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扶乩判道 > 扶乩判道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4章押往知府

扶乩判道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4章押往知府

发表时间:2019/12/15 8:02:23来源:有书阁热度:

《扶乩判道》是一本乡村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多浑虫一伙人看到徐央被官兵抓住了,笑弯了腰,鼓掌乐道:“臭道士,看你有什么手段挣脱开来?居然还敢打我银子的主意,真是活的...

扶乩判道

徐央看到多浑虫在孙把总那儿说了一番委屈,而后看到对方将手中那碎银亮出,又说要将自己捆上,大叫“不好”,还没有来得及溜走,顿时数股“飕飕”声从四面八方而来,而后自己浑身一紧,低头一看,自己已经被数根指头粗的绳子捆个结实了,而绳子的一头则是被数名士兵牢牢的抓着,大怒。

多浑虫一伙人看到徐央被官兵抓住了,笑弯了腰,鼓掌乐道:“臭道士,看你有什么手段挣脱开来?居然还敢打我银子的主意,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你这就叫做咎由自取,自取灭亡,怨不得别人。”

孙把总看到多浑虫这伙地痞在那儿冷嘲热讽,很是厌恶,不耐烦的说道:“滚一边去,不要妨碍公务。再不滚,就将你们也关进大牢。”

多浑虫一伙人听到对方呵叱自己,大眼翻小眼,既胆怯对方,又舍不得徐央的那二十两银子;离开也不是,不离开也不是,只能够躲在后面,再作计较。孙把总看到这些地痞无赖们躲得远远的,冷哼一声,看着咬牙切齿的徐央依旧镇定自若的站立当场,一愣,厉声呵叱道:“妖道,你被本大人抓住了把柄,又在此地蛊惑世人,传播邪教歪理,煽动民心,你可知罪?”

“好大一顶帽子呀!看来真是世风日下,想要做一个与世无争的人都难呀!你以为就凭借这几根绳子就真的捉住我不成?”徐央说毕,奋力一撑,“嘭嘭”之声接连响起,绳子根根断裂,散落一地。

孙把总看到对方瞬间将绳索撑断,唬了一跳,大喊:“还不动手?”声音刚落,四周的士兵挥起手中的朴刀就朝着中央的徐央扑来。

徐央看到包围自己的士兵挥舞着朴刀朝着自己扑来,冷哼一声,上前一脚将近在咫尺的士兵踢翻在地,飞起一脚将侧方扑来的士兵踢飞。就在徐央不到一个呼吸之间将两名士兵打翻在地之时,忽然四道寒光同时出现在头顶,顿时朝地上一蹲,一个驴打滚,滚落开来,而后那四道寒光同时落在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那些手执朴刀的士兵看到自己扑了个空,又看到徐央滚在一侧,大怒,纵身又朝着对方扑来。

徐央看到这些士兵又朝着自己扑来,正待还手之时,脑后忽然传来一股劲风,这股劲风比先前那些士兵的力度可是大上了两倍不止。徐央不敢大意,连忙弓腰控背,而后这道劲风“呼”的一声,从自己的腹部擦过,才猛然看到偷袭自己的正是孙把总。而孙把总看到自己这刀竟然让对方轻易的躲过了,回刀猛砍,力度和速度比先前那刀还要快上一倍。

徐央刚躲开对方这刀,而后又看到对方回刀朝着自己砍来,顿时飞起左脚朝着对方的右臂踢来。孙把总看到对方飞脚朝着自己的右臂踢来,连忙执刀朝着后方一跃,而后尾随而来的士兵挥舞着兵器朝着徐央同时砍来。

孙把总看到这个道人还是有一些打斗的手段,伸手入怀,正待套取事物之时,四周接连起伏响起了惨叫声,一个个士兵接连被对方打翻在地,四脚朝天,叫苦不迭。徐央看到这伙人士兵同时围攻自己,顿时奋力将这些士兵打翻在地,知道此时一定惊动了当地巡抚和官兵,若是再不逃走的话,恐怕尾随而来的官兵会越来越多,到时候想走就悔之晚矣了。徐央想好利弊关系,连忙从怀中取出两道黄符,刚贴在腿上,耳边顿时传来“咦”的一声,从声音可以判断是孙把总所发出的。

就在徐央刚把黄符贴在腿上,身影只是在原地一个闪烁,刚逃出百米开外,顿时从腹部传来肝肠寸断的剧痛,而后身体重重的倒飞数米,摔个倒栽葱,身体才停下,而后耳边传来“呜呜”声响,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顿时浑身一紧,一看,只见自己浑身上下缠满了铁链,而铁链的外围则是十多名士兵用铁链将自己捆个结实。

徐央看到自己被铁链给捆住了,奋力挣扎,但身体笔直无法使出应有的力气,无法挣断这些铁链。就在徐央奋力挣扎的时候,忽然脚下被什么东西一拉,顿时头重脚轻,重重的摔倒在地,而后耳边接连响起嘲笑谩骂声。

孙把总看到徐央在地上挣扎连连,冉冉来到对方的身边,冷笑道:“没有想到你这个小道士还是挺有两下子的吗!若不是我也有‘奔云符’,恐怕就让你逃之夭夭了。小的们,将这个妖道压回衙门,等候领赏。”

徐央在地上挣扎的同时,清晰的看到孙把总的两腿各贴有数张的黄符,并且也看到对方三两下就将这些黄符放回到怀中,知道刚才给自己腹部重重的一击正是拜对方所赐。多浑虫看到这个道士将四周的官兵打翻在地,心顿时提到嗓子眼,而后就看到对方想要逃走,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倒飞了回来,而后就看到四周的官兵用铁链将其捆得像粽子一般,欢喜雀跃,小跑到孙把总身边,乐道:“还是孙把总技高一筹,才没有使得这个臭道士逃之夭夭,佩服!佩服!”

书生和周围的居民、小贩看到这个道人将四周的官兵打得叫苦不迭,狼狈不堪,一个个心里乐开了花,总算是为自己出口恶气。但是令众人感到疑惑的是,这个道人须臾之间在眼前消失不见之时,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倒飞了回来,而后就看到四周的官兵用铁链将其捆个结结实实,暗暗为这个道人的性命感到堪忧。

孙把总看到多浑虫在自己的身边大献殷勤,冷哼了一声,冷笑道:“收拾这个杂毛小道士,对我来说小菜一碟,根本不在话下。你去一边,别妨碍公务。”口中是怎么说,但是心里暗暗的惊讶道:“我用了六张道符才勉强追上了对方,将其拦截住,而对方则是用了两张道符,就差一点让其逃之夭夭了。若是对方也用上六张道符,我还能够追赶上对方吗?这道人真是令人不可小觑呀!只是,对方既然身手这么的了得,而所用的符又这么的利害,为什么就让我轻易的抓住了,真是让人百思不解。”说之时,上前将徐央腿上的两张道符撕下,翻来覆去的察看,只能够感觉这些符文比自己的道符还要好上数倍不止。

“那是,那是,小民自当不敢叨扰孙把总的公务。”多浑虫说道。说之时,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地上挣扎的徐央衣袖,寻思如何才能够将自己的二十两银子要到手。

孙把总将徐央两张道符、度牒、碎银放入怀中,又看到周围看热闹的人屏住呼吸看着自己和地上的道人,朗声说道:“这个妖道在城中敲诈勒索,骗取钱财,又聚众打架斗殴,打大官兵,阻拦官兵办差。现在被我等抓住现形,将其擒拿,这是他罪有应得,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说毕,示意自己的手下将这个道人压回衙门。

这十多名官兵将这个道人用铁链捆好之后,押着对方,正要走之时,忽然看到人群中冲出数名手执兵刃的走卒。当这些走卒看到道人已经被孙把总等人擒拿,暗叫来迟一步,又装模作样的朝着孙把总大肆吹捧一番。孙把总则是朝着这些走卒拱拱手,然后押解着道人朝着衙门而去。

书生看到道人就要被官兵押回大牢了,唯有驻足期盼对方平安无事。天朝的政府机构通常都设立在城中的中央,坐北朝南,而徐央犯法理应先经过知县处理,由知县处决。但是孙把总为了获得最大的利益,邀功领赏,绕过县衙,直接去知府。

孙把总一伙绿营兵押着徐央走之时,猛然想到对方怀中还藏有二十两银子,若是对方被关在大牢之中,只怕这银子就飞走了,故而绕过大道,专挑小道行走,看到周围人少没有注意自己,朝着旁边一个手下使个眼色。

那手下心领神会,看着周围的居民越来越少,正要伸手从徐央衣服当中搜刮那银子之时,猛然发现对方眼神冰冷的看着自己,不由的打个哆嗦,感觉自己好似被饿虎盯着一般。那士兵看到道人被铁链捆得结结实实的,松口气,摇了摇头,嘀咕道:“都要死了,还敢耍威风,真是岂有此理。”说之时,伸手在对方的怀中摸了摸,只是掏出一些成色不是很好的碎银,然后又在对方身体各处摸来摸去,才在对方的衣袖当中搜出了那二十两银子。

士兵看到自己搜出来了银子,眉开眼笑,脸上笑开了花,又看到周围的居民没有注意到自己,连忙小跑到孙把总身边,说道:“孙把总,搜出来了。”说毕,将掌心捧着的银子呈给对方看。

孙把总看到对方掌心的银子不到二十五两,从中捻出那二十两银子,又看到四周也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朝那士兵说道:“剩下的给弟兄们平分了。”说毕,将手中的银子揣进怀中,大步朝着前方走去。

那士兵听到还有自己的份,一番奉承话讲完,嬉皮笑脸的离开,然后拿着一个个的碎银跟周围的士兵们平分开来。

这伙绿营兵押解着道人走出小道,来到大道,朝着知府的方向走之时,看到十字路口有一个豪华雄伟的钱庄坐落在那儿,钱庄门口上方匾额题“恒利钱庄”四字。钱庄门口两边站立着二十多名膀大腰圆的护卫,执刀威严屹立那儿,而后就看到一个镖队押着两个推车而来。每个推车上面各摆放一个大箱子,而每个推车要两个壮丁在后面推,两推车左右各围绕护镖人,注视着人来人往每一个人。当这个镖队将两个推车送至钱庄之后,四散站立左右,然后壮丁们抬着沉重的箱子走进钱庄里面。

孙把总等人慢悠悠的从钱庄门口路过,目送着两个箱子消失在视野当中,不禁都狠狠的咽下口水,舔着嘴唇。就在绿营兵这伙人朝着钱庄张望之时,孙把总的耳边传来一个人的笑声:“孙把总,你可真是利害呀!这么轻易就把这个害死的妖道抓住了,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到时候可不要忘记我这个小民呀!”

孙把总回头一看,只见是多浑虫,而对方的小喽啰们则是尾随在官兵的后面。孙把总看到对方朝着自己大拍马屁,冷哼一声,冷笑道:“你来做什么?”说完,依依不舍的回望一眼钱庄。

多浑虫也是深望一眼钱庄,知道这恒利钱庄乃是天朝中四大钱庄之一,防备森严,护卫各个武艺高强,唯有看的份儿,根本不敢打钱庄的主意。多浑虫大肆吹捧一番后,回头朝着徐央瞪了一眼,嬉皮笑脸的朝孙把总说道:“孙把总,这个道人利用三寸不烂之舌骗取小民的二十两银子,还望把总大人能够让小民将这个银子拿回来。小民自当重重感谢孙把总的大恩大德,嘿嘿。。。。。。”

孙把总听到对方是来索要银子的,但是那二十两银子正在自己的怀中,岂会将到手的鸭子给拱手送人,这岂不是违背自己做人的原则。孙把总看到对方猪头般的脸,很是厌恶,不耐烦的说道:“那银子是关押对方的铁证,若是没有那银子,还有什么理由来关押对方,又岂会说让你拿走就拿走。”

“孙把总大人,小民和我们这些小喽啰们可以当人证,来证明对方乃是一个十恶不赦、蛊惑人心的妖道。只要把总大人能够让小民拿回那银子,小民愿意与把总平分那二十两银子,如何?”多浑虫说道。

孙把总看到对方依旧纠缠不清,冷笑道:“我们弟兄们大老远而来为你出口恶气,为民除害,而这银子又是呈堂证供,岂会让你轻易的拿回去。你要是愿意做人证,那也无所谓,大不了跟着我们回一趟知府就是了。我们知府大人是什么人,想必你比谁心头都清楚,只怕到时候少不得挨顿棍棒。。。。。。”正说之时,忽然嗅到滚滚的胭脂浓香,耳边传来阵阵男女的嬉笑声。

扶乩判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扶乩判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扶乩判道

扶乩判道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7/16 7:22:21

一个被门派驱逐的弟子,又历经诸般人情冷暖,栽赃陷害,方才明心见性,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条发展的修行道路。爱恨情仇叠加,披荆斩棘艰难,唯有自己屹立不倒,方才能够使得手足永生。三世弥陀破浑噩,今日方知我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