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他们藏在时光的角落 > 他们藏在时光的角落全文阅读_他们藏在时光的角落全集

他们藏在时光的角落全文阅读_他们藏在时光的角落全集

发表时间:2020/6/7 7:22:10来源:快阅热度:

《他们藏在时光的角落》是一本剧情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晚自修结束后回到寝室,许沫照陈楠说的拿牙膏挤到校服上搓洗,原本又粗又深的圆珠笔字迹倒真的淡了不少,但依旧若隐若现看得出“...

他们藏在时光的角落

晚自修结束后回到寝室,许沫照陈楠说的拿牙膏挤到校服上搓洗,原本又粗又深的圆珠笔字迹倒真的淡了不少,但依旧若隐若现看得出“香飘飘奶茶”这五个字,看上去有那么一点可笑。

  洗漱好,十点半一到准点熄了灯,姚樱最近刚买了两本日本漫画书,正看得入迷灯就熄了,她正嗷嗷叫个不停呢,金灿灿就丢给她一把手电筒,告诫她:“电池的,别看太久了,伤眼睛!”

  “金灿灿,爱死你了!‘五万声的祈求,不及金子你的一支手电啊!’爱你爱你爱你!”姚樱打开手电,举着它就是一阵狂魔乱舞。

  睡她隔壁的贾婉婷支起身体瞅着姚樱,既觉得她未免也太夸张了,又被她的那句话里的“金子”逗笑。“还‘精子’?你怎么不‘卵子’呢?”

  “贾婉婷,你恶不恶?我说的是‘金银’的‘金’好么?一天到晚的想什么呢,啊?”

  贾婉婷笑笑,也没说什么就又重新躺下了。

  方慧翻了个身,垫着手肘笑问姚樱:“哎姚樱,你这句‘五万声的祈求,不及金子你的一支手电’又是出自于哪本漫画?”

  见方慧问到了关键,姚樱不由兴奋地指出:“这句啊,《灌篮高手》里的呀!这是樱木花道跟晴子说的,原话是‘五万人的欢呼,不及晴子你的一句话!’怎么样,带感吧?”

  方慧重又躺平,“嗯,挺好的,我也挺喜欢樱木花道的。哦,还有水户洋平。”

  “水户洋平啊……”姚樱喃喃自语,她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是对这个名字对应的脸没有印象。竟然还有连方慧这个“乖宝宝”都知道而她却想不起来的人物,这还得了!这么一想,姚樱便觉得她是时候该重温一遍的时刻来临了。

  金灿灿和方慧头顶着头分享着一副耳机听着广播节目;肖子禺和夏丹妮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也不知睡着没有;林倩自熄灯前就一直在跟人手机发着短信,她们问是谁,她偏偏又神秘兮兮地不肯透露……

  “哎,许沫,你睡着了没有?”过了一会儿,姚樱突然坐直了向许沫的床帐这边张望。

  许沫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叫她,先“嗯”了一声,其后才反应过来是谁在叫她。“怎么了?”

  姚樱怕影响别人,刻意压低了声音,“嘿嘿,就知道你还没睡。我跟你说,我现在不是在看这部《彼氏彼女的故事》么?忽然发现你刚才说陈楠在你校服上写字这种的好像这部漫画里的情节哦!漫画里雪野和有马也是一开始是对欢喜冤家……”

  “大晚上的你瞎想什么呢!我校服上的字不是陈楠写的......鬼知道你的什么‘欢喜冤家’,我只知道你再不睡明天早上肯定又要迟到了!”说完,许沫打了个呵欠,她是真的困了。

  “就你们俩这样还不算‘欢喜冤家’呢?哎哟,手电筒是撑不住了……啧,那天我看到有个寝室在用那种充电的应急台灯,改天我们也去买那种的吧……”说着姚樱关了手电筒。

  “行啊,睡吧睡吧,晚安。”

  第二天,果不其然,许沫她们几个都梳洗好了从盥洗室回来,姚樱却还是沉睡着没醒。眼看她早自习又要迟到,金灿灿于是二话没说便跳到姚樱床上,一把揪起她,拎着脖颈就是一阵昏天暗地的摇晃。姚樱被摇醒了,她坐在床上,眼神无辜地盯着“施暴”的金灿灿,嘴里嘟嘟囔囔忍不住抱怨:“我正在做一个美梦呢,就这么被打断了,呜呜呜……”

  “还不打断你?再让你继续睡下去,梦是美了,现实你可得惨了!早自习再迟到看江涛不收拾你!”轮到夏丹妮值日,她边拖着地边不忘打趣姚樱。

  ****

  早自习结束的铃声刚一响,江涛就压着点笑容温和地拐进教室,站上讲台,“我们班有哪些同学初中就入了团?来,举个手我看看。”

  许沫初二就入了共青团,闻言举了手。班里举手的人不多,606寝室里除了她,肖子禺和方慧也举了手。

  “好!是这样,现在学校团委呢这周会组织所有高一还没有入共青团的新生们统一填写入团申请书,等拿到我发给同学们,大家都记得填写好然后再交给班长。”顿了一顿,他又看了看几个举手的同学,“我们班现在这几个已经初中入团了的同学,今天放学后教室里留一下,我到时候过来。”

  “老师,有什么好事啊?他们还得放学了专门留下来……”钟瑞晖不是团员,一见还有这种“特殊待遇”不免就急着想要追问清楚。

  教室后面几个男同学也是喜欢来事的主,见有人开了口也就跟着“是啊,老师,为什么入了团的就得留下来?”

  面对他们的追问,江涛只笑了笑并不急着回答,他又对班长潘丽婧交代了一句,让她放学前班里记得提醒一声,说完就又回了办公室。

  钟瑞晖见江涛走了,便颇有点酸溜溜地转过身子,向着许沫问她:“哎,许沫,你初中什么时候入的团?我怎么记得我们初中那会根本就没有入团这么回事!我都不记得有,要不然凭我这么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肯定得入啊!”

  甄曦懿被他逗笑,调侃他说:“就你还‘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我看你也就是四肢简单,头脑发达吧……”

  “甄曦懿你什么意思?”

  “那个共青团,”许沫抢在甄曦懿之前打断他们的对白,再让他们说下去估计又得吵了,“初二的时候我们班主任问我,所以我就填了个申请书。除了拿到个小册子,然后每年交两块钱团费,我还真不知道入这个团有什么用。”

  “你们学校初二就能入团?难怪了。”钟瑞晖努着嘴点了点头。

  许沫不明所以,眨了眨眼,问他:“什么难怪了?”

  钟瑞晖扯了扯嘴角,回了她一句“没什么”便从座位上站起出了教室。

  “切,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就他开我们玩笑可以,我们就不能开他玩笑?”甄曦懿白了一眼钟瑞晖的背影,嘴上忿忿不平地抱怨。

  许沫耸了耸肩,她大概能感觉到钟瑞晖虽然表现的像是不在意,可事实上他对成绩、对各科老师对他的态度都十分看重。这一点,她曾经觉得他和赵嘉诚有点像。但赵嘉诚不会嫉妒、在意他人,他只是默默地一个人努力学习,争取考一个好名次;考了好名次,他更不会高调地四处咋呼……明明他甚至称得上孱弱瘦小,但却可以在维持一副与世无争的表象下每每小宇宙爆发。

  事实并没有像钟瑞晖以为的那样,他们这些已经入了团的团员根本也没有什么“特殊待遇”。他们只是等到了江涛,然后江涛只是告诉他们说:“学校这周五的下午会组织一次共青团团员的社会实践活动,而这次的活动内容是组织团员们到佘山上去捡垃圾。这次活动的意义除了是为环保做贡献之外,同时也能让大家在学习之余锻炼锻炼身体,亲近亲近大自然……”

  虽然对这样的社会实践内容感到傻眼,但毕竟是在其他人上课的时间出校门,还是去佘山……这么想着,许沫竟就觉得好像活动还挺不错的了。

  因为放学后被留在教室耽误了四十多分钟,等到许沫和肖子禺赶到食堂,食堂的饭点也基本过了,菜剩的不多,她们草草吃了点就回了寝室。寝室里其他人都洗澡去了,许沫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的确不早了,为了不耽误时间,她把她的洗漱用品全部放到脸盆里交给肖子禺,让她先下去占淋浴,而她则拎着她们两个人的热水瓶先绕到开水房去打热水。

  开水房在底楼男生和女生两幢宿舍楼的中间,是一间面积并不大的小平房,还没走进去,许沫远远就能看见门口地上堆着的无数个大红或者大绿的热水瓶。开水房里面有两排接热水的水龙头,因为一次性储水量大,所以每烧开一次都要耗时半个多钟头。也因为这样,高一的新生们渐渐效仿起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每天早上上课前就把空热水瓶放到开水房里,里面放不下了就放到门口。等到中午吃完饭或者傍晚下课后吃完饭就直接打好水带回寝室,省时省力。

  许沫拎着热水瓶穿过脚下的一众热水瓶走进水房,结果热水才烧到57度,离烧开还有一半的时间……她正自纠结着是等呢还是待会上晚自修前再来接,听到身后似乎又有人进来了,一回头却没想到是陈楠。

  只见他两手空空地进水房,见到许沫的刹那脸上也同样是一闪而逝的诧异,随后他走到水房的一个角落边,从那里几排的热水瓶里提起其中一个嫩绿色的大热水瓶。许沫望过去,原来瓶盖上,他用修正液写了一个硕大的“楠”字。

  水表终于从57度跳到了65度,许沫抬手看了看手表,水房里除了机器隐隐约约“嗡嗡嗡”烧水的声音,再无其他声音。他们俩隔着一米的距离站在那,两双眼的视线全绞在了水表上。许沫起初觉得尴尬,想要随便说一句打破这该死的尴尬,可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尴尬之余,她也觉得好笑,觉得她跟他就好像是在进行一场较量似的:看谁先把热水给看“开”了。

  在许沫第三次抬起手表看时间时,陈楠终于没忍住败下阵来。他看了眼许沫手里的红色热水瓶,抬眸看着她道,“你要是有事,我帮你接,接好给你放在边上。”

  “啊?可是,不过我热水瓶上没写名字啊……”许沫一直记得要写来着,可每回都给忘了。

  陈楠笑了笑,“这有什么,待会把三个热水瓶放到一起,你找我名字就是了!”

  “这样也行?”

  “怎么不行。”

  许沫咬着下唇想了想,点头,“那,谢谢你啊。”

  “客气!”

  说完,许沫又看了一眼水表,已经79度,也快了。“那我先走了,谢谢!”再次道谢后,许沫便三步并作两步出了水房直奔浴室。

  洗好澡出了浴室,她和肖子禺拐到水房去提热水瓶。进了水房,她一眼就在陈楠原先放热水瓶的地方发现了她们俩的红色热水瓶。不过让她好笑的是,她的热水瓶上原先配套的红色瓶盖此刻已经被一个上面用修正液写了一个硕大“楠”字的嫩绿色瓶盖所取代。左边的是她的红瓶绿盖,右边的是陈楠的绿瓶红盖,中间的再是肖子禺的那个。如此醒目,还真是不怕她会找不到。

  许沫把两个瓶盖换回来,好笑地跟肖子禺说着刚才在水房碰到陈楠的事,“没想到这个陈楠还挺聪明的。”

  ****

  到了礼拜五,中午在食堂许沫和肖子禺成功抢到了传说中二中之最的酱鸭。因为实践活动安排的集合时间是1点,懒得上下跑,她们俩吃完午饭也不回寝室休息了,直接就跑到小卖部买了两包辣条和咪咪虾条,然后坐到连接教学楼和小卖部的那条石廊上。夏天里石廊顶上郁郁葱葱的藤蔓已经被染上了秋天的颜色,她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聊到后来时间也忘了,还是听到方慧和朱一文站在石廊的尽头喊她们了,她们才反应过来。

  大巴就停在校门口,上了车,车上已经近乎坐满了学生,只有最后两排还有几个空座位。许沫她们坐过去,没多久,车就启动了。这次的实践活动带队的老师除了他们班的江涛,高一(6)班的班主任谌琛老师也在车上。

  许沫坐这种一颠一颠的公交车本就容易犯困,再加上秋日里的阳光透过车窗暖洋洋地晒在身上,她几乎上车没过十分钟就睡过去了。等到大巴停到佘山山脚下,肖子禺捏着许沫的鼻子把她给叫醒。木着一张脸跟着肖子禺下车,她往那许沫就往那,眼神呆呆的,江涛细细柔柔地讲着什么她也放佛没有听见。

  “许沫这是怎么了?”朱一文走到她们身边,盯着许沫瞧了一会,好奇地问肖子禺。

  肖子禺拉着许沫,笑了笑回:“没睡醒,还没回魂呢。”

  许沫看了肖子禺一眼,也不反驳,只是嘟着嘴两只手抱着她的胳膊,头枕到她的肩上。朱一文走近方慧,“哈哈哈,你看呀,许沫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方慧咧了咧嘴角,也说:“你没看到她在寝室里,许沫跳蜡笔小新的‘大象舞’跳得特别像!”

  “真的啊?来来来,许沫给我们来跳一个!”

  许沫原本是面向着方慧和朱一文听着她们说话,但一听到朱一文突然提高了音量喊话,她二话没说就把脸转了个方向,懒得理睬。

  随后的实践活动,江涛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个黑色塑料袋负责装垃圾,也秉持“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原则让他们兵分两路,分头行动,山顶集合。肖子禺、许沫、方慧和朱一文自发组成一队,边走边聊边捡。原以为或许也捡不到什么,却没想到真捡起来,大大小小的垃圾还真不少。

  不知不觉,她们几个就认真捡了起来。安静了一会儿,朱一文或许实在是不习惯,她抬头看到走在她们前面的几个男生,突然想起来问她们:“对了你们听说了没?听说我们班的曲君泽喜欢姜雨松哎!”

  许沫和肖子禺对视一眼,配合地问了句:“真的?你听谁说的?”

  “李琳啊,她还说之前曲君泽私下还跟她打听过她同桌的兴趣爱好呢。”见许沫她们只是点了点头,朱一文又接着抛话追问:“不过姜雨松是台湾人,她到时候高考肯定是回台湾!唉,两个人搞不好还是得分手,真分手的话那曲君泽就可怜了......”

  “你操这份心干嘛,人家谈都没谈。”许沫弯腰从草丛里捡起一个矿泉水瓶,她就奇了怪了,走一段就有个垃圾桶,这些随手就乱扔垃圾的人到底怎么想的。

  朱一文干笑两声,“也是哦。”这个话题才结束,顿了一顿,她就又想起了一件有意思的事,不由激动着说起,“哎你们知道么?之前运动会的时候我不是跟李琳坐在一起嘛,她竟然跟我说她能看到那个哎!”

  “啊?哪个啊?”或许是因着她神经兮兮的语气,这回许沫她们倒是真的被她吊起了好奇心。

  朱一文眉开眼笑地紧闭着嘴,随后才徐徐道:“那个呀,脏东西,鬼!李琳说她有阴阳眼,从小到大都是能看到鬼!”

  方慧呐呐地问:“阴阳眼?”

  肖子禺向来对鬼神怪谈故事感兴趣,闻言咬了咬右手大拇指的指甲,“你们有没有看过日本的一部电影,叫《阴阳师》?里面讲得是日本最有名的一个阴阳师叫安倍晴明,他就有阴阳眼。”

  “恐怖么?”

  “嗯?不恐怖,不是《贞子》这种恐怖片。你肯定会喜欢!”

  “好,反正只要不恐怖就行。”

  肖子禺调侃她,“瞧你那胆子。行,我有DVD,下礼拜回来带给你。”

  “我也要!许沫看完了能不能借我?”朱一文举着手,在肖子禺点头后,她又忍不住追问:“不过,你们真的信李琳有阴阳眼啊?”

  许沫见肖子禺又边捡边往上走了几步,匆匆回了句“不知道啊,反正她看见了别告诉我就行!”说完便紧赶了两步追上肖子禺。

  “好八卦。”许沫走到肖子禺右手边,无可奈何道。

  肖子禺心领神会地笑了笑:“我们俩走快点。”

  “啧,就喜欢你这么直接的!”

他们藏在时光的角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他们藏在时光的角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他们藏在时光的角落

他们藏在时光的角落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7/8 21:09:06

如果故事的开头,没有那么多鲜亮明媚的形容词,是不是结局就不会仓促的戛然而止。如果年少的我们没有急着去寻找自己的那一块拼图,是不是后来的人生就可以没有那么多的拼凑不齐。如果时光可以稍作停息,是不是回忆就可以篡改青春里的兵荒马乱。天黑了,我们才能清楚地看到灯光;也只有长大了,我们才知道,我们所经历的迷茫、忐忑、愤怒、纠结,这些都是我们成为那一个最特别的我们的充分非必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