手中的草人问:“这……这怎么有个草人?”

胡莹微微一怔,走过来,接过草人,幽幽地说:“这是我的护身符。”

“护身符?”我不解,护身符我见过了,有符箓,有玉佩,有手镯,养父家里一大堆,但从来没有见过用草人做护身符的。

命数不好的人,基本都有佩戴护身符,我的护身符,是养父收养我那一天,养父就挂在了我的脖子上,是血玉。

“嗯。”胡莹将小草人轻轻放在枕头下面,坐在床上,低声说:“我天生命不好,我妈去给我找一个神婆算命,神婆给了我这个护身符,说我带在身上,可以保佑我平安。虽然我知道它并没有什么用,但是,我还是一直带着它,这也算是一种自我安慰吧。”

我过去贴身坐在她身边,抱着她,柔声道:“以后,我就是你的护身符。”

“嗯。”胡莹温柔地倒在我怀里,像一只温驯的小白兔。

我的心,这时已波澜起伏,自认识胡莹以来,我给她除掉过衣服,接触过她身体任何地方,从来没有见到过一只草人。几乎可以肯定,这草人是今晚才出现的。

难道是以前我没有注意,还是胡莹在骗我?

第二天,我试图去联系那个给我发信息的神秘人,但是,一直没联系上,我打电话给移动公司,移动公司也查不到,说是虚拟运营商出售的号码,不需要实名登记,移动公司的人说,就算找警方也查不出来,虚拟号码也无法定位。

虚拟运营商我是知道的,这几天有几个大学生被骗学费,一个大学生被骗后,还自杀了,就是那该死的骗子用虚拟号码作案,很难侦破。

我只得作罢,我也在猜想那神秘人发信息给我的目的,难道,对方是在挑拨离间我和胡莹之间的感情?

如果真的是这样,又能怎么样?事情越神秘越有意思,有什么事能难得到我陈少杰?发信息给我的人,我迟早会找出来。

而胡莹,已在催促我们该启程去她家了,我们的火车票,在两天前已经订好了。

尽管对她有丝丝的置疑,但是,我并没有因此而踌躇不前。她是那种美得能令人惊颤的女人,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瑕疵。就算她不是人,又能怎么样?我陈少杰也会把她办了!

胡莹跟我说过,在她出生时,她父亲就死了,现在,她还有一个母亲和一个妹妹,一家三人相依为命。母亲一辈子生活在农村,哪里也不想去,由妹妹在家里陪着。而胡莹,凭借着自己的美貌,在一家西餐厅工作,拿着微薄的工资,每隔一段时间寄一点钱回去,补贴家用。

她家位于湘西土家苗族自治州一个叫南青寨的地方。当天下午,我们到达了南青寨,她家在农村,所以咱们还得走一段较长的路程。又因为今天天色较晚,得在镇子里住一晚,明早再走。

找了一家旅馆后,胡莹说很累,休息了一会,傍晚十分,我们出去吃完饭,在街道里走走散心。

街道两旁尽是少数民族特有的吊脚楼或小木楼,街道也不是很宽,甚至还保留着一些古老而神秘的文化。

或许是我的穿着跟当地人不同,又或者是无论胡莹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所以他们在看向我们时,不少人的眼中掠过一丝异样,甚至还有些人在低声窃窃私语。

因为他们说的是当地土话,我听得不大懂,但听到其中一个老太婆好像这样说,“那个女崽,又带了一个倩崽回来了。”

那老太婆认识胡莹?难道,以前胡莹也将她的男友带回家过?

因为第一次去她家,我特地给她母亲和妹妹准备了很多的礼物,一路上都是山路,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只能步行。

我们是从早上出发的,一直到了下午两点,我们还在路上。据胡莹说,我们得晚上才到家。望着前面一尺来宽的泥巴小路及前面连绵不断一眼望不到头的大山,我这时真想将手中的那些沉重物品全都扔了。

黄昏时,我们来到了一个村子,天边的夕阳给整个村子披上了一层殷红色的色彩,进村时,感觉整个村子没有生气,死沉沉的,给人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好像这里长久没有住人,或者说,整个村子里都没有人。

很快,眼前终于出现了一排排坐落在山间的泥土房,胡莹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兴奋地说:“到家了。”

我忍不住吐槽了,“你家怎么在这么偏远的地方?而且这一路走来,荒无人烟,连只狗都没有看见,这里的房子四处倒塌,很多房都已经成了危房,好像没有人,你家怎么会在这里?”

国家贫困地区有很多生活困难的人,尤其是一些少数民族,而胡莹是汉人,从小在这边长大而已。

我知道胡莹家穷,但没有想到,比我想象的更加穷困。

胡莹解释道:“在几年前,村子里有很多人,但因为太偏远了,大多数人搬离了这里,去了南青寨,而我们一家,因为没钱,在外地买不起房,所以一直住在这儿。”

看来,整个村子,只剩下胡莹一家三口了,三个女人住在这个阴森的村子里,不害怕么?

胡莹又道:“当然,还有一个原因,这跟我有关。”

“跟你有什么关系?”我问。

胡莹微微叹气,说:“因为我一出生就克死了我爸,我们这里有个风俗,每个人葬礼的时候,请寨子里的道士做法,道士在寨子里的身份很高,在我爸葬礼的时候,道士说我是不祥之人,克死了我爸,后来村子里出了一些事,有一次村子里发生火灾,查不出凶手,大家怪在了我头上,只要是坏事,大家都怪在我头上,久而久之,所以人都有意避开我,也因为这个,我妈一直不愿意搬到镇子里去。”

我轻叹了一声,胡莹的命这么苦。

我正想安慰胡莹,突然看见一条黑狗从村口第一个屋子里猛地跑了出来,一看到我,将头一昂,狂吠着朝我凶猛地扑来。我大吃一惊,下意识地后退两步。

“黑子!”听得一声叱喝,两条人影也随之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那黑狗闻声,立即停了下来,但依然警惕而充满敌意地盯着我,张唇露齿,嘴中发出呜呜的不满声。

我定睛一看,出来的是两个女人。一个走在前头,身穿粗布大褂,两鬓银白,满脸都是皱纹,皮肤黝黑,看起来有五六十来岁的样子。我听得胡莹叫她妈,不由怔怔惊讶,我听胡莹说,她妈才四十来岁,怎么看起来这么老?

胡妈看到我,一脸浓笑,伸手来接我手中的东西,非常热情地将我迎进家里。

而胡莹的妹妹,我一早就从胡莹那儿知道了她的名字,叫胡蝶。她一直站在门口,以一副冰冷的模样看着我。

走近了我才发现,她跟胡莹长得非常像,有一双明亮的丹凤眼及能令任何男人动心的俊俏脸庞,只是,她看起来皮肤要比胡莹得黑,也显得比胡莹大,看起来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这可能跟她一直在这偏僻的地方每日农作有关,不像胡莹在城市里,皮肤保养得比较好。

进入屋里后,我将带来的礼物一一拿出来,胡妈看到这些礼物,脸上乐开了花。

客厅是几个旧沙发和仿红木桌椅,四周的家具都非常陈旧,本来是白色的墙壁有些暗黄,地面也是土地,更令我纳闷的是,这里没有通电,一盏煤油灯在桌子上放着,里面的火苗在不停的摇曳着,周围的光线有些暗。

我有种感觉,我好像一下子穿越到了七八十年代,怪不得我当初追胡莹时,她开始总是以家境不好为由拒绝我,我当时想,现在这社会,家境再不好,能差到哪里去?

我今天算是长了见识了,真正的知道,什么叫做家徒四壁。

胡妈热情的招待我,给我用皱巴巴的一次性杯子倒水,嘴里不停的说,家里穷,怠慢了我。

我对胡妈非常尊敬,一个女人含辛茹苦将两个女儿拉扯大不容易,我并不是那种看不起穷人的人,我准备离开时给她们一些钱,或者说,想办法让她们搬到城里去。

或许,胡莹的家境和她的命数有关。

看到胡莹的家境,我真的想抽自己两巴掌,人家家里都这么穷了,胡莹的命数又不好,我还老是想着弄胡莹!

我觉得自己是个禽兽!

如果胡莹是一个玩的女孩,我把她睡了就睡了,到时候一刀两断就好,可是现在,我心中有了恻隐之心,我真的不想去伤害眼前单纯的女孩。

胡妈年纪看起来这么老,而且,她长了一对与她的脸极不相称的三角眼,相由心生,按照面相来讲,长有三角眼的人非常歹毒,但是,从胡妈的脸上,我只看见一个单亲妈妈的辛劳与慈祥。

胡莹姐妹两人一点都不像胡妈,我都怀疑两人是不是亲生的。

当我将一盒新衣服送到胡蝶面前时,她朝那衣服看了一眼,但立即转过头,冷冷地道:“谁稀罕你的礼物!”

亡灵禁地2:乾坤珠

亡灵禁地2:乾坤珠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7/14 11:33:37

当年,世界毁灭,于封将所有亲人装在乾坤珠里,丢进大海。十万年后,第二个纪元诞生。于封在幽冥圣地里得以重生。他的的记忆慢慢会觉醒,必须一步一步强大,找到传说中的亡灵禁地,救困在乾坤珠里的亲人。家族的恩怨,阴阳界的尔虞我诈,跨越两个世纪的情缘,在这里依依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