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 > 《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5/24 7:25:39来源:书香云热度:

《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是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瑟瑟低眸望了望她手中的新衣,冷冷笑了笑,明春水倒也体贴,只是,她再不会穿别人给的衣衫。...

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

小钗带着两个侍女送了一桶热水进来,便悄然退了出去。

瑟瑟披衣下床,只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酸疼的。回眸身后的大床,被翻红浪,一床春色。素色的被褥上,落红点点。

那是她的贞洁!她不惜制造谣言,坏了自己名声也要保住的贞洁,已经没了。

瑟瑟闭了闭眼,缓缓解开衣衫,将整个身子都投入到温暖细腻的热水中。有晶莹的泪珠从脸颊上滑落,她伸手拭去,放入唇间,一片苦涩。埋首到热水中,任脉脉温水抚触着她满是青痕的娇躯,她的心一点点沉静。

良久,当她破水而出,一双黑眸在氤氲热气中,清澈而淡定。所有哀怨悲愁凝成一笑,漾在唇边,潋滟如花。

她起身从浴桶中步出,拾起自己的衣衫,一件件穿在身上。

明春水的侍女小钗推门而入,手中捧着几件簇新的衣衫,看到瑟瑟已将旧衣穿上,愣了愣,忙道:“姑娘,这是楼主吩咐奴婢准备的,还是请姑娘换上新衣吧!”

瑟瑟低眸望了望她手中的新衣,冷冷笑了笑,明春水倒也体贴,只是,她再不会穿别人给的衣衫。

“不用了,衣虽旧,但总是自己的。烦你给楼主带个话,就说我走了!”瑟瑟戴上面具,翩然出门。

“姑娘,深更半夜,您还要走吗?”小钗追上来问道。

瑟瑟回眸轻轻笑了笑,她不走,难不成还住在这里?

“你们楼主平日里都不摘面具的吗?”想起方才就连欢爱之时,他也没舍得摘下他的面具,瑟瑟低声问道。

小钗点了点头,淡淡说道:“是的!楼主发过誓,除非完成他的誓愿,否则他不会以真面目示人!”

“誓愿?”原来他是发过誓愿的,不知是什么样的誓愿。

瑟瑟笑了笑,推门走了出去。

夜已深,冷月挂在天边,那样朦胧,高远,清冷。

她优雅地走过绯城街头,男式长衫穿在她身上,已有些偏大,显得她的腰肢越发不盈一握。这些日子,她瘦了不少。夜风鼓荡着身上宽大飘逸的青衫,宛如一朵绽开的墨莲。

悠长的更漏声传来,苍凉而悠远。已经是五更了,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有些事情,今夜,必须了结。

瑟瑟冷冷笑了笑,身姿拔起,如暗夜精灵般向前飞纵。

云粹院。

瑟瑟隐身在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清眸透过枝丫间的缝隙,望向屋内的一星烛火。窗纱上,透出一抹倩影,在屋内不断走动着。

天已五更,伊盈香不知是没睡,还是起得早。

一阵脚步声响起,瑟瑟低眸望去,只见两个侍女打着灯笼,从院外走了进来。前面的那个侍女,瑟瑟认识,是推她下湖的伊娜。

走在她后面的侍女嘟囔道:“公主今晚不知怎么了,天都快要亮了,还不睡。要我们去桃夭院打探王爷行踪,我看公主是多此一举,王爷对她那般疼爱,难道还怕桃夭院那位夺了王爷的心?”

伊娜的声音冷冷传来,“别多嘴了,公主正烦着呢。一会儿小心伺候着。”

去桃夭院打探夜无烟的行踪?那夜无烟不在这里了。瑟瑟冷冷笑了笑。

夜风漫过,院内一大片蔷薇开得如火如荼。艳红的花海,在淡淡月色下,摇曳生姿。

屋门一开,伊盈香便快步迎上去,低声问道:“怎样,桃夭院可有动静?”

“禀公主,桃夭院里没有动静。屋内一片黑暗,想来江侧妃定是睡了。王爷起先是宿在倾夜居的,据侍卫说,三更时离开了。”伊娜低声禀告道。

“真的?”伊盈香欢快地说道,一抹娇美的笑意在脸上绽开,“那就好!这么说,他们已经成就好事了。”

“公主,你别得意,我看没人会领你的情。”伊娜皱眉道。

“我只要结果,不要他们领情。伊娜,我饿了,准备夜宵!”伊盈香娇笑着坐在榻上,一夜未眠,腹中确实有些饥饿。用完夜宵,该好好酣眠一觉才是。

几个侍女忙碌着往几案上摆夜宵,窗户忽被一阵夜风吹开,伊娜起身到窗前关窗,但见院外蔷薇架下,伫立着一个青衣公子。一双清眸充满兴味地望着满地落花,唇边勾着一丝邪邪的淡笑。

“你……你……”伊娜战栗着问道。但是,一句话没有说完,就见得青衣公子宽袖一扬,一朵艳红的蔷薇如同天女散花般乍开,一瓣瓣花瓣急速向她飞来,准确而迅速地刺到她肩上要穴。

伊娜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便昏倒在窗边。

“伊娜,你怎么了?”另一个侍女快步跑了过去,看到伊娜肩头的花瓣,笑道,“花瓣落到你身上,你也会昏过去?”不及说完,又一朵蔷薇飞来,在落到她肩上那一瞬,花朵乍开,片片花瓣好似利刃,刺入她的穴道。

“啊!有鬼!”室内另两个侍女吓得瘫软在地,不及呼喊,嘴上都多了两朵蔷薇,所有的声音都化为呜咽。

就在此时,房门大开,一个清逸俊朗的青衣公子伫立在门口,夜风从门口灌入,将他的衣衫吹得曼卷。他的脸色有些僵硬,很显然是戴着人皮面具。但是唇边却勾着一抹邪气的笑意,看上去灿烂明艳。

他手中拿着一枝蔷薇,几朵蔷薇开得正艳,夜风拂过,袅袅香气,芬芳弥漫。

伊盈香吓得小脸失色,不知所措,原本要呼救。

“你是不是也想要这朵花?”瑟瑟冷声问道。冷凝的视线从手中艳丽的蔷薇挪到伊盈香的脸上。

伊盈香被瑟瑟眸中的冷意吓到,想起这朵花的威力,立刻闭了嘴,不敢再呼救。她想侍卫来得再快,怕也快不过眼前这个男子手中的蔷薇。

“你……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璿王府,我是璿王的王妃,你若要害我,就是逃到天涯海角,王爷也不会放过你的。”伊盈香颤抖着说道。

“是吗?”瑟瑟勾了唇,冷笑道,“我能进来,就能出去。不过,我今晚也不想杀你,看你模样倒是不错。采花采久了,我倒想尝尝北鲁国的花是什么滋味!”

“你是采花贼?”伊盈香吓得脸更白了。

“什么采花贼,说得这般难听!”瑟瑟撇唇邪笑,从花枝上摘下一朵蔷薇,弹指一挥,花瓣纷飞,便将伊盈香的衣衫盘扣一粒粒摘下。

轻灵飘逸的外衫如同折翼的蝶,从肩头滑落,露出伊盈香白皙细腻的酥肩和绣着鸳鸯戏水的兜肚儿。

瑟瑟衣袖轻挥,将房门关住,低首轻轻嗅了嗅手中鲜花,拈花浅笑着,向伊盈香走来。

“不要,求求你不要!”伊盈香一步步后退,直到身后的床柱阻住了她的退路,她才苍白着脸蜷缩下来。

瑟瑟冷冷瞧着她脸上那深浓的惊恐,她知道伊盈香怕了。原来她也知道怕,怕自己的清白被无缘无故夺去?既然如此,为何要那么对她?她冷笑着,故意放慢脚步,一步一步,凌迟着伊盈香的心跳。

“别,别,别,求求你,不要伤害我,我还是清白之身,我的第一次要留给我心爱的人。求求你,不要,你要别的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金银珠宝,随便你拿啦。”伊盈香一边轻声哭诉着,一边从头上将镶着珍珠翡翠的首饰不断摘下来,捧在手中,高举着,奉到瑟瑟面前。

她的第一次要留给心爱的人!

瑟瑟只觉得她的话,就像是一把盐,撒在了她心灵的伤口上。难道她的第一次就不是要留给心爱的人吗?伊盈香的清白是开在山巅的高贵雪莲,她江瑟瑟的清白就该是开在淤泥里的野花,可以任人来采撷吗?

等等!她的第一次?!

瑟瑟凝眉,伊盈香还有第一次吗?夜无烟这么宠爱她,她还有第一次?

瑟瑟眸中闪过一丝清冷的寒意,唇边却勾着邪邪的笑意,一把扫落伊盈香手中的金银首饰。她以为,清白可以用金银首饰来买吗?

瑟瑟抬手,用手中花枝挑起了伊盈香的下巴,逼视着她和她直视。

“身为璿王的正牌王妃,你还有第一次?说实话,我可不喜欢玩毫无技巧的雏儿。”瑟瑟慢条斯理地粗着嗓子问道。

蔷薇花枝上的尖刺,刺入伊盈香细嫩的肌肤内,刺疼袭来,伊盈香吓得浑身战栗。她毫不怀疑,眼前这个恶魔一样的男子,只要稍微一用力,她的小命就呜呼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虽然是璿王的王妃,但是,却是名义上的,我依旧是完璧。王爷此次回城,之所以带着我,只不过是要用我夺回王妃的位子,让我占着这个位子,好留给他心爱的人。”伊盈香战战兢兢地说道。

瑟瑟眯眼,觉得头脑有一瞬间的停滞。

她不会忘记,如若不是夜无烟带了伊盈香回来,如若不是他搬出北鲁国和亲的幌子,那王妃的位子就是她的。这么说,他带伊盈香回来,只是为了将王妃的位子从她江瑟瑟手中夺走。

瑟瑟怒极反笑,夜无烟,倒真是心机深沉,不可揣测啊。

他这么做,不仅顺理成章,让皇帝和她的爹爹江雁无话可说,而且,名义上,他还为北鲁国和南玥的比邻友好作了贡献。

瑟瑟咬牙,她倒是对他的意中人极感兴趣,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值得他如此大费周折。

“王妃,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胡言乱语?像你这样国色天香的美人,璿王会不喜欢?”瑟瑟冷声说道,伸指,将花枝上一朵蔷薇的花瓣,一瓣瓣扯下。

伊盈香望着一瓣瓣残红从眼前飘落,脸色愈加惨白,声音抖着道:“或许我生得算不错,但是,王爷的意中人比我更美,她就像仙女一样!”

“仙女?她是谁?”瑟瑟冷声道,玉手轻抖,手中花枝乱颤。

“她是……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难不成你这个淫贼要去采她?”伊盈香瞪大了眼,黑眸中恐慌逝去,她颤声道,“就算你杀了我,就算你毁了我的清白,我也不会说的,我不会让你这个淫贼知道她是谁的!”

方才还一脸惊恐怕得要死的伊盈香,一瞬间竟然坚强起来,就为了维护那个夜无烟的意中人?那个女子,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有如此大的魔力。

瑟瑟眯眼冷笑,她为了那个女子,真的连死都不怕了?既是如此,她为何要给她下媚药?难道不怕夜无烟为她解毒,还是为了要别的男人为她解毒,被夜无烟当场抓获,好赶她出府?

“哦?”瑟瑟挑眉,“我也没兴趣知道她是谁,只对你这个小美人感兴趣。不过,既然你是雏儿,我也索然无味了。不过,我可不白在这里蹲守一晚上,还看到你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呢。哎,听说用了媚药会更销魂,我看我去找被你下了媚药的江侧妃好了。”瑟瑟淡淡说着,将手中花枝一撤,转身欲走。

“不许你去找江姐姐!”伊盈香霍地站起身来,说道。

“不许?”瑟瑟伸手,葱白的指捏了一下伊盈香莹白的酥肩,道,“难道你要陪我?但是我对你已经没兴趣了哎。还有,没人解毒,你那个江姐姐会死的啊。莫非你是要害死她?哎,世上竟有你这样狠毒的女人!”瑟瑟讥诮地说道,眸中闪耀着清冷的寒芒。

“我不是要害她死,我只是要她和王爷在一起,你这个淫贼不要去破坏!我不会让你去破坏的!来人啊,抓……”伊盈香终于不顾性命歇斯底里呼喊起来。

瑟瑟眸光一冷,倒是没想到伊盈香也有这么大的勇气。手中花枝一扬,花瓣纷飞,将她身上的兜肚儿和亵裤全部褪了下来。

“原来你想让侍卫看到你赤身裸体的样子?!”瑟瑟清眸一眯,冷声说道。

伊盈香惊呼一声,只觉得身上一凉,所有的衣物都已离她而去。她双臂抱胸,可是护住了上边,护不住下边。小脸上瞬间羞怕交加。

院外响起侍卫奔来的声音,有人在门外问道:“王妃,出了什么事?”

瑟瑟冷冷逼视着她,唇角勾着冷寒的笑意。

“没事,我做了一个噩梦,没事的。你们都下去吧!”伊盈香踌躇片刻,终究还是扬声道。虽然,现下状况已经够她羞怒了,但是,若是被那么多的侍卫看到她这般模样,她会比死还难堪。

脚步声逐渐离去,瑟瑟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来了,对她羞辱得也算够了,手指一弹,一片片花瓣飞去,封住了她的穴道。

清冷的目光从伊盈香纤白的身上掠过,红唇轻勾,凉凉地说道:“小美人的身材倒是不错,不如,我就破一次例,也玩一玩雏儿!”言罢,忽然俯身,凑近伊盈香的身子,唇边勾着邪魅的冷笑。

伊盈香吓得双眸闪耀,泪珠不断滑落,只是穴道被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瑟瑟眨了眨眼,冷笑道:“不过,狠毒的女人,我还真不屑碰!”

她冷笑着,推开后窗,蝶一般飞了出去。

这日清晨,璿王府的气氛和平日明显不同了。

五更还未到,璿王忽然传令,要府内没有值夜的府丁随他到中院的练武场操练。可怜这些好不容易轮休的府丁,一夜好眠就这样泡汤了。

这些府丁,都是随了夜无烟征战边关的银翼军精英,对这样的操练早就习以为常,自然也无甚怨言。以风驰电掣的速度,迅速集结到操练场上,排好了整齐的队伍。

原以为只是金总管带领他们操练,不想竟是夜无烟亲自上场。

夜无烟一身随意的绛紫色袍服,虽没有穿盔甲,但是,浑身上下散发的凌厉王气和霸气,让他们瞬间以为又回到了狼烟四起的战场上。

回京后,王爷一直是温文儒雅的,这般凌厉强势的气势,他们很久不曾看到了。一瞬间,这些府丁被振奋了。

“你们不是一直要和本王对决吗,今日就给你们一个机会,一起上!”夜无烟凤眸微眯,眸底藏着一丝阴霾。

府丁们面面相觑,王爷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吧?以前在边关,虽然经常带着他们操练,但,都不曾让他们有机会和他对决。

今日这是怎么了?一上来就要和他们对决?一个个都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夜无烟身侧的金总管。金总管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儿,别看他生得一脸慈祥,他可是他们银翼军的军师,不仅一肚子谋略算计,武艺也是绝顶。他的一双手,看上去白皙丰润,但是,却是令敌寇闻风丧胆的擒虎手。

对于王爷的喜怒哀乐,他大多时候都是知晓原因的,但是,今日,金总管却眨了眨眼,一脸迷惑的样子,很显然,他也不知王爷到底怎么了。不管如何,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自然不肯放过,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前排的十个府丁,手拿各式兵器,纵身跃起,从不同的方向和角度,向夜无烟攻去。

一瞬间,操练场上,一片刀光剑影。

夜无烟一袭紫影,在刀光剑影中穿梭,从天色蒙蒙亮,一直打到日光普照。

纵观操练场,百来号府丁,全部趴倒在地,虽然没受伤,但已经筋疲力尽,再也爬不起来。

夜无烟一脚将最后一个府丁踹倒在地,拂了拂衣袖,负手凝立。

朝日,在他身后,不动声色洒下淡淡的光影,他逆光而立,如鹰隼般锐利的凤眸,炯炯逼视着眼前的府丁。冷言道:“才回来两月不到,身手就变得如此迟钝。都爬起来操练,不到天黑不准停!”

他转身离去,那些可怜的被留下来的府丁,能坚持操练到日落的,都成了精英中的精英。

拨云见日〖3〗第十一章

瑟瑟从云粹院直接回了桃夭院,她轻功甚好,倒也无人发现她的行踪。换下一身男子衣衫,她躺倒在床榻上,只觉得身心俱疲。可是想要睡觉,却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微风吹,纱幔轻扬,屋子里流动着一股静谧与凝重。

青梅忽而急匆匆奔了进来,跑到瑟瑟面前,轻声道:“小姐,出事了,云粹院那位出事了!”

瑟瑟颦眉,冷声道:“什么事,值得你这般大惊小怪。”

青梅气喘吁吁道:“我听说,方才柔夫人和王爷的几个侍妾一起到云粹院去拜见王妃,结果,小姐,你猜她们看到什么了?”

瑟瑟心知肚明,不动声色地问道:“看到什么了?”

“看到云粹院那位衣衫不整地躺在地上,她的几个侍女也昏倒在地。据说房中没少什么金银珠宝,看样子八成是遭遇了采花贼。没想到堂堂璿王府,竟然还有采花贼进来,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啊!你说那个采花贼,怎么这么大的胆子,璿王王妃他也敢动,我真是佩服死了。”青梅一脸兴味地说道。

“哦?”瑟瑟淡淡挑了挑眉,伊盈香还真够倒霉的,怎么就让柔夫人和那些侍妾瞧见了。这样一来,事情不闹大才怪。

“小姐,你不高兴吗?伊盈香昨夜害你跌下水,这么快就有报应了。”青梅对伊盈香实在没有好感,谁让这个异国女子,夺了她家小姐的王妃之位呢。

“青梅,闭嘴,不要乱说!”紫迷在一旁斥道。

“夜无烟有什么动静?”瑟瑟冷声问道。

“我听说他一得到消息,便匆忙赶过去了。看到心爱的王妃出事,他自然大发雷霆了,而且,我听说,北鲁国的赫连傲天也过去了。”青梅继续聒噪道。

风暖?瑟瑟一惊,倒是没想到风暖会这么快赶到。她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如若是夜无烟第一个发现伊盈香出事,估计就不会这样了。

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冷王盗妃】 或 【侧妃不承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

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

  • 来源:书香云
  • 时间:2019/7/19 20:46:52

定亲八载,苦等四年,等来的他,却拥着另一个绝色女子。一夕之间,她由正妃沦为侧妃。侯门深深,寂寞相守,她不争宠,不承恩。原以为,她助他帮他,和他共患难比翼飞,最终会获得他的爱恋。孰料,他所作的一切,为的只是另一个女子。挑指断弦,远走沧海,陆上海上,静看那一抹素衣翩然的身影,在权谋争斗中,如花般绮丽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