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买来的夫君 > 买来的夫君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4章修葺

买来的夫君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4章修葺

发表时间:2019/7/27 2:51:27来源:快阅热度:

《买来的夫君》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主要讲述:当时,他真的以为他会就这样死在离鸢的手上。...

买来的夫君

走进大门,看着还算是整齐的小院,离鸢不着痕迹的点点头,可是当走进大厅的时候却……

  仅仅只有几张椅子,在最中间的时候挂着一副名家的猛虎出山图,而那幅图的上面,就是一块牌匾。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无论从什么方面,离鸢都看不出来这里是所谓的天渊国第一将军府。

  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看着主位的那一张椅子,眸中眼色顿时一变。

  爹爹,这就是你奋斗了十几年的结果。你给了他们什么,而他们又给了你什么。

  离鸢并不是一个圣母的人,属于她的,她会完完整整的拿回来。

  “烈云。”

  “是,主子。”

  慢慢的坐上主位,看着烈云说道:“出去,东大街上的棋奕钱庄,将他们的老板带到这里来。”

  “是。”没有问任何的理由,离鸢的话就是军令。

  边说,烈云边慢慢的退了出去。

  环顾了一下四周,手紧紧的握在椅把上,脸色沉寂。

  她并不想否认,她的心里有着不甘。

  “大,大小姐。”一个年迈的老人端着一杯茶,小心的来到离鸢的旁边,颤抖着身子:“请喝茶。”

  看着来人,离鸢轻轻的眯了一下眼睛:“李管家?”

  睁大了双眼,惊喜的看着离鸢:“大小姐,您还记得老奴,还记得老奴啊。”

  说实话,离鸢对这个人并没有多少的印象,只是记得在小的时候有着这样的一个人。似乎在自己受罚的时候求过离翔,但也仅此而已。

  十二年没有回来了,没想到他竟然已经这样的苍老了。

  点点头,轻声的说道:“将杯子放下吧。”

  听到离鸢的声音的时候,他才如梦中惊醒一般,连忙点点头,慌张的将茶杯放在桌案上。

  转眼之间见着李管家畏缩的站在一边,离鸢想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李管家,这里一直都是你在打理吗?”

  恍惚之间听见了离鸢的声音,李管家有些不敢相信的抬起头。

  “是,是的。大小姐不满意吗?老奴可以改的,大小姐不要赶老奴走。”

  “没说要赶你。”端起桌上的茶杯,离鸢轻轻的喝了一口。

  李管家时刻都在观察着离鸢的表情,见着离鸢紧紧皱起的眉头,连忙跪在了地上。

  “大小姐恕罪,大小姐恕罪。”用力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够了!”狠狠的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站起身一身戾气的看着李管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堂堂将军府,竟然端出来的是这种茶?”

  “大小姐,老奴,老……”

  “说。”

  来到李管家的面前,冷冷的看着李管家的头顶。

  “家里的银子都给了城外的难民了……”

  “行了。”轻轻的抬起手,离鸢说道:“下去吧。”

  “是,是。”

  得到了离鸢的允许,李管家连忙退了下去。

  “对了。”

  还没有走出门外的时候,离鸢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

  “大小姐。”

  “记住,以后叫我将军。”看了一眼门外,继续说道:“将后院的花圃给我弄出来。”

  那个人,应该很喜欢花吧。

  “花圃?”看着离鸢,李管家有些为难的说道:“没有花圃。”

  “那,算了,你下去吧。”

  “是,大小,嗯,将军。”

  看着李管家佝偻的背影,离鸢微微偏过头,看着头顶上的牌匾,轻轻的笑了。

  精忠报国。

  真是笑话。

  “将军。”站在门外,烈云低声的说道:“棋奕钱庄老板已经带到了。”

  “请他进来。”拿起桌上的茶杯,离鸢想要喝一口,可是想到刚刚的那种感觉,还是皱着眉头将茶杯放了下来。

  她不是一个娇惯的人,但是却有着自己的坚持,更何况现在,这个将军府将会迎来新主人,离鸢一定要将最好的东西都备好。

  一个中年男子慢慢的走了进来,在见到离鸢的时候,连忙跪了下来。

  “参加少……”

  “咳!”离鸢不着痕迹的提醒了一下。

  她并不想让人知道唐老板的身份。

  “参见将军。”

  “请起吧,唐老板。”看着站在外面的烈云,离鸢冷冷的说道:“守着,任何人都不能够进来。”

  “是,将军。”

  唐老板站起来之后,恭敬的站在离鸢的面前:“少宫主。”

  “唐老板,将军府是时候好好的一下了。”

  抬起头,看着离鸢,知道了离鸢的意思,唐老板说道:“是,属下马上去办。”

  “可是……”为难的看看离鸢,唐老板说道:“少宫主是希望一个什么样子的新将军府。”

  “新房。”

  轻轻的两个字,但是投下的震撼力可是非同凡响。

  “少宫主,您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地方,即将入主男主人。”

  “那么,宫主知道吗?”小心的抬起头看着离鸢,所有的人都知道少宫主和宫主从来都是不对盘的,但是在他们的宫主心里却没有任何人能够比得上少宫主的地位。

  即使是她自己。

  听了唐老板的话,离鸢冷冷的一笑,放松似的坐在椅子上:“记住,你的主子,是我。”

  “是。”连忙跪在地上,低着头,慌忙的说道:“属下立马就去办,请少宫主放心,一定完成任务。”

  “很好。”站起身,轻轻的跺了一下脚步,离鸢说道:“这件事情,可还有人知道?”

  “没有,除了属下,不会有人知道。”

  “那么,下去吧。”停顿了一下,离鸢继续说道:“对了,今天下午,十万两银票。”

  “是,少宫主。”

  “下去。”

  从地上站起身来,在得到离鸢的允许之后,唐老板有些急切的向外走去。

  将军府,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十万两银票仅仅一个下午,还是有些麻烦的。

  当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之后,在大厅待了一会,离鸢便向着后院走去。

  一路走来,离鸢发现虽然将军府有人打理,但是还是不免有一些荒芜了,而且,下人极少,现在她见的才不过是三个人而已。

  他的性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接受。

  对了,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性子呢?

  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小院子前停住脚步,轻轻的抿了抿嘴,这样孩子气一样的动作她是很少做的,但是现在回到了家里却在不知不觉间做了出来。

  她没有进去,而是站在了那个小院子的外面,那里面有着她的母亲,从生下来之后就没有见过的母亲。

  其实也没有必要见,毕竟人都已经死了。

  过了好久,离鸢才转过头离开。

  当回到自己的院子的时候,就看见烈云和烈风已经站在那里了,看着烈云手中的东西,然后微微的抬起眼:“给我的?”

  “是,将军。”伸出双手,递到离鸢的面前。

  慢慢的走到烈云的面前,看着他手上的东西,离鸢的眼神一暗,冷冷的说道:“我的事情,何时论到你们来置喙了?”

  “将军恕罪!”听到离鸢的声音,烈云紧张的跪在地上。

  看着烈云依然高高举起的衣服,伸出手,将那件衣服扔在地上。

  “记住,我是离鸢,离家的人,天渊国的镇边大将军。”看着地上的红色裙装,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你让我穿这个去参加今天晚上的晚宴?”

  没有再看烈云一眼,离鸢一步一步的离开,不过,她的脑海里却出现了一个想法。

  红色,那个人穿上应该很好看吧。

  当离鸢的身影渐渐消失的时候,烈风才将烈云从地上给扶了起来。

  “我早就说过,你让将军穿这个,就是找死。”

  为难的看着烈风,烈云尴尬的说道:“你不知道,那个时候听着凤丞相的话,我心里真的是不舒服极了,怎么说她也是将军啊,怎么可以这样的掉架子。”

  “老将军没有给过她疼爱,即使是死了之后也是告诉她要好好的保家卫国,她也是一个女孩子,却从来都是戎装加身。”

  “放心吧,将军会有办法的。”

  离鸢,其实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神秘的人物,虽然一直对外称他们是离鸢的死士,但是真正跟在离鸢身边的时间只有那么一点。

  离鸢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谜。

  “真的,很看不透她,她比老将军还让人害怕。”这是烈云最后说的一句话,他清楚的感受到离鸢冷冷的向他说那句话的时候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场。

  当时,他真的以为他会就这样死在离鸢的手上。

  点点头,烈风没有说话,但是烈云的观点他是绝对赞成的。

  夜幕降临,另一个世界慢慢的到来。

  离鸢从房间里面轻轻的走了出来,没有任何的改变,依然是不起眼的一身青衣,一头白发在月光下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而那脸上的银白面具更是给离鸢带来了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参见将军。”烈风和烈云双手抱拳的对着离鸢说道。

  从他们的旁边走过:“走吧,今天晚宴之后还有事情要做。”

  烈风和烈云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

  还有事情要做?什么事情?

  “将军。”李管家低着头,牵着离鸢的坐骑走了过来。

  点点头,结过缰绳,离鸢说道:“走吧。”

  “是。”

  一路骑马来到宫门口,看着匆匆向着里面走的人群,离鸢悠然的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呵,金碧辉煌的皇宫,它的存在靠的到底是什么?

买来的夫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买来的夫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买来的夫君

买来的夫君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13 20:15:48

她跟他之间只剩下罪与宠,她一早就知道,他原谅不了她,所以他毁了她容。她不怨他,为他赎了身,给他三千溺爱,赠他放肆的权力,这是她能为他做的。只是她没想到,他最终还是把这“毒箭”用在了她身上。“春暖花开,飞鸟将至,旧人一去,却不会再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