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穿越者 > 穿越者无弹窗_穿越者最新章节

穿越者无弹窗_穿越者最新章节

发表时间:2020/2/15 18:44:01来源:掌读热度:

《穿越者》是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现在他终于明白《丁丁历险记》的来路了,是2017年的自己买给1987年的自己的。...

穿越者

教工宿舍楼是一栋建于六十年代的苏联式筒子楼,距今也有二十年历史了,红砖外墙上爬满了藤蔓,蓝色搪瓷标牌上的楼号是正确的,刘彦直走向一单元楼梯间,所谓楼梯间就是楼梯下面的一间逼仄狭窄的所在,仅仅能容身而已。

他敲门,没人搭理,趴在门上倾听,屋里传来如雷鼾声,这个费教授是大学里的异数,很不受领导的喜欢,学生也不爱上他的课,所以更加行事张狂,大家都觉得他在文-革中受过刺激,不和他一般计较,不上班也没人管他。

估计费教授宿醉未醒,敲不开门,总不能砸进去吧,刘彦直只好在外面等候,慢慢的,一些教工家属挎着菜篮子从早市回来了,见到费教授家门口站着一位衣冠楚楚的陌生人,都为之侧目。

“同志,你是?”终于有一位热心大婶发问。

“我是费教授的学生,从北京来看他。”刘彦直早有应对答案。

“那你等着吧,日上三竿他都不一定醒,这老头子,就是个老酒鬼。”大婶拎着买来的鲜鱼上楼去了,走到二楼忽然又探头道:“要不你去找费楠吧,她上午好像没课。”

费楠是费教授的女儿,在江东大学担任助教,已经结婚,另有住处,刘彦直打听了一番,在哲学系办公室里找到她,这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高颧骨,很刻薄的样子,乔其纱裙子下是瘦瘦的锁骨。

“怎么称呼?”费楠态度淡淡的,拿起压力热水瓶给刘彦直倒了一杯白开水。

“我叫何富民,是费教授的学生,正好出差到近江,就过来看看老师。”刘彦直背着早已准备好的台词,何富民确实是费教授的学生,只不过很不起眼,没人会记得起他而已。

“谢谢您还记挂着我爸,他还醉着呢,要不您晚些再过来?”费楠看了看手表,暗示自己还有事,这就是下逐客令了。

刘彦直心道,费教授的女儿看起来倒像是个精明角色,不如把钱给她,让她照顾费教授来的合适,老头子整天醉醺醺的,就算有了钱还是一样天天买醉,早晚还是个死。

他拿起人造革提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一摞钞票来,摆在桌子上。

办公室里没别人,一大摞钞票就这样静静躺在铺着绿色毡子和玻璃板的写字台上,触目惊心。

费楠吓坏了,不由自主瞟了一眼台板下的电话号码,那上面有保卫科的电话,不过电话机在系主任屋里,距离这里还有几十米远。

她第一念头是,这些钱是赃款,总之来路不明,这个家伙也很可疑,因为这么多年来哪有什么学生看过爸爸,突然间跳出来一个,还拿出巨款,肯定另有居心。

“这是给费教授的一点心意,你代收吧。”刘彦直说。

“您……您这是什么意思?”费楠艰难地问道,这钱足有上万吧,自己月薪才二百多块,家里正想买进口松下17寸大彩电哩,这不是雪中送炭么。

“没什么意思,就是心意。”刘彦直说,“我感激费教授对我的教诲,才有了我今天的成绩,所以特地来谢他。”

“您在哪个单位?”费楠两眼放光,这年头最时髦的就是中外合资的公司,这位何先生怕是就是给外国人打工的,搞不好工资都是外汇券哩。

“我在IBM工作。”刘彦直的答案中符合费楠的预期,兴奋的不行,赶紧把钱锁进抽屉,又拿出好茶叶来:“尝尝这个,碧螺春,何……我就喊你师兄吧,别走了,也别住招待所,住家里,我让我那口子买菜去,晚上你和老爷子好好喝一杯,叙叙旧。”说着打开了落地扇,这是青岛生产的月仙牌摇头扇,刘彦直小时候家里也有一台。

刘彦直被突如其来的热情搞得有些不适应,推说还要去工业厅办点事,这才脱身,不过中午还是要回来的,无论如何也要见费教授一面,不然没法向党爱国交代。

时间已经八点半了,耽误了一个钟头,现在回家还来得及,1987年的街上没有出租汽车,只有那种大通道公交车,中间带转盘的,甚至汽车都很稀少,交通警察穿着白色制服指挥车辆通行,慢车道上,大量的自行车在行进。

“这就是三十年前。”刘彦直感慨道,虽然这时候他已经十岁了,但是回忆和亲身经历毕竟不同,他宛如徜徉在历史长河中,感受着八十年代的空气,八十年代没有雾霾的蓝天白云。

凭着记忆,刘彦直找到了父母所在的光学仪器厂,铁栅栏门上架着铁皮做的五角星,依稀留有标语痕迹,看样子是“庆祝五一劳动节”几个大字,他没进门,在附近邮政所买了个牛皮纸信封,塞上一叠钞票,信封口用免费的浆糊粘的牢牢的,写上爸爸的名字,来到工厂大门,将信封交给门卫。

“师傅,请务必转交给他本人。”刘彦直给门卫上了一支烟,这是他刚从小铺买的牡丹牌香烟,这年头没有超市,买东西都得去小铺。

“给刘师傅的信啊,你等等,我这就去叫他。”门卫倒也豪爽,转身就往厂区跑,一边跑一边喊:“老刘,老刘,门口有人找你。”

光学仪器厂不大,就三个车间,门卫大嗓门响彻全厂,刘彦直的父亲穿着蓝色帆布工作服从车间里出来,嘴里还叼着烟,回应道:“喊什么喊,听见了。”

刘彦直隔着铁栅栏门远远看到年轻的父亲,泪水忍不住滑落,他多想上前喊一声爸爸,可是他不能,他无法解释这一切,他也怕自己会忍不住留下。

刘师傅来到门卫室,却没看到送信人。

“奇怪,刚才还在这儿呢。”门卫挠着头皮,“你看,他还给我一支烟哩。”

刘师傅拿着鼓鼓囊囊的信封走了,半路上就撕开信封,露出里面的钞票来,他惊呆了,看看四周,小心翼翼的将信封藏在了工作服里。

工厂大门对面的电线杆后,刘彦直看到父亲藏起信封,这才放心的离去,下一站,他要去找自己,找十岁时候的自己。

他有些兴奋,因为忽然想起小时候一件事,上五年级的他最想要一套《丁丁历险记》,可是全套画书要十七元钱,这是一笔巨款,需要攒上五年的零花钱,但是突然有一天,他神奇的拥有了这套画书,后来还因为说不清来历而被父亲暴打了一顿。

现在他终于明白《丁丁历险记》的来路了,是2017年的自己买给1987年的自己的。

下一站,新华书店!

三十年前的新华书店还是一座灰色的四层建筑,所有的书籍都放在玻璃柜台里,不能随意翻阅,需要请营业员把书拿出来才行。

刘彦直站到了柜台前,豪气万丈,将两张大团结拍在柜台上。

“给我来一套《丁丁历险记》。”

画书七角五分一册,一共三十二册,营业员拨着算盘算了一遍,收钱找零,用牛皮纸给他包起来,外面捆上塑料绳,刘彦直把书放进提包,兴高采烈的走了。

光荣路小学,这是刘彦直的母校,他在这里度过了六月小学生涯。

“我的老师和同学们,你们还好么。”刘彦直默念道,走进了大门,门卫正低头看报,根本不管他。

正值下课时段,学生们都在外面玩耍,刘彦直远远看到了自己,一个穿灯芯绒裤子的小男孩在操场上飞奔。

事不宜迟,他走进教室,眼光私下扫描,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熟悉的铅笔盒,熟悉的课本,上面还有自己的涂鸦,他来不及多想,将牛皮纸包着的全套《丁丁历险记》塞进了位洞。

电铃响了,外面传来密集的脚步声,刘彦直赶紧走出教室,迎面一个孩子撞进他怀里,定睛一看,这不就是自己么!

十岁的刘彦直根本没抬头,说了句老师对不起,就绕过去窜进了教室。

又有人走过来,是刘彦直的班主任张老师,一个很严厉的中年妇女,她腋下夹着课本,手里拎着教鞭,这跟竹子做的教鞭,不知道让多少学生闻风丧胆,而那些孩子被痛殴的家长们只会说,老师你打得好,这孩子就欠揍!

“张老师好。”刘彦直心惊胆战的招呼了一声,匆匆而去。

张老师狐疑的看着这位中年男人的背影,扶了扶眼镜,问对面走来的李老师:“那人是谁啊?”

“区教育局的吧。”李老师随口答道。

此时刘彦直已经顺利给张老师的自行车轮胎放了气并逃出了学校,看看手表,时间有限了,他赶紧来到副食品大楼,买了两瓶淮江特曲,称了五斤猪肉脯,又买了二斤五香花生米,赶往江东大学。

教工宿舍楼前,费楠正在等人,看到刘彦直走来,喜形于色:“何师兄你来了,走,去我家。”

刘彦直问:“费教授呢?”

“在我家呢。”费楠恨不得去挽刘彦直的胳膊,一路上问东问西,大都是IBM如何如何,外企待遇如何如何。

“我们这些教书匠,都比不上卖茶叶蛋的个体户。”费楠抱怨道,“还是外企员工好,中外合资的也不错,待遇高,身份高,听说北京有些企业,发工资直接给外汇券,每月上千的都有!”

费楠家就在大学附近的小区,三楼两室一厅的房子,两口子住一间,孩子和外婆住一间,费楠的丈夫正在厨房炒菜,只是探头打了个招呼,看得出是个老实巴交的妻管严男人。

费教授就坐在沙发上,他是个枯瘦的老头,没精打采的,看到刘彦直拎着的淮江特曲,眼睛中才精光一闪。

费楠进厨房帮忙了,师母依然在房间里看报,根本不出来招呼客人。

客厅里只剩下费教授和刘彦直。

小老头狡黠地笑:“你不是何富民,你到底是谁啊?”

刘彦直没说话。

“你给小楠九千块钱?”老头接着问,“这钱是谁让你捎来的,我不记得对什么人有过这么大的恩。”

刘彦直凑了过去,低语道:“老爷子,其实我是从2017年来的,我是穿越者。”

…………………………………………………………………………………………

本章贡献者看书呗千元章一枚

穿越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穿越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穿越者

穿越者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7/14 22:19:53

小女孩歪着头问:“什么是时光穿越者?”费教授说:“他们可以跨越时空,改变历史,扭转乾坤,拯救人类……他们是和时间赛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