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单个人现象 > 单个人现象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7章男生日记

单个人现象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7章男生日记

发表时间:2019/10/30 10:25:15来源:微小宝热度:

《单个人现象》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我成了林少的信使,虽然很不情愿,从第一封信到现在的第十封,同时垃圾桶里以同样的速度递增,而翟慧每次只是默默的收下,然后原...

单个人现象

很多的生活无法把握,很多的命运不能逃脱纵然未来无法预知,我们依旧努力,却无法坦然面对明天的猝不及防,为了拥有回忆而不断尝试,新旧交替的轮回永远被回忆牵绊,所以不能走远,越长大越不安,越长大越孤单,积累了太多属于你的和不属于你的罪过步履蹒跚,就算人生本身一场苦难,活着不过是为了向痛苦赎罪,就算只有一天也要地走下去,不屈不挠,因为我们的存在已然是个事实,难易曾经,不如像溯命碎月一样叛逆着,逆着生命蔓延而上,拼凑好没有灵魂的碎片——

小时候我问我妈,为什么我总是一个人,一个人上学,一个人下课,一个人上提高班,一个人玩耍。我妈给我的答复是,习惯就好。那么多年我想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大不了的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在校长办公室那么坚定的选择住校,然后毫无缘由的扔掉了所有的电子设备,我讨厌的视屏里诡异的笑声,标准的美式发音,以及无聊的习题,却又身不由己,我还没习惯,或许一个人的日子根本就不该习惯。

第一次泡面,看着圆形的桶装塑料不知道如何动手,肖奕很霸道的要过我的桶面,把自己泡好的方便面给我,我记得!

第一次在学校过夜,我躺着硬固的床板辗转,肖奕拉着我爬上楼顶哼唱了一晚上的歌,第二天我看见他满眼的血丝,我记得!

第一次在食堂吃饭,肖奕挤着长队,隔着两排人群送来早餐,我记得!

第一次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我记得!

“苏浅,什么事?”很臭屁的口气,

“那个,你找肖奕有什么事情吗?”我低着头,

“噢,没什么,就是想警告他离翟慧远点!”

“这个我跟他说吧,他这几天身体一直不怎么好。”我解释道,

“怂人!对了我这有份东西帮我交给翟慧吧?”林少笑着把一个漂亮包装的纸包放进了我的口袋,不由分说。

“暧!我说你啊,八婆,能不能每次不要往一个地方捏,你看看我这都快被你拧出茧,再说这么好的皮肤你也下得了手,真不知道怜香惜玉!”肖奕又被翟慧管教了,同桌在一起不到一个月,吵过的架胜过一年的夫妻,

“谁叫你上课又睡觉啊,口水流了一大片,还有拜托你上课睡觉不要打呼噜行么?”这种针锋相对的场面,几乎是家常便饭,

“苏浅,干嘛去了?”肖奕说这是他的终极战术,忽略对方的存在,使她的所有攻击犹如石沉大海,“你怎么不早点回来,我差点没被那八婆拧死!”当然他是小声说的,

“还有我今天上课有打呼噜吗?”

“好像没注意!”眼光掠过翟慧,正气鼓鼓的看着肖奕,

“对了,翟慧,有你一封信!”趁机把信扔给了翟慧,

一场风波得以平静。

我成了林少的信使,虽然很不情愿,从第一封信到现在的第十封,同时垃圾桶里以同样的速度递增,而翟慧每次只是默默的收下,然后原封不动的扔进垃圾桶里,这对我来说毫无关系,我只是想这件事情就这样安静的发生和消逝,我希望有一天林少会放弃,但结果总不遂人愿,而且似乎不那么安静,塞翁失马,我的灵魂里是住着阿Q的吧,我自嘲地想~~~

林少事件

概率,又称或然率、机会率或机率、可能性,是数学概率论的基本概念,是一个在0到1之间的实数,是对随机事件发生的可能性的度量。这是一个很不负责的词汇,它讲究事件的随机性,所谓的天意便是一切概率统计的终极解释。比如说我知道肖奕上课睡觉的概率为90%,翟慧掐肖奕的概率为100%,似乎是个不可亵渎的固定组合比例,而那天只能用天意解释了。

天知道地理老师是怎样从赤道本初子午线过渡到摩托车山地越野拉力赛,滔滔不绝,而且似乎没有停止的趋势,翟慧的提醒也第一次有了实质性的效果;对此我并无多少兴趣,我开始想黑洞网吧,不久前我偷去过,永远劲爆的音乐,DJ恰到好处的打碟,吉他手有这飘逸的长发,这一切与我所在学校见到的截然相反,我点来酒水依旧安静的坐在角落,我看见吉他手向我招手,我鼓起勇气走向疯狂的人群,鼓手敲完最后一个节奏时我听见有人叫我,

“苏浅,苏浅!”我竟然看见肖八,"你怎么也上课睡觉了?”现在我终于明白肖奕为什么如此热衷于上课睡觉,确实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你看外面!”肖八指着窗外,是林少,该死的是旁边的正是肖奕,我惊恐,往外跑,

“小子,帮我把这信交给翟慧”林少挽着肖奕的肩膀,装作很亲密的样子,肖奕双手靠着栏杆,不发一言,这是一种很恐怖的征兆,要知道海上暴风雨往往出现在风平浪静的午后,肖奕终于看了一眼林少,依旧没有说话,接过信开始往教室走,林少甚至没有反应的时间,剩下一个人尴尬,这是他意料之外的概率,不出我所料肖奕开始趴在桌子上睡觉,林少竟也回了教室,我缓了口气,至少相安无事。

“八婆,给你的”肖奕把信推给翟慧,“不要兴奋,本大爷可没时间写这些无聊的东西!”

“就你那破草体字,我怕看了恶心”翟慧当然不甘示弱,

“这叫艺术,你是不懂的,像你这种没有艺术细胞的人怎么能体会到它的奇妙!”

“哟,难不成你成天上课睡觉也是一种艺术行为,这个我还真不懂。”这种对话不下百次,

“看你的信吧!看看那傻大个写了什么恶心的东西!”肖奕或许有些嗔怒,

“好啊!”翟慧爽快的打开信封,这节课翟慧没有用笔捅肖奕,因为他没有睡觉,是最枯燥数学课堂,我可以很轻松的解出数学试卷上所谓的压轴题,却无法解释这种反常现象,我问肖八说怎么回事,他给的答案很简单,耸了耸肩,摇了摇头。

运动会前期预热是篮球,这是个奇怪的事情,我想当年詹姆斯.奈史密斯发明这项运动时断然不会想到它会在这个古老的文明古国如此盛行,而那年神乎其神的中国蹴鞠也不会想到中国足球只能混到这个地步。

我想肖奕是天生的运动奇葩,带着刚学会运球的肖八和老闻竟然也一路过关斩将,他们大多从农村考入小城,每个人都有惊人的体能,甚至连干四小节,在最后时刻仍然不遗余力的快攻,抢断篮板,而二班凭借他们体育生占居全校60%的优势,轻松进入决赛,冤家路窄,我只能这样解释,雷导在班会上数次表扬肖奕后也不忘说一句最后一场尽力而为,因为我们得到的积分足以在运动会上拿个好名次,况且二班简直是原班校队阵容,我们犯不着以卵击石。

事实上在这段时间内发生过很多的事情,比如说肖奕上课不再睡觉,而是安静的看地里杂志,翟慧应约了一次林少的邀请,林少在教室门口叫她出去,当时全班人都在,肖奕对此视而不见,被翟慧提醒时不再叫八婆,然后大吵大闹,他开始在老师上课的时候冒出几句搞笑的话,然后大家笑作一团,被老师扔粉笔头时装作很狼狈的闪躲,他每天晚上拉我和篮球队员训练到吹熄灯号,他说篮球靠得是感觉,他似乎在表现什么又或许在预谋什么,这些我不得而知,相对来说我倒是更喜欢现在的肖奕。

决赛如期而至,只是天气有暴雨的趋势,学校本意是停止,但无奈两队队长强烈要求,也就是林少和肖奕,那天雷导亲自督阵,二班甚至组织了训练有素的啦啦队,这次比赛他们势在必得,这是二班班主任的原话。

“规则不用我多重复,你们也算是身经百战,中线吹哨抛球!”裁判吹哨后肖奕凭借优秀的弹跳力抢到第一个球,快攻得分,林少给了个很酷的手势我没看懂,四周开始聚集围观的人群,双方啦啦队的加油声响彻整个校园,第一节竟以平局结束,

“辛苦了,给你!”翟慧递过毛巾和水给肖奕,

“哟,这么客气了!恋爱中的人果然是不一样啊?”肖奕擦着汗水说道,

“什么?”翟慧诧异,

“苏浅,给接着!”肖奕把水抛给我,转身去篮球场讨论战术,

“他怎么了?”翟慧转向问我,

“不知道啊,怎么有什么奇怪的么?”我摇摇头,

“没什么,最近你们都在忙什么?”

“练球还有跑步啊!每天晚上到熄灯,肖奕规定的。”我笑笑,

“好球!”周围的人开始鼓掌,在三个人联防的情况下依旧能换手上篮,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林少以一个大一新生的身份成为校队主力,三节下来我们比分明显大比分落后,最后一节,对方完全没有给我们一点转胜的机会,全场防守,双方拼尽了全力,应该算是平手,比分差距保持在了第三节的数字。雷导拍着肖奕的肩膀,并无半点败意,而林少似乎不是那么好的心情,虽然最后一个球是他们压哨得分,从第一节开始肖奕就开始对他单防,结果颗粒无收,除了第三节的一次换防得分,在肖奕的防守下他几乎寸步难行,我想这就是肖奕的最终目的吧。

“苏浅,林少找!”我怀疑林少是不是有写信癖,这么现代的年代,依旧古典的作风,似乎也没有与众不同,

“翟慧不是已经是你女盆友了么?怎么还要我送情书”我终于开始抱怨,

“谁告诉你的?那有的事,这是给肖奕的,你告诉他,务必应约。”那天是周末,接过信后我便看见林少发动摩托车绝尘而去,凭我的直觉,那辆车应该价值不菲。

一切似乎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翟慧的赴约,肖奕的反常,以及那一封信,有时候我想我只不过碰上了那个天意概率值。

单个人现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单个人现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单个人现象

单个人现象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6/14 17:35:32

再怎么喜欢又怎样,相隔那么远的距离,也许是永远也到达不了的梦境。被别人不经意的一个动作惊醒,然后还是得揉揉睡意正浓的双眼,整理慌乱不堪的现实,那个计划早已赶不上变化的莫测,意外永远在我的意料之外,譬如说这次挂科;譬如说不经意遇见然后相知的人;譬如说被踢出九大行星的冥王星;过半的大学生活,不堪回首,那一次决心被意外的中断,然后知道了生活没有特定的轨道,那么多的交叉口不是虚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