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嫁春风 > 嫁春风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嫁春风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12/11 13:57:02来源:阅文热度:

《嫁春风》是剧情极佳的青春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姐姐,为什么不告诉她?让爹来接我们。”...

嫁春风

  “救命啊,快放我们下来!你这个疯子、坏人,我们好心救了你,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恩人……”

  姐姐的喊叫声吵醒了我。

  我真的在半空中飘荡。

  我们被这个疯子绑住双手,挂在树枝上。

  姐姐说的没错,他恩将仇报。

  他看见我也醒了,好像对我更有兴趣,“你怕不怕?”

  我想他也许是在试探我,他练个什么功,怕自己没有练成,反复想确定。

  但是不能让这个小姐姐知道。她这么尽心地保护我,要是被她知道弄丢了妹妹,她有可能不敢回家,小小年纪,或者四处流浪,或者回到家被爹责怪,负疚一生。

  我哇地一声哭出来,还真地就挤出了眼泪,“姐姐……姐姐……”

  她急了,“我们不跑了,你不让我们回家,要是被我爹知道了,你肯定跑不了的!”她边吓唬他边哭,“我爹肯定会知道的,他已经派人在找我们了……你最好对我们客气点……”

  被一个小孩吓唬,疯子有点气了,他飞快地点了她的某个穴位,小姐姐便耷下了头。

  “吵吵闹闹哭哭啼啼真是心烦。”

  他对我狠狠地瞪了一眼,我便不敢做声了。

  “你是谁,从哪里来?”他问我。

  呃,我还想问他呢,他怎么能问我!他都不知道我从何知道?老天,你真会开玩笑。

  “不说?还是不知道?”他脸色变。

  “你叫她姐姐,不可能……不可能……”他说着说着变为自言自语,从怀中拿出一尺绢布,仔细看了看,又放回怀中,盘腿开始练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被人掐住喉咙的样子,全身开始不住地抽动。两次了,上一次我仰视着,这一次我俯视着,他重复了一次痛苦的过程。

  然后,他张着嘴,仰面倒在地上,两只手放在喉咙处,保持这个姿势动也不动了。

  我们两个,还被吊挂着,怎么下来啊。

  你,你倒是把我们放下来再昏死啊!

  手举得好累,我试着动了动,不足以拉下树枝,也无法大幅度摆起来。可恶啊,真可恶,他要是一天不醒来,我们就在这里曝晒一日,十天半个月的肯定死定了。

  我在心中祈求老天爷,快点出现转机吧,哪怕路过几个人都好,将我们救下来。

  胳膊上麻麻的感觉传遍了全身,这个小小的身体不知道这些日子都经历了些什么,太难支撑下去了,我好像……也要昏死了……

  雷声滚滚,天地像要炸开一样。

  雨水猛烈地冲刷在我的身上,好冷。电闪雷鸣的黑夜。

  我又冻又饿。惊觉自己倒在地上。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清,我的手还被绑着,还系在树枝上。

  莫非,雷电劈开了大树,救了我们一命?

  我摸着树枝上的结,还好是个活结,一下一下地扯开了布条。

  “姐姐。”“姐姐?”

  胡乱地摸着,竟摸到了那个疯子的身体,他还没有醒。

  “妹妹。”小姐姐也醒了。

  我准备循着声音去找姐姐,突然想起疯子塞进怀里的一尺绢布,不知道他练的什么功法,不过一定是和我的转生有关的秘籍。我摸到他的胸口,探了探,还真的触到质地轻柔的布。

  “妹妹,你在哪里?”

  小姐姐也在找我。我将绢布扯出来,胡乱地揉成一团,塞在自己怀中。

  摸到小姐姐的手,我们俩都冷得发抖,这夜里,风大雨大,我们又累又饿。

  “那个坏人呢?”

  “像白天那样死了。姐姐,我们快走吧。”

  虽然看不见路,但我们迫切地想离开,就强撑着胡乱地走吧。

  天亮的时候,雨停了。

  我们俩昨夜竟然倒在草丛里睡着了。

  天真是蓝啊,可我全身没有一丝力气,人昏昏沉沉的,我想我开始发烧了。

  “哟,这里有两个小孩。”我听见有人发现了我们。

  昨日那样的夜,我们俩走不了多远,可竟也胡乱地走出了睁着眼走不出的林子,只希望不要被疯子找到就万事大吉。

  一个妇人将我们带进厨房,端了一点热粥给我们,又为我们生了一堆火。

  我感动得稀里哗啦,这就是人情啊。

  “快喝吧,喝了会暖和点,烤烤火,把衣服烤干。”

  粥是放了姜片和葱白熬的,喝下去能逼走不少寒气。小姐姐道着谢,与我对视一眼,开心地吃起来。

  “你们是谁家的小孩,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将碗里的粥喝得干干净净,胃里装满东西的感觉真幸福。妇人的问题,还是由姐姐来回答。她说:“我和妹妹出来玩,迷路了,回不去了。”

  “这样啊……那你记得家在哪里吗,爹娘叫什么?”

  小姐姐有点防备,“请问这里是哪里?”

  “这附近是小南隐谷,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什么人家……我看你们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孩子……”她顿了顿,可能对我们的话有点质疑,不过还是热情地接着说:“……要真是迷路乱走过来的,估计家离得不是很远,告诉我,兴许我还知道,给你们家里带封信去,让他们派人来接你们。”

  是啊,我也想知道呢,小姐姐快说吧,我们是谁家的孩子。

  小屋外传来声音,像是在喊谁,妇人笑说:“我们当家的回来了,你们俩烤着,我去去就来。”

  “姐姐,为什么不告诉她?让爹来接我们。”

  “我还不知道她是好人坏人。”

  “给我们粥吃肯定是好人。”

  “你忘记了,昨天那个坏人也是装作好人骗我,还有,我们出山庄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坏人,刚开始不都是装作很好的样子……”

  小姐姐离家出走一次,遭遇好像有够悲惨。

  她端过小凳子,趴在窗户那里看着外面。我摸了摸胸前的衣襟,昨夜慌忙塞进的绢布还在。趁小姐姐没注意,我赶紧拿出来。

  “禁术十二,唤魂。”

  这是禁术。隐术里最狠的一种。我心中一颤。速读。

  这里记载了怎样将别人的灵魂唤出,以及如何调换他人的灵魂。被调换的灵魂记忆可以被消除,由施术人掌握。

  练此功需要将人埋在土中,难怪我醒来时以为自己是从地里长出来的,那个疯子所谓的“练成了”就是指唤魂术。他反复问我还记不记得自己是谁,这关系到他能不能掌控我。

  可是这是禁术,他的两次昏死证明了禁术之禁的理由。

  这绢布有着毛糙的边角,像是被从哪里撕下的。我脑中涌现出模糊的绢布的延展,被撕掉的一部分,是使用禁术的禁忌。我不知道我的眼中为何会看到没有的东西,但是心中下了一个判断,这仅有的一点绢布根本就是坑爹的东西。只讲了利,没说害,那个疯子不知,他迟早会害死自己。

  我心中一动,将绢布扔进火中。看着它很快地被火席卷。

  “妹妹,你的衣服烧着了吗?离火远点。”

  “哦”,我一边应着,一边拿起干枝扒了扒,让绢布燃烧得更彻底。

  烧了这害人的东西,就不会再有傻子变疯。

  姐姐趴在那里看得津津有味,我也端了小凳子,踩着抓上窗棂,露出两只眼睛看外面。

  这户人家的当家的一看就是个猎户,进山打了点野味,砍了两担柴回来,夫妇俩将淋湿的柴仔细摊开,女人帮男人理了理头发,擦了擦汗。

  我看的时候,他们正在擦汗,说着话。

  小姐姐说:“以前,爹每次练完拳术,娘就是这样为他擦汗,看上去真幸福。”

  这猎户夫妇的男女之间的幸福她还不懂,她口中的幸福无非是自己的娘和自己的爹在一起。她有多不喜欢爹的新娘子,离家出走遭了这么多罪还苦苦撑着。

  “姐姐,我们回去吧。”

  我要动摇她,其实早在我刚活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些动摇了。我们这个年纪还不足以闯荡江湖,没有本事怎么混。

  看猎户夫妇的样子像是要进厨房来,我们赶紧从凳子上下来,搬到火堆前坐下。

  着实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他们进来,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厨房的门是半掩着的,我将脑袋偷偷伸出去,只见猎户夫妇抱在一起,倒在地上,已经死去。

  背对着我的正是那个头发凌乱的疯子。

  在他面前,落下一个面目狰狞的人。不,那是他的面具,寻常之人要是带着这样的面具,不是为了吓唬别人就是为了遮掩自己。

  “堂堂小南隐谷谷主,竟对付手无寸铁的猎户,可笑可笑。”

  小南隐谷……这个疯子竟然还是谷主……

  疯子往后退了一步,想必是很怕这个面具人。

  “三少,此等闲事不劳你管。你就当没看见吧!”

  “想让我装作没看见,那你还不赶紧走?”

  疯子的脚步犹豫了一下,他转头看向厨房虚掩的门,我吓了一跳,赶紧缩回头。姐姐蹑手蹑脚地走到我身边,抓紧了我的手,想必她也听到了门外的声音。

  我的心跳得很厉害,就快要冲出胸膛。那狰狞的面具不断地在我眼前闪现,我应该不是被这面具吓到的,可是说不上来为什么。

  

嫁春风

嫁春风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2/1 6:07:27

两年前被毒害,死不瞑目,两年后重生,只剩一点隐约的记忆。  凭借零星的线索追查自己的身份和死因,  越追查越迷惑,越了解越悲伤,究竟真相如何?  前世今生,爱的人,恨的人,错信的人,阴谋阳谋层出不穷,  重活一世,她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吗?  *******  第一人称,带悬疑,融入异能玄幻却不深究,只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