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凤栖玉碎:皇后弃爱 > 凤栖玉碎:皇后弃爱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8章玉碎(之十八):得宠妃子

凤栖玉碎:皇后弃爱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8章玉碎(之十八):得宠妃子

发表时间:2020/6/3 17:40:39来源:快阅热度:

《凤栖玉碎:皇后弃爱》是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听说这人进宫两年了,在月银霜没有来之前很得宠,慕容凌翔也对仪妃很慷慨,她有什么想要的,他一定会派人找到,可见她在他心中还...

凤栖玉碎:皇后弃爱

回宫已经半个月了,皇上每天都留宿在凤栖宫。每个人都说皇上独宠皇后,宫里的妃子更是日日来给她请安,以前是没有过的事,这里的人可真善变,也太虚伪了。

  月银霜高雅坐在凤榻上,鄙夷地看着下面跪着的一群嫔妃,嘲风的笑挂在嘴角。

  “起来吧,赐坐。”她勉强扯出一抹皮笑肉不笑的微笑,手一扬示意她们起来。

  “臣妾谢过皇后娘娘。”整齐而嘹亮的声音在宫殿内回荡,接着众人站了起来,分别坐到两旁的位置上。

  在雪翼国,妃嫔是按照所拥有的地方的大小来分的。皇后居住在最大的地方称之为‘宫’,而且是在皇城里唯一的,等同于皇帝的‘殿’。仅次于的是‘院’、‘苑’、‘阁’、‘楼’,那都是身份的象征。

  “各位妹妹有什么事?”她凌厉的眼眸紧盯着两边坐上的妃嫔,随手在桌子上端起了茶,凑近嘴边轻尝了一口,然后放回桌子上。

  她们正襟危坐,迟迟没有人回答。

  月银霜也只是优雅地坐着,因为她相信有人会当‘出头鸟’,而且那人必定对自己非常不满。

  毕竟这半个月来,皇上常常到她的凤栖宫,每晚都彻夜留宿,赏赐的东西更是与众不同。如果她说他们每晚都只是在对弈,大概没人会相信,反倒认为她在炫耀,所以她从未解释过什么。

  当对弈完后,他会拥着她入睡,除了在洞穴的那晚,他真的没对她怎样了。

  有时候他们会特意到‘观星亭’,躺着仰望漫天的星辰,畅谈天文学问。

  宫中是一个是非之地,勾心斗角、你虞尔诈。即使你诚心待人,别人也会说是虚伪、做作。在这里要懂得明哲保身,不然会没有好下场。

  以前她在紫月国的时候,就是过着这样的日子。处处提防他人,别人伤害她没有关系,因为她已经练得足够的坚强,她怕的是别人伤害她娘。

  “禀娘娘,因为想起从娘娘进宫都没有来给你请安,所以带着礼品来向娘娘赔罪。”承欢苑的红贵人站了起来,那如黄莺出谷的声音敲打着每个人的心。

  “哦?”月银霜的笑意更深了,这人的心计不够深,看来很容易掌控。

  “呈上来。”红贵人朝自己的贴身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双手捧着礼盒上前。

  接着很多妃嫔也送上了很多礼品,她只是微笑着接下,其实她并不想接,但是也不想现在就撕破了脸。

  “各位妹妹,本宫累了,你们先回去。”她装出疲惫的神情,挥手示意众人退下。

  等她们退下后,她唤来锦绣,说要到御花园走走,她每天除了给太后请安,就是在自己的凤栖宫里,实在是有些无聊了,听说雪翼国的御花园是远近驰名的。

  锦绣和如意跟在她的身后,很快便到了御花园,这里繁花似锦,虽然园中大池子里的荷花并没有开放,周围以假山堆成一幅有山有水的美丽风景。

  池中有一座凉亭,红木栏杆,高级的檀香桌椅,散发着非常好闻的清香,微风牵起垂挂在凉亭四周的薄纱,飘逸如仙子。

  在某一处的栏杆旁,斜倚着一个人影,侧脸望着一池春水,发丝被风吹乱,走近一看,那是一位绝世美人,但眼眸却蒙上一层灰色。

  “娘娘,那是漪兰院的仪妃娘娘。”如意在她的耳边说。

  听说这人进宫两年了,在月银霜没有来之前很得宠,慕容凌翔也对仪妃很慷慨,她有什么想要的,他一定会派人找到,可见她在他心中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

  “仪妃妹妹好兴致啊,可是为何一脸愁容?”她站在凉亭外,挑眉看着眼前的女子。

  “参见皇后娘娘。”仪妃没有一丝的讶异,好像一早就猜到她会来。

  “平身。”月银霜仔细打量着仪妃,她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虽然掩藏得没有一点瑕疵,但是仪妃的眼眸里藏着的是不满和愤恨。

 

凤栖玉碎:皇后弃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凤栖玉碎】 或 【皇后弃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栖玉碎:皇后弃爱

凤栖玉碎:皇后弃爱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7/15 22:08:52

慕容凌翔:雪翼国的皇,后宫三千,却都没有能为他生下子嗣,他认为女人都是贪慕虚荣的,都不配做他孩子的娘,为人手段狠,心更狠。 月银霜:紫月国第一美人,最得宠的公主,看似风光的表面却隐藏着无数辛酸,她聪慧过人、善良美丽,但太过善良却导致身败名裂。 他娶她只因为有利可图,他的真心对待,使她愿意为他背叛族人。 当她的手紧抓着他刺进胸口的剑,她只在他的眼里看到无情。 她曾经是善良的人,但是深宫的步步为营,摧毁了她所剩的良心。 她问:你可曾爱过我? 他说:你已经没有任何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