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阴婚惊情:狐王,太难缠 > 阴婚惊情:狐王,太难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阴婚惊情:狐王,太难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7/14 19:08:26来源:微阅云热度:

《阴婚惊情:狐王,太难缠》是一本剧情极佳的悬疑风格小说,精彩阅读:“苏绵!给我开门!”女人尖锐的声音变得异常的狰狞,敲门的“咚咚——”声也逐渐的猛烈了起来!“开门!开门!”...

阴婚惊情:狐王,太难缠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撞鬼了,门外的到底是谁我压根就不清楚,但我敢肯定的是它绝对不是人!

  我听过老人闲聊时说的规矩,每一扇门那都有门神,脏东西那是绝对进不去的,所以经常会伪装成你认识的人在外拍门,一旦你开门或者答应对方进来,那就等于是请鬼入门。

  所以门外的那个东西一直在试图骗我去开门,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它竟然能从门缝里挤进来一条腿。

  那条腿白的过分诡异刺眼,往下一扫看到那东西的脚时,我几乎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险些被吓晕过去!

  门外的那个人压根就没有脚!完全是凭靠着脚踝处的骨头支撑着站在那里,而滴在地上的根本不是水,而是一大摊血。

  “绵绵,你怎么还不开门啊?”门外的人已经开始不耐烦了,磨蹭着伸着腿试图硬挤进来,但好几次都没有得逞。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宿舍门口之前被许婉婉贴了一幅年画娃娃,这东西挤不进来的原因多半是因为年画娃娃的阻拦,可对方却压根不肯死心,一次次的叫着我的名字,而且语调越来越不耐烦!

  “苏绵!给我开门!”女人尖锐的声音变得异常的狰狞,敲门的“咚咚——”声也逐渐的猛烈了起来!“开门!开门!”

  这声音……

  这声音分明就是何苏苏的声音!她明明都已经死了!

  我那一瞬间慌张的摸索到了自己的手机,下意识的想要拨通许婉婉的电话求助,吓得几乎都快哭出了声。

  “苏绵!苏绵!”尖叫声越来越刺耳,但因为门上贴着的年画娃娃她根本就进不来!只能重复的在门口疯狂敲打着!鲜血从她脚踝上的断口处不断地蔓延到了房间内。

  我忍着惊恐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手机偏偏在这时候显示无信号,就连消息都发不出一句。

  何苏苏的叫声在门外异常的凶狠,但却没有引起宿舍楼里任何一个人的注意。

  我突然想到了以前的典故,一个自称胆子大的年轻人跟人打了赌,要到闹鬼最凶的宅子里睡三天,赢了的话对方就要输给他三袋粮食,打赌的人嗤之以鼻,认为那个年轻人太莽撞肯定回不来,但没想到三天后年轻人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打赌输了的人心甘情愿的赔了三袋粮食给他,还问了他怎么回来的?年轻人告诉他只要睡在床底下就不会被鬼发现。

  我当时还笑爷爷是在开玩笑,但爷爷却抓着我的手说老祖宗留下来的那些典故啊,还是要听的。

  宿舍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大,眼看着何苏苏摔断开的身体已经进来了一条腿和肩膀边。

  我再顾不得那么多,干脆死马当作活马医,一把抱着夏季盖的薄被和手机爬到了床底下躲着,就连声音都不敢出一声。

  “砰——!”就在我刚躲到床底下的时候,宿舍门终于被她给硬生生的撞开了!因为缺了一只脚,何苏苏走路非常的慢,可以说完全是拖着左脚在地上摩擦,拖出来了一条血迹。

  她一只脚高一只脚低的在宿舍里转悠,不急不忙的到了她自己的床前坐了下去,那两条白花花的腿像是荡秋千一样,一前一后的在半空中划动着,令人心里发毛的咀嚼声在宿舍里响起。

  突然一小块血糊糊的东西掉了下来,滚在了木质的地板上,透过外面窗户渗透进来的月光,我完全可以看清楚那分明就是人的大脚趾……

  一个惊恐的念头在我的脑子里砰然炸开!

  何苏苏摔断的脚不是没了,而是被她自己一口口给活生生吃了。

  “苏绵……苏绵……”阴森而又轻缓的声音在宿舍里再度响起,她似乎是没有发现自己啃落下的大脚趾,从床上站起来前后在我的床边转了得有三四圈,哀怨的拉长着细细的嗓子,“怎么找不到啊……怎么找不到……苏绵……苏绵,出来啊……”

  我怕的牙齿都在哆嗦打架,紧紧地抓着身上的薄被,身上的冷汗几乎都快要把衣服浸湿。

阴婚惊情:狐王,太难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婚惊情】 或 【狐王】 或 【太难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阴婚惊情:狐王,太难缠

阴婚惊情:狐王,太难缠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7/4 16:55:56

祖上九代的纠缠,禁止进入的房间里供奉着的神像。被剥皮吊在村口大树上惨死的爷爷,以及夜半三更楼道里传来的“咚咚——”沉闷敲打声。摸骨的四婆说我活不过二十岁,然而就在二十岁这一年,我撞鬼了,但却又被非人非鬼的存在救了。他说他是我的夫,生生世世我们苏家都是欠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