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侯门商女 > 完结文《侯门商女》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完结文《侯门商女》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20/2/15 18:40:19来源:阅文热度:

《侯门商女》是一本乡村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说完,贤广大摇大摆地走了。润苍朝苏院士坏坏一笑,将长枪弯起,又出其不意地向前一伸,枪头正好贴着苏院士的鼻子,众人一片惊呼...

侯门商女

  梅家重回京城,梅凤梧重新得了势,前来拜访的达官贵人立刻多了起来,从早到晚,川流不息,马车将宽阔的街道堵了个水泄不通。

  “哼,趋炎附势的小人。”润苍晨起便在院中练习长枪,往来不断的客人原以为他是护院,只匆匆一瞥便走了,后来得知他是梅国公的大公子,梅家的小二爷,便立刻围成个圈,对他的武艺啧啧称奇,往往是润苍动一下,惊叹声就响一下。扰得他将长枪往地上一杵,暗自骂了一声,转身便走。

  “小二爷请留步!”一个年老却透着油滑的声音叫住了润苍。

  润苍回头撇了一眼,见是个穿着蓝色锦缎长衣的老头儿,两手握在胸前搓着,眯着一双三角眼正含笑看着他。

  “何事。”润苍自小就看不得这样的表情,心中已将他八辈祖宗骂了个遍。

  “小二爷身手如此了得,真不愧是国公爷的公子,有小二爷这样的后生才俊,实乃我国家之大幸……”

  “有屁就放。”润苍的耐性已经用完了,他瞪着一双微微吊起的凤眼,眉头紧皱,手中的长枪似要直冲而出。

  那老头儿闻言一愣,周围的人也都有了片刻的愣神,谁也没料到国公府的公子说话竟如此粗俗。

  润苍看着他们仿佛受到莫大侮辱的表情,冷笑了起来:“看来老丈是没什么事儿,那容晚辈告退。”此时他倒拽起文来了。

  “二弟,你看你又吓着人了。”一个洪亮明朗的声音自人群之后响起,一个青衣少年款款而来,眉目俊逸,高高束起的发辫随风飘着,周身散发着英挺逼人的气魄,人们立刻自动让出一条路来给他。

  “大哥。”润苍见来人是贤广,规矩地施了一礼,“我可没不让他说话,不过他好像突然忘记要说什么了。”

  贤广早就站在回廊里听了一会儿了,反正也是闲来无事的早上,不如和二弟一起逗他们一逗,反正这些人的嘴脸他也瞧够了。他撇了一眼蓝衣老头,认出这人竟是永安城内赫赫有名的植坤书院院士,心中便知道他次行的目的了。

  “苏院士想必是看上了二弟的非凡武艺,想要栽培你,你又何必为难于他。”贤广挑着眉眼,一手径自揽住苏院士的肩膀,将他的肩骨抓得生疼,朝润苍露出一口白牙。

  见他如此举动,本以为是来解围的苏院士和众人又都重重吸了口气。

  润苍知道大哥手下的力道,得意地笑道:“大哥教训的是,润苍知错了。敢问苏院士,您老人家可是要指点我的武功?”

  精瘦的苏院士看着眼前这两个阎王,心道这国公府里的公子毕竟是在乡间野地里生养,自是些粗野之人,不可与之一般见识!只是今日不知哪里得罪了二位公子,让他们处处为难于他,植坤书院怕是无缘与他们牵上线,进而拉拢国公大人了。

  植坤书院是京里有名的书院,许多氏族公子娘子都为书院名额争抢不休。他多年来游走在权贵当中,自然养成了逢迎拍马的习惯,京里的贵人们都很吃这套,也对他也尊敬有加,只是他不知道,经历了起落的梅家公子看多了人情冷暖,长在真性情的市井江湖,又是火爆脾气的年纪,自然对虚伪逢迎那套看不惯,不上来老拳一顿依然是最大的风度了。

  “看来苏院士果真是忘记了想说什么。”贤广看到苏院士提溜乱转的小眼,心知他在腹诽自己,也懒得再理会他了,“既然如此,便送客吧。苏院士,各位大人,请容晚辈告退。”

  说完,贤广大摇大摆地走了。润苍朝苏院士坏坏一笑,将长枪弯起,又出其不意地向前一伸,枪头正好贴着苏院士的鼻子,众人一片惊呼,苏院士更是吓得眉角滑落一滴冷汗。

  “你……你!”苏院士被他气得不轻伸出手指着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润苍裂开嘴,笑道:“院士慢走。”便随着贤广的步子晃晃悠悠地走远了。

  “顽劣至极!”众人对这梅家二公子下了个定义,便也没趣地散了。

  中午,梅凤梧和升为刑部侍郎的梅锦堂下朝回府,得知自己的儿子合起伙来欺负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院士,顿时火冒三丈,让两个臭小子双双在祠堂跪了一下午,晚上将他们叫至跟前,问他们是否知错,二位公子对视了一眼,表示自己做错了,没把那苏院士当场气哭的确是自己技不如人,以后定当再接再厉。梅家二老爷一把拍碎了八仙桌的桌面,让两个孽子再回祠堂跪着,不趴下不准出来。

  于是,梅贤广和梅润苍在祠堂一跪就是三天。最后梅啸梅老爷子心疼孙子,赏了梅锦堂和梅凤梧一顿乱棍之后,将孙子从祠堂里抬了出来。

  儿子受罚,最心疼的便是母亲,庄氏和李氏摸着儿子的俊脸垂泪,另一只手却狠狠打了他们的背脊,骂道:“还是这般小孩子心性,娘都白教你了!京里不比他处,须得处处留意,不可落人口舌,即使再看不惯,也须得保持谦恭。何况这苏院士是赫赫有名的植坤书院的院士,是尚书面前都说得上话的人,你们这般非难人家,是在将你们的父亲推上风口浪尖,你们这般怎是我梅家教养出来的孩子!”

  贤广和润苍知道在京里应收敛性子的道理,可毕竟初来乍到,又年轻气盛,看不得这些矫揉造作,脾气一上来就有些压不住。但见娘亲这般气恼,也都乖乖地低头认错了。

  “好了好了,姐姐,贤广和润苍都知错了。”王姨娘出来打圆场,“快让孩子们吃点儿东西吧,都三天没吃饭了,孩子该饿坏了,哎,老爷也真够狠心的,看看孩子,都饿瘦了。”

  润苍偷偷看了眼贤广,发现贤广也在看他,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尴尬。

  在祠堂罚跪的三天,他们倒也没受多大苦,因为半夜时分都有三个小鬼头拿着从厨房偷来的馒头米酱,溜进祠堂朝贡。尤其是昭泰,一直念叨觉得他们的形象太高大了,敢和梅家看上去颇为不和善的二伯叫板,眼中满是崇敬。小八儿则是窝在润苍的怀里,不停喂哥哥吃东西。小九儿因着和这两位哥哥都不太熟,虽然是她提议给哥哥们送点吃的,却也不敢上前说话,只是紧张地看着高高的牌位。这个时候,贤广就会抱起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肩上,带她骑高高。三天下来,兄妹姐妹之间的感情竟是增进不少。

  “贤广、润苍,过来坐好。”晚饭时,梅锦堂让来迟的两个孩子入席,说是有重要的事要和大家说。

  贤广和润苍铁青着脸坐在桌前,看上去都有点呆滞。二人原是不想吃晚饭了,本就不饿的他们下午被娘硬逼着吃了好多东西,晚上这顿确实是吃不下了。但他们怕露出破绽,反倒害了昭泰、小八儿和小九儿,只好硬着头皮赶了过来。

  “二哥,你看着好痛苦。”小五自廉低声道。

  润苍脸色一僵,闷声道:“闭嘴。”

  向晴看看他,又看看贤广,抿嘴笑了起来。

  “贤广和润苍之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既然已经回京,断不能任凭孩子们由着性子来了,该学的诗书都得学,该会的礼仪也都得会。”梅凤梧开口道,“因此,我和大哥、三弟商量过了,下月就将你们送去书院!”

  此言一出,四下哗然。

  “爷,小八儿小九儿才五岁……这……”一想到要将小九儿带离身边,冯氏便坐不住了。

  “弟妹稍安勿躁,小八儿小九儿年纪尚幼,两年后请爹起个学名,再一起去书院。”梅凤梧说道。

  “爷可是定了哪家书院?这植坤书院怕是结下了梁子……”李氏问道。

  “那个只会趋炎附势的书院不去也罢。”梅凤梧说道,“早年间太子讲学封恺之封先生于五年前在离山上开设了一间名为崇易的书院,虽不比植坤书院名声响,却是一个培养风雅之士的所在。昨日我去拜访了封先生,封先生已同意让你们一起过去,包括了这两个臭小子!”

  梅凤梧在说“臭小子”的时候加重了语气,眼睛也瞪得更大了。

  贤广和润苍不禁缩了缩脖子。

  在座的孩子们对于突然要去书院读书都有些郁闷,唯独三娘子向晴。她自小就是个好学的孩子,在西南时已央求母亲为她请了先生,教授一些诗书、乐理,如今要在京城里受到太子讲学的指点,她更是兴奋不已,眼中流露的全是期待之色。

  最犯愁的孩子是昭泰,他不爱看书,只爱玩,玩泥巴、玩虫子、玩树叶,什么都可以玩。让他上书院学习诗书,还是让他一头撞死来得快些。

  小九儿不知书院是个什么玩意,见大家在二伯说完书院的事儿后露出了愁苦和烦闷的表情,直觉地认为书院不是个好东西,又想到带她骑高高的大哥和陪她捉虫子的七哥下月就要去书院,不能陪她玩了,竟伤心地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周氏怀里的小八儿也哭了起来。一时间厅中哭声此起彼伏。

  “你看看,小九儿为着去不了书院念书哭得这么伤心!你们这群不长进的孩子,还不回去多多准备!”梅锦堂为小九儿积极求好的态度深深地感动,随后对其他面露愁色的孩子说教了起来,这一场鸿门夜宴,在梅家大爷的说教中持续了两个时辰。

  

侯门商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雄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雄梦)或者(kanshu34),关注后回复 【侯门商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侯门商女

侯门商女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1/30 23:07:12

不是所有兰心女子天生就配备姿容才情的,也有小时逗比欢脱不学无术的,比如梅南清;  不是所有男神都深情款款温润如玉的,也有暴力暴佞二缺腹黑的,比如那些记忆中的人。  但是逗比最终会被岁月打磨成美玉,经历了爱她的人她不爱,她爱的人不爱她,以及爱她的人最终她也爱上了之后,梅家九娘子已然成了一个让人无法遗忘的奇女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