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携款逃妻,总裁挖墙角 > 《携款逃妻,总裁挖墙角》完结版精彩阅读

《携款逃妻,总裁挖墙角》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表时间:2019/10/22 1:01:20来源:微小宝热度:

《携款逃妻,总裁挖墙角》是一本豪门类型小说。全文讲述:南夜桀说的慷锵有力,他一手搭在被子上,紧紧的握着,被子下一直颤抖的女人的手。...

携款逃妻,总裁挖墙角

警察看了身份证,登记了身份信息。

“床上的那位也需要提供身份信息。”

安可在被子里发抖。

这一幕,曾在两年前,她就经历了。

而那一次,并不是在酒店,而是在车里……

那天,安琪说她买了饮料在学校门口的车上,安可就到学校门口,发现某辆车上有很多的饮料,打电话给安琪,却总是忙音。

无奈之下把所有饮料都收进了袋子里,红牛、可乐……

准备要走的时候,车里的人却下来将她拖上车,还甩了她很多钱问够不够,安可急着下车,那人却直接扑向了安可。

她挣扎,却被人用相机在车前拍照。

因为这件事,左桦出国了。

她要被开除,而左桦跑到校长面前,说他是那个车里的男人,只是因为太喜欢她,所以……

她被扣上了援交妹的符号,一直到毕业。

安可以为,已经过去了……

“床上的人,是我未婚妻,不需要吧?”

警察板着脸,再次强调,“麻烦您配合,现在我们对涉黄查的很严。”

南夜桀心里咒骂了某李姓男子百遍,拿起手机拨通了号码。

“喂,我在开会!”

“我不管你在干嘛,立刻让你们工作人员从我住的酒店滚出去!我未婚妻还没睡醒!”

“未婚妻?”

电话被挂断,南夜桀坐在了床上。

“陈先生,麻烦您让您的未婚妻出示身份证。”

南夜桀已经暴跳,他追了安可这么久,好不容易现在看到点希望,绝不能被任何事端闹飞了!

他小声的问被子里的人,“你带证件没?”

安可瑟瑟的发抖,两年前的事情,她以为自己忘了,却记得太清楚……

“陈先生,您的未婚妻叫什么名字?”

南夜桀刚要开口,看着围观的记者,突然什么都说不出,“她,她叫,叫……”

他不能说出安可的名字,不然所有的人都会知道,安可是他未婚妻的事情……

他,不能让所有的人都知道!

感觉到被子里的女人瑟瑟发抖,男人突然抬起头看向警察身后的记者。

“我会让人把我未婚妻的证件送过来,麻烦你们让记者退出房间,另外,这件事我会让酒店的工作人员和在座所有媒体吃官司,一大早以非法手段扰人清梦!”

南夜桀说的慷锵有力,他一手搭在被子上,紧紧的握着,被子下一直颤抖的女人的手。

这女人至于么?这么害怕?

警察身后的小警察接了电话,然后跟站在最前面的警察咬耳朵,谁知,他放大了声,“辰先生,既然您提供不出您未婚妻的证件,我们只能带回警局处理了,不好意思。”

说着,他二话不说的上前,南夜桀一把抓住了他胳膊。

警察脸上一黑,怒斥道,“你这是袭警!”

南夜桀咬着牙,心里再次咒骂了李姓男子千遍。

然后,被扣上了手铐。

安可被扣着手铐的手始终遮着脸,照相机的闪光灯不停的闪烁,比当年多出几倍。

刚到酒店门口,就被人拦下。

“都给我住手!”

正是那位李姓男子,李煜!

南夜桀黑着一张脸,他从来没这么丢人过,被带上了手铐?这人现在来干嘛?看他笑话?

“李局手下都是好警察。”

李煜强笑着,压低了声音站在了南夜桀旁边,“亲弟,到底咋回事?”

手铐被解开,南夜桀脱了外套罩在了安可身上。

这下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他上头条了,还是被警察抓,重点是身边还站着安可!

都知道他跟安可开了房!

陈局看着旁边还要狡辩的手下,怒斥道,“你知道自己抓的是什么人么?知道他进局子后会引起多大的新闻么?”

然而,酒店的另一头,却有一个女人跑了过来,身边还跟着左桦。

不是安琪又是谁?

“安可,安可你怎么样了!”

安琪冲上前,抓住了安可的手。

安可想要抽回,却被她紧紧攥在手心,然后,鲜红的嘴微微张开,“可儿,没钱了跟姐姐说啊,怎么又做这样的事情!”

携款逃妻,总裁挖墙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携款逃妻】 或 【总裁挖墙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携款逃妻,总裁挖墙角

携款逃妻,总裁挖墙角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7/17 22:49:04

“女人,他不要你了,你还是跟我吧。”她以为,自己一定会嫁给二哥……二哥却选择了姐姐……面对渣男的纠缠,他的宠溺,她一步步沉沦,迎来的却是他瞒着她与前女友约会。一次次撕心裂肺,所托非人。“南夜桀,跟我在一起,是为了我身上的遗产吧?”男人笑而不答。“从此,你我再无瓜葛!”南夜桀拥紧她,暧昧耳语:“老婆,话不可乱说,在我眼里你是天,儿子是地,你老公我做一做顶天立地的事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