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爱在伤花重开时 > 完结文《爱在伤花重开时》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完结文《爱在伤花重开时》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9/12/11 14:59:34来源:微小宝热度:

《爱在伤花重开时》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全文讲述:我顺势靠在他身上小鸟依人,他在我腮上吻了一下,凑近我耳朵说:“今晚,可不要再拒绝我了喔,小东西。”...

爱在伤花重开时

一路陪着我的卫少似乎比在他别墅的床上要正常的多。有他在我身边,租房子顺利很多,我们选择了一个交通便利大楼管理很好的老式两房的公寓。

我初夜得来的一万美金虽然只有七千,可是折合华岛货币就是二十一万元。我用部分当作半年的租金,剩余的要隐秘存好,我还大胆地给我妈撒谎说卫少是我老板,借钱给我交了房租的。

而我妈看见卫少那样英俊的男人竟然害羞到说不出话来,连我和卫少牵手上了车,她也没有多问,觉得不妥我又下车给她说:“妈,我晚点会回来。”

看我妈因为搬了家环境变更而脸上欣喜布满,我心中五味翻腾:“她知道不知道我是用初夜贞操换来的变迁?”

我左边驾车的冷漠面孔隔着最近的空气传过来话:“你妈是印尼的啊?她真是不容易。”

“你终于说人话了么?”

经过一天一夜的相处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在把自己紧紧绷着,该说话就说话,明天我很可能就不会在他枕头边,他的枕头上可能会是另外一个和我一样迷茫不懂人事的雏儿。

“你觉得我不是人啊?”卫立仁意外地把头转向我,我神色平静。

“哦,因为昨晚你那样的……”我不好意思地脱口而出。

“我给你说,比我不像人的还有很多,我这样叫做真性情外露,哈哈!”

他把我看作是个傻瓜和低能的综合体,我没有做任何表示,看来了解他需要在白天。

回到半山别墅,晚餐时候他还为我夹菜夹肉,对付女人还真是细致到位。

饭还没有吃完,就有个皮肤黝黑短裙大腿粗的女孩下楼来一起用餐,卫立仁亲热地唤她:“珍珍,这里有你喜欢的烧鸡腿,鸡肉皮有处理过的。”

我睁大眼睛看着卫立仁用筷子把鸡腿夹到她的碗里,我诧异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做呢?是囤积么?还是收藏替补?

淡淡地望了我一眼的叫珍珍的女孩发育的很蓬勃,模样和碧昂丝有得一比,就是眼神略微慵懒没有锐气,倒是有些傲慢地瞟了我一眼不做任何表示。

吃过饭,卫少让我们换上衣服晚上还要陪他继续去至尊皇宫夜总会,我走在楼梯上,珍珍走在我前面,她招手让我去她的房间。

我拿着今天出门买的新衣服和她一起在房间更换,里面三十平方的卧室中的衣橱里面全是她的衣服鲜艳夺目。

她似乎很喜欢她的衣服,伸出手用手掌挨个抚摸过了,抽出来一件黑色绑带低胸上衣配上排扣麂皮短裙也把黑色高筒露脚趾的鞋穿上。

“怎么样,我的鞋好看么?”

“好看,很适合你。”

我其实没有指望她能对我友好,看她的样子似乎也是只专注她的穿着,一副没心没肺的德行。

我认为,是时候向她多了解一些卫少的事情了,我换好了衣服看着她描眉毛,简单问她:“卫少,每天都去至尊皇宫么?”

“恩,最近是吧,有时候也是会去别的地方的。”

珍珍化好眉毛,打开一支眼线液接着对我说:“因为至尊皇宫算是有卫少的股份在里面的,他当然要去支持那里的生意啦,不像我们“四月蔷薇派”必须每次给他准备一个崭新的女孩,他才会去光顾。”“崭新的女孩?”

我话一出口有些后悔了,可我就是这么一个有想法就脱口而出的人,我担心珍珍会笑我太无知这些行业的术语而笑我,结果她没有。

她淡淡打量我一下,继续刷睫毛膏说:“就是他从来没有在夜总会见过,他认识的人也没有碰过的女孩,你,难道不是至尊皇宫的女孩么?”

我怕她笑我很嫩,我随口说:“是新人,上班第一天。”

“啊,那很好,至少你可以轻松一阵子了,他很喜欢新鲜的,还有性感模特之类的。”

我没有说话,看着她把油漆一样的橘红色唇膏涂在她微微翘的唇上,整个一个半成熟的箩丽,异性看见了应该会有致命的吸引力吧。

我买的衣服是白色针织的连衣裙,镶嵌白色珠子的圆形小巧包包,白色牛津鞋。

我人瘦,本能地选择了白色,长发披肩没有化装。

也许我的脸上没有嫉妒她身材性感的神色,这个珍珍放松了警惕说我不化装也好看的,简单的肯定稍微把陌生的两个人拉近了距离。

一个小时后白色针织衫配雪白宽裤白色运动鞋的卫少坐在客厅里等着我和珍珍,我还在楼梯上的一瞬间心里漂浮起一团粉红的梦境,那个梦境里面的王子就是卫少。

走在我前面的珍珍像宠物小狗一样撒欢般地跳到卫少的身上,抱着他的脖子,卫少动情地应和着她的热情。

我一瞬间的梦境粉碎到烟消云散了,我有些无措地把脸别过去了,卫少把手从珍珍的大腿上移动开来,邪肆地看着我。

“我们是情侣装啊,哈哈,也好,就是没有化装,不过也好看的很哪。”

他让珍珍坐在了前排的座位,手一直环住我的腰,此刻的我不可能再不上道紧紧绷着神经没有情调吧。

我顺势靠在他身上小鸟依人,他在我腮上吻了一下,凑近我耳朵说:“今晚,可不要再拒绝我了喔,小东西。”

也许是因为珍珍发育很好的身材给我明显的挑衅,我的情绪放松不说,甚至尝试着搜索我印象中电影旧上海舞女们的妖冶媚态。

可我终究害怕东施效颦学来的造作样子拙态百出惹人笑话,我只是扭动着肩膀说:“你这样,我会很氧。”

卫少看我躲在他胸前乖顺的样子似乎很有成就感,干脆一直把我放在他身边快成了连体人。

一个小时的车程,开车的就是昨晚看见女人就伸出咸猪手的忠仔,他快下车时候给至尊皇宫的大班打了电话:“喂,我们卫少要新鲜的喔,马天妮的妞都有些差劲,你把纪美佳叫来听。”

大概是对方不愿意接听,只好卫少亲自接听。

“喂美佳大美女,为什么不给我一个面子啊?”

“卫少,不是我不给您面子,是有人我得罪不起。”

对方中气十足的声音连我都听清楚了。

“谁呀?你是说马天妮么?”

卫少问到这里,对方没有挂断却表示不说话。

“好个马天妮,怎么这么苛责啊?我又不是她什么人,好了,我今天起每天都给你订房捧场啊。”

对方才用好听的声音传出惊喜的感谢话。

爱在伤花重开时

爱在伤花重开时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7/15 22:55:20

《李柔篇》我为了偿还亡父赌徒欠下的巨大债务,连续两次下海到夜总会捞钱,错把恋情当成了爱情,先后三段感情的洗礼都是伤害,荆棘中重新振作首先要认真爱自己。〈张雅若篇〉我做过无数次灰姑娘的梦,也希望我遇见的男人都是王子,就算不是也要差不多是。在我遇到成钢那年我十八岁,我很想嫁给他,他说:“我可以疼你,但不一定娶你。”成导英俊气度不凡,终于让我逮到机会发现他老婆外遇了,我使劲用心塑造自己多年就是想很体面地嫁给他,可他说:“我心累了,能等我么?雅若。”***海外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