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豪门缠婚:男神总裁请签收 > 《豪门缠婚:男神总裁请签收》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豪门缠婚:男神总裁请签收》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9/7/27 2:47:37来源:微阅云热度:

《豪门缠婚:男神总裁请签收》是一本文笔极佳的豪门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正思忖着,两边的壁灯骤然亮起,男子的相貌一览无余。他大概二十八.九岁的样子,五官深邃,鼻梁高挺,尤其是一双眸子,深如幽潭...

豪门缠婚:男神总裁请签收

正思忖着,两边的壁灯骤然亮起,男子的相貌一览无余。他大概二十八.九岁的样子,五官深邃,鼻梁高挺,尤其是一双眸子,深如幽潭,亮如黑曜,此刻正带着些温润的笑意,薄唇微抿,冲此刻看着她出神的温奕欢伸出右手。

温奕欢愣愣地将视线转向他骨节分明的右手,脸颊绯红,拘谨的握住了他的指尖,借力站了起来。

“谢谢您的帮忙。”温奕欢局促的将耳边的碎发挽入耳后,这是她紧张时特有的小动作。

司煜城张了张唇,低沉的声音却忽然被问询赶来的乘务长打断。

“现在怎么样了?”乘务长挤进人群中,身后躲着一脸怯懦的唐昕,小声喏嗫着,“怎么办啊,表姐?”

中年夫妻见唐昕又回来了,刚刚平息的紧张心情又被愤怒点燃,随手拿起身边的水杯,杂志就向唐昕扔去,众人一致叫好。还好乘务长经验丰富,临危不乱,连忙将唐昕护在身后,竭力平复着大家的情绪。

瑟缩着的唐昕无意中回头,却在看到司煜城的第一眼后就再也移不开视线,这样出众的男子,只要站在那里,所有的人便会黯然失色。

从没在经济舱见过他,应该是头等舱的客人吧……难道,难道……唐昕情难自禁的双手掩唇,双眼因为惊艳睁得溜圆,难道他就是吴玫她们说的那位传说中年轻有为的CN总裁司煜城?身价千亿的司煜城外形竟然也如此的出色,让其他的男人情何以堪。

温奕欢看看身边的男子,又看看唐昕变幻莫测的表情,心中有些疑惑。

正暗自思忖着,忽然听到身边的人群骚动起来,顺着人们的视线望去,她惊愕的发现刚刚还万里无云的天气,此刻竟然蓦地暗沉下来,天边一抹诡异妖冶的红更是为这压抑的天色增加几分可怖,远远望去,好像神话中的魔鬼之窟。

脚下的地板也渐渐颤动起来,由轻微的震荡,变为剧烈的摇晃,围观的人群就近坐到了身边的座位上,几个人还因为座位的纠纷争执起来。

温奕欢的心中渐渐浮现出一种可怕的想法,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男子,竟发现他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同事吴玫忽然出现,在乘务长耳边低语了几句,乘务长的神情立刻变得严肃又凝重,安抚了身边的旅客几句,带着唐昕转身走向配置间。

温奕欢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吴玫拽走。

“小玫?发生什么事了?”

吴玫沉默,直到两人进了配置间,温奕欢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全机组的人员此时都聚集在了这里,气氛凝重而沉默。吴玫转过身来,竟然已经是泪流满面,脸上的妆容糊成一片。

“大家开始准备吧。”乘务长下令,聚集在一起的空姐空少们立刻散开,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太多温奕欢看不懂的情绪,让人心惊。

机长的声音忽然从广播里传出来,“各位旅客,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由于飞机出现的不明故障,我们将紧急迫降在附近的浅海区域,请大家在乘务人员的引导下做好应急准备,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然后又是一次英文广播。

温奕欢心头一紧,愣在了原地,难道真的是……空难吗?

时间容不得她多想,温奕欢迅速的投入到工作中,向大家演示了紧急迫降的防御姿势后,又去头等舱检查了一圈,看到座位上的司煜城冲她微微颔首。温奕欢脸上一红,匆匆从他的身边走过。

经济舱已经基本安抚下来,变为了死一般的凝重安静,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前所未有的紧张和悲痛,只有不懂事的孩童偶尔哭闹着,都被大人立刻呵止住。

大家就像是准备从浅眠的死神指缝中溜走,都轻轻屏住了呼吸,闭上了眼睛。

这上千人集体祈求死里逃生的场面太过震撼,温奕欢的心脏猛的狂跳起来,然后又蓦地沉寂,只能强迈着发软的双腿,疾步穿过机舱。死寂的气氛中,只有她高跟鞋落在地毯上的声音清晰可辨。

终于找到了同事们,温奕欢安静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吴玫还是在哭,却是低低的,压抑的啜泣,上齿在唇上咬出一道血痕。

“现在开始紧急迫降,请各位乘客保持迫降姿势,直到乘务员开始疏散。”

机长的声音再次从广播中传来,温奕欢看了看身边浑身颤抖的同事,紧紧闭上了眼睛。心中不断闪过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听说将死之人,脑海中会回忆起自己的一生,妈妈,欢欢是要死了吗?

“3,2,1——”

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失重感,五脏六腑就像是要冲出嗓子,血液上涌,灌入脑海,所有的感知都像是集中到了头顶的一处,仿佛灵魂出窍。

几秒钟之后,飞机轰然俯冲入柔软的浅海沙滩,向前疾速滑行了数百米才缓缓停下,高高.翘起的机尾冒气阵阵浓烟,随风消散在空中。机身后溅起数层楼高的水花,远远看去,好像海啸来临。

……结束了?温奕欢下意识摸了摸被安全带勒得生疼的腰部,前一刻还揪成一团的心脏再一次剧烈的跳动起来,看看窗外,碧海蓝天,还有不远处树木葱郁的小岛,一切宁静美好,像是经历了一次重生。

一时间,大家都处于劫后余生的安宁中,沉静无言。还是乘务长最冷静理智,立刻组织机组人员疏散旅客,尽快离开机舱。

温奕欢一个激灵,也反应过来,现在的飞机就像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抓紧时间离开才能安全。

温奕欢与同事们在拥挤的旅客中艰难的挤出一条道路,迅速组织乘客带好救生衣,顺着气垫滑梯滑下飞机,远离机体。强烈的求生欲望下,大家的争红了眼睛,你退我搡的向前冲去,男人的怒骂声,女人的尖叫声,孩子的呼喊声,交织成一片。

一时间,原本就不宽阔的通道都被人群挤满,逃生出口更是挤成拥堵成灾。

温奕欢瘦弱的身子在人群中几乎辨不清方向,只是被动的被推来推去,踉跄了几步,跌在了拥挤的人群之外。

这里的损坏似乎比飞机上其他的部位要严重的多,空气中弥漫着金属的焦糊味和汽油刺鼻的味道,让人呼吸困难。温奕欢艰难的在能见度极低的环境中努力辨别着,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就发现浓烟中似乎有一道陌生又熟悉的身影。

是那个医生!

“先生!先生!请尽快穿上救生衣离开!”温奕欢顾不上滚滚的浓烟,一边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一边大声呼喊着,嗓中好像吞入了一把钢钉,火辣辣的疼。

司煜城对她的呼喊置若罔闻,依旧固执的用一根掉落的铁管卡在座椅与机舱底部的连接处,想把固定的铁钉翘起来。炽热的铁管握在手中,很快就把手心烧的一片通红,汗水顺着他额前的短发滴落下来,牙齿在压抑的咬合力下咯吱作响。

温奕欢跑近,眯眼审视了半天,才勉强看清了眼前的状况。男人的朋友似乎被卡在了两个被挤压变形的座椅中,额前一片鲜血淋漓,颤抖的手向鼻下探去,竟然已经没有了鼻息。

她从未真正见过死人,更何况是在空难中死状凄惨的遇难者,她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却生生为那个医生停下了脚步。

“先生,先生,飞机随时有可能爆炸,你还是先离开吧。”温奕欢拉住司煜城的手臂,却被他一把挥开。

“你先走!别管我!”手中掰弯的铁管被司煜城甩开,他扫视一眼周围,再没有衬手的工具可用。终于下意识的爆了声粗口,他索性直接扑上去,企图用手臂将两个椅子撑开,几乎陷入一种癫狂的状态。

温奕欢几次被司煜城推开,终于忍不住扑上去抱住了他的腰身,“先生!你的朋友已经死了!没用的!他救不活了!”

“别跟我说这些,我让你滚!”司煜城粗.暴的掰开她的手,一把将她甩开,温奕欢踉跄几步,狼狈的跌在地上。

滚烫的地毯烧灼着温奕欢的手臂,此刻,她才真切的感受到机舱内的骇人的温度,几乎要将人烤化。

“现在放弃他,至少还能活你一个!飞机爆炸,就是你俩一起去死!难道你没有等你的家人吗?难道他没有需要照顾的人吗?你就那么想死?”心中巨大的恐惧磨掉了温奕欢最后一丝耐性,她口不择言的大声指责着,双目通红。

闻言,司煜城手下的动作一滞,理智渐渐回拢,他死了没有关系,可是小樱怎么办?他可是她最后的亲人。

为了小樱,活下去,活下去……

司煜城后退几步,看向地上的温奕欢,眼中恢复一片清明。他一把拉起温奕欢,向水泄不通的安全出口疾步走去。

司煜城身材高大,双臂圈起将温奕欢护在怀中。不再似刚才的慌乱无措,温奕欢躲在他为自己营造的避风港中,渐渐冷静下来。

他们在人群中艰难却迅速的前进着,眼看就要接近救生滑梯,温奕欢却忽然从司煜城怀中灵活的钻出,背部紧贴着出口旁的舱壁,冲司煜城勉强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我要在这里疏散乘客,你先走吧,祝你好运。”

司煜城在拥挤的人群中勉强稳住身形,怔怔的看着她,人生第一次感觉到一个人的笑容竟然也可以包含如此多复杂的感情,鼓励,,坚强,恐惧,还有决绝……

飞机再一次晃动起来,就像强烈的地震来临之前大地的颤抖,仿佛随时便会山崩地裂。

留下来就是送死!司煜城黑眸一凌,探身握住温奕欢的手臂,猛的向舱门外纵身越去。

身后,震耳欲聋的声音在温奕欢的耳边炸起,巨大的冲击力从两人的身后袭来,将两人在空中推开数米,后背一阵灼热。

火焰后,又是冰冷。两人落入海中,所有的感知都被冰凉的海水填满。

当温奕欢反应过来,已经是司煜城将她带上海面之后。她猛的回头,机舱门涌出滔天的火焰,几个浑身是火的人从舱门飞出来,带着可怖的,凄厉的尖叫声,坠入海中,然后渐渐浮上来,无声无息,蓝色的制服隐约可见。

温奕欢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大滴的泪水在她尚未察觉之前,便已经顺着脸颊落入海水中,混成一片。

豪门缠婚:男神总裁请签收

豪门缠婚:男神总裁请签收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7/16 22:22:05

她的白马王子,却在她和妹妹之间举棋不定…… 甚至恬不知耻的提要求,我爱你妹妹,做姐姐的是不是要为妹妹扫清所有障碍,踢走大小情敌? 你睡了她?我就照做,没睡,你得归我…… 厚颜无敌战总裁,强攻霸爱样样来,什么,小姨子是姐夫的小棉袄。 你敢做妖,我就撕成一条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