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一场浮生恨相离 > 一场浮生恨相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一场浮生恨相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0/2/22 5:00:51来源:微小宝热度:

《一场浮生恨相离》是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情浓之时,夜阑哑着嗓子在沈沉雪耳边喘息着问:“我是谁?嗯?说话!”...

一场浮生恨相离

  夜阑自然知道这只是毒发时的正常反应——相思引里掺了他的血,沈沉雪毒发时自然会对他动情。

  虽知道如此,可沈沉雪低低呻吟着环住他的身体时,夜阑还是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

  继而便是燎原的欲望。

  他本就不是节制之人,当即便把沈沉雪压在了身下,肆意疼爱。

  情浓之时,夜阑哑着嗓子在沈沉雪耳边喘息着问:“我是谁?嗯?说话!”

  沈沉雪迷蒙着眼睛扶上男人的脸庞,喃喃的说:“子尽哥哥,你是子尽哥哥……”

  沈沉雪被夜阑黑着脸从水牢抱出来的时候已经昏厥过去了。

  男人看着怀里的小丫头,恨得咬牙切齿,滔天的怒火差点儿把千江楼都烧了。

  该死的!这女人,竟敢把自己认成别的男人!子尽?真是该死!

  男人心里想什么,沈沉雪自然不知道。

  夜里风寒,她身上衣服又单薄,被风一吹,便不自觉的往男人怀里挤了挤,“好冷……”

  夜阑冷哼一声,本想讽刺几句,可看着沈沉雪苍白的脸色,停了一瞬,还是把身上的大氅解下来披在了女人身上。

  哼,等你醒了,看我怎么和你算账!

  是夜,引翠阁。

  “贱人!贱人!到这时她竟然还敢勾引夜阑?!”

  翡雨将桌上的茶盏碎了个干净,眸中射出摄人的光,恨不能把沈沉雪千刀万剐。

  一旁的小丫头见她阴沉着脸,眼神一转便想到个主意,上前轻声道:“姑娘,既然楼主说沈沉雪是药人,您何不就将她当作药人呢?听说着寒磷之血最是滋补,姑娘何不……”

  最后几句话只落入了翡雨耳中,良久,翡雨脸上才慢慢出现出个笑。

  阴狠的想,沈沉雪,既然你不要命,也别怪我不给你留情了。

  -

  这天夜里不大平静,住在引翠阁的翡雨姑娘突然急病昏迷,夜阑请了无数大夫,均是束手无策。

  男人急的脸色阴沉,将摇着头的大夫一脚踹了出去,怒声道:“既然医不好翡儿,你们还活着做什么?!”

  剩下的大夫连大气都不敢出,都知道翡雨姑娘是楼主心尖上的人,谁敢在这个时候去犯忌讳?

  只有角落里獐头鼠目的那人上前一步,一脸鬼祟的说:“楼,楼主,翡雨姑娘气血虚弱,当下能保命的东西,便只有寒磷血了……”

  夜阑脸色一沉,目光如刀一样朝着他划过去,那人却不见退缩,继续道:“寒磷血能解百毒,若是楼主舍不得……那,那我们,也没有别的方法了……”

  众人见有出头鸟,高兴还来不及,纷纷附和着。

  夜阑看了眼榻上脸色苍白的女子,皱着眉心疼至极。不再犹豫,沉声骂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沈沉雪带过来?!”

  下人动作很快,直接将刚睡下的沈沉雪绑了过来。

  沈沉雪刚被他欺负一番,脸上还带着春情倦色,垂着眼睫的模样,乖巧的有些勾人。

  看到夜阑,抬抬眼:“干嘛?”她嗓子刚才叫哑了,说话时沙沙的,每一个字都落在夜阑的痒处。

  无论他心里如何怪罪她的父亲,这丫头,从模样到性情,都很合他的胃口。

  “翡儿要用寒磷血。”

  “啧,夜大楼主,你怕是不知道什么叫做竭泽而渔罢?”她是个人,有多少血能供得起他们两人这样挥霍?

  沈沉雪有些讽刺的想,千年的人参还得装在绒布盒子里好好供养,自己这待遇,怕是连棵药材都不如。

  夜阑看了她一眼,将她手腕一翻,重重划下去。

  鲜血顿时溢了出来。

  沈沉雪脸色苍白,看着夜阑,讽刺道:“夜楼主好大方!拿着别人的性命送人情,果然豪杰!”

  她刚被夜阑下了相思引,连恢复的时间都没有。这时若是再失血过多,必死无疑。

  夜阑正为翡雨的病焦急着,听她这样讽刺,毫不犹豫便是一巴掌抽到她脸上。

  “闭嘴!你是我千江楼的药人,我想如何‘用’你,便如何用你!”

  沈沉雪被他话里的轻视刺得一痛,顿了顿,垂下眼睫。

  每每夜阑让她伤心,她都会告诉自己,这是父亲与药王谷欠他的,是自己欠他的。

  她要还债。

  可是心却不能不疼。

  她苍白着脸,看着源源不断的流出的血,想,夜阑,你什么时候才能原谅我?

  我已经很累很累了。

一场浮生恨相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一场浮生恨相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一场浮生恨相离

一场浮生恨相离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12/2 14:40:59

她,药王之女,寒磷血的唯一继承人;他,千江楼主,叱咤风云的江湖尊主。一味毒药将两人命运交织到一起,她因身怀寒磷血被男人炼作解毒药人。解毒,治病,值得好身上的伤,却医不了心中的恨。沈沉雪:夜阑,我心中曾有过你,可是我累了。夜阑:沈沉雪,即使是死,你也只能同我在一起!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尽天下药石,不能救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