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 > 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表时间:2020/3/27 13:38:08来源:有书阁热度:

《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是文笔极佳的豪门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我景芷桐发誓,我从未对你下药,而且我要是把昨晚的事情告诉除你我以外的第三人,我天打雷劈,出门被车撞死,这一辈子都不得善...

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

“我告诉你,你既然敢做这样的事情,就要承担后果!”封擎强硬的分开了她的双腿。

他这一举动可把景芷桐吓坏了,她连忙喊着,“封擎,我保证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就当什么都发生过一样,我会忘的干干净净,我发誓!”

“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的鬼话连篇?”封擎嗤笑一声,继续着手里的动作。

“我景芷桐发誓,我从未对你下药,而且我要是把昨晚的事情告诉除你我以外的第三人,我天打雷劈,出门被车撞死,这一辈子都不得善终!”

恶毒的誓言从景芷桐的小嘴里吐出,她三指并拢,眼神里的认真让封擎都惊了惊。

这女人是认真的?

景芷桐冷笑,她怎么可能会再次和这种男人扯上关系?她一定要扭转前世的悲惨结局!

一想起那个女人,景芷桐眼神就染上了阴翳。天可怜见,老天爷居然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纪诗音,你给我等着!

景芷桐低垂的脑袋,模样看起来有些乖巧,其实是掩饰住了自己眼中难消的恨意。

封擎看着她白细的颈部,肌肤如雪,上面还有自己留下的狼藉吻痕,整个人像是朵羞答答低垂的百合一样。

“这么毒的誓言,那你可得好好的要遵守承诺了。”封擎声音微哑,眼前低眉顺眼的女人,让他心中的欲火又给勾了起来,看着景芷桐的眼神更加的赤裸裸。

景芷桐这时候才察觉俩人坦诚相对是那么的暧昧,脸上红的像是要滴血一般。

男人的身材是那么强壮有型,是久经运动后锻造出来的完美比例。

他体力有多棒,就凭着自己身上的酸痛和痕迹,景芷桐都能感受得到。

可是这样的男人……她一想到他跟纪诗音之间的暧昧,就觉得恶心!

“放开我!封擎你不是很嫌弃我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发情的野兽有什么区别?”景芷桐嘲讽的开口。

景芷桐不曾想过,自己竟然会搬出纪诗音过来刺激这个男人。

上辈子封擎醒来后,对她只是满满的厌恶,更加不可能会有现在的举动。如果能选择的话,景芷桐多希望自己能选在昨晚那一切发生之前!

封擎勃然大怒,冷笑一声,“你也知道我嫌弃你,还做出这么下三滥的事来?”

“你不是喜欢纪诗音吗?那你现在的行为对得起她吗?”

说着说着,景芷桐不禁红了眼,心中的屈辱感更盛了。纪诗音就是封擎心中的朱砂痣,白月光,她连给纪诗音提鞋都不配对吧?

景芷桐是景家私生女,十六岁的时候才被寻了回来。没有接受过任何所未上流社会礼仪教导的她,被拿来比较最多的就是纪诗音。

纪诗茵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很容易激发男人的那种保护欲。她和封擎关系极好,亲如兄妹,所以景芷桐也是拿她当妹妹一样疼爱的。

从她第一次认识那个文静浅笑的女孩儿,景芷桐一直对她关心有加,哪怕她从来都没有比得上过纪诗茵。

可是没想到是她对自己有那么深的仇怨,甚至杀了自己!

临死之时,景芷桐走马灯似得回忆了自己的一生,恐怕一开始的时候,纪诗音就存了陷害她的心思。

所有的人都认定,是她用了下药这种下三烂的招数才和封擎发生了关系,封擎是迫于无奈对对她负责任的;是她心狠手辣,为了把纪诗茵从封擎身边赶走,找人过来玷污那个纯洁善良的小女孩儿;把公司的机密透露给竞争对手;最后还恬不知耻的毒死了最疼爱她的封爷爷……

她在所有人心中就是这样一个鄙俗不堪,心肠歹毒的女人。景芷桐一直认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所以就加倍的让自己成为更好的能配得上封擎的女人。可如果一个人讨厌你,无论你努力的再多,在他眼中,都是别有心机。

这一辈子,她对谁都不会再主动交付真心了!

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婚不可欺】 或 【总裁】 或 【别乱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

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12/3 1:38:08

虐恋总裁久别重逢精彩章节预览凌晨三点钟的医院走廊,寂静的有些吓人。“老公你听我解释,我到房间的时候,爷爷已经倒在地上了,他……”景芷桐死死地抓住封擎的手臂,哽咽的声音里带着难以自控的悲伤。封擎奋力一甩,力道之大,让景芷桐一个踉跄,直接摔倒在地上。封擎低头看着梨花带雨的女人,语气里透着狠厉:“景芷桐你等着,我要让你给爷爷偿命!”景芷桐死死的抓住封擎的裤脚,抬起头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委屈和乞求:“真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