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纪少的蜜恋辣妻 > 青春小说《纪少的蜜恋辣妻》全文免费阅读

青春小说《纪少的蜜恋辣妻》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4/7 8:06:10来源:微阅云热度:

《纪少的蜜恋辣妻》是一本现言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这么高档的酒会,她一个被封杀的三流明星怎么能参加?...

纪少的蜜恋辣妻

  纪时谦说到做到,第二天,先前跟薄安安签约的经纪公司全部要求解约,甚至还有公司趁机讹她一笔,要求她索赔违约金。

  薄安安看着林素拿过来的解约合同直冷笑,“还违约金?明明是他们违约在先,现在把屎盆子扣我头上。”

  她讥诮的把那些合同从茶几上往下一推,文件哗啦啦的掉在了地上,她仰头躺在了沙发里,“走法律路径吧。”

  林素急得脸红脖子粗,一巴掌拍她脑门上,“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还躺上了。上次那个古装剧你演不了了,你让我帮你接那些美发美容的广告,都给你那个大金主给截了。”

  薄安安眸光一黯,“波尔精工的新品代言呢?”

  “那本来就是纪时谦给的,他想封杀你,还会把这个机会给你吗?”

  薄安安一双桃花眼睁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红唇翕动,“那波尔精工那个酒会还能参加吗?”

  林素一愣,想了一想,“那个名额都已经定下来了,你若是想参加的话,还是可以的。但是现在参加还有用吗?”

  本来让她参加酒会,只是为了让她以当红小花的身份,多接触接触一些商界大佬,但是现在纪时谦放出话来要封杀她,就算参加酒会的人都是上流人士,也没人敢为了薄安安得罪纪时谦。

  薄安安却蹭了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她眼珠子转了转,最后转到林素脸上,“有用。林素姐,还要你帮一个忙,帮我把这房子卖了,然后在网络上发个文,把我描述的惨一些,越惨越好。”

  现在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弟弟和奶奶的仇,她要一个个报回来。她和妈妈弟弟受的苦,她也要一点不剩的全部还给薄家!

  次日,波尔精工酒会。

  薄安安这次并没有打扮得花枝招展,但是即便她只穿了简单的香槟色礼服却依旧漂亮得让人挪不开眼。

  进了酒会之后,她没有跟任何一个大佬搭话,而是举着酒杯,尽量降低存在感,在角落里待着,目光却时不时在人群里穿梭,寻找着某个人的身影。

  忽然,她看到那抹大红色。

  殷红的唇,邪邪的勾起。很好,等的就是她。

  这酒会可以说是上流名媛的聚集地,薄一心打着苍城一等名媛的头号,怎么着不靠薄家也会靠纪时谦拿到名额,参加这酒会。

  薄一心端着酒杯,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身上穿着高级定制的华服,左右逢源,进退有度,尽显苍城名媛的气派。

  白皙纤长的手指,从酒盘里端起一杯香槟,薄安安嫣然一笑,面容清纯,表情里却带着那么一丝性感,端着香槟,向那抹大红色走了过去,她只是在薄一心面前晃了晃,假装没有看到她,和她旁边不远处的一个人碰杯,然后微微侧身。

  余光一扫,果不其然,薄一心已经注意到她了。薄安安小抿一口,故意轻笑了一声,昂着头像一个骄傲的天鹅一样转身,朝刚刚后门的露天泳池走去。

  薄一心看到薄安安的身影,狠狠的愣了一下。

  这么高档的酒会,她一个被封杀的三流明星怎么能参加?

  而且,她不是已经被纪时谦封杀了吗?怎么还能露出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

  难道是跟时谦又复燃了?

  想到这里,薄一心站不住了,握着手里的高脚杯,急匆匆的朝着薄安安的身影追了出去。

  刚出这边的门,就感觉后背被人一推,几乎是同时间有人朝她的屁股上踹了一脚,那力道大的她往前扑了几步,才扶着墙站稳。

  等她站稳了,才觉得屁股上钻心的疼,脸上也火辣辣的,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屈辱,竟然有人敢踹她的屁股!

  薄一心愤怒扭头,“谁?”

  就见薄安安的身影慢慢从黑暗里出走出来,她一手抱着胳膊,一手捏着高脚杯,脸上是肆意张狂的笑,“我。”

  “你!”薄一心气得肺都要炸了,看一眼里面,转过身来,却不敢扬声,“你疯了!”

  薄安安目光陡然一狠,伸手拽过她头发,把她扯到自己面前,“薄一心,你不是很能装吗?今天被我打了,你最好也装着,别毁了你这清纯玉女的形象!”

纪少的蜜恋辣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纪少的蜜恋辣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纪少的蜜恋辣妻

纪少的蜜恋辣妻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7/5 7:11:57

苍城有女,其名为安,安之美,勾魂摄魄。所以当只手遮天的纪大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挑了挑眉梢,“这个女人我睡定了!”三年里,他睡了她无数次,也给了她无数的广告合约,亲手把她捧上圈内小花的位置,就因他一句,“我纪时谦不白睡女人。”三年后,因政治联姻,他亲手断绝二人之间的关系。却不曾想女人拍拍屁股走人竟比他还要潇洒,他气之不过,又将女人压之身下。她有气无力,从被窝中伸出纤细如玉的胳膊,“纪先生,这次的奖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