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爱你情谋已久 > 小说爱你情谋已久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小说爱你情谋已久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表时间:2020/8/3 2:50:53来源:微阅云热度:

《爱你情谋已久》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而他在狂风里一路小心护送方樱子的样子,让高谦大跌眼镜。...

爱你情谋已久

高谦蹙眉反复在方樱子两条腿上认真寻找那块胎记,冷不防耳边传来一声低斥,“你看什么呢?”

迎上盛楠满是怒意的眸光,高谦连连摇头,“对不起盛总,我走神了。”

盛楠冷冷道,“没有第二次。”

高谦吓出一身冷汗,“您,您误会了……”

房门已经“嘭”的关上。

高谦擦着额上的汗,恍惚片刻,难道是自己花了眼?摇了摇头。

他摇了摇头,想对盛楠提起自己的疑虑,可又怕真的是自己夜里着急看错。而他跟随盛楠六年,从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用心,眼下自己老板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女人,他也实在不敢无凭无据轻言妄语,给自己惹上灭顶的祸端……

他在车库里愁破了头,公寓里的两个人却已然抱在一起……

方樱子以为这只是一个拥抱而已。

她以为他那样的禁欲男神,会像他所说的那样,用一些时日的相处来确定关系,不会再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

可阅人无数的她再清楚不过此刻盛楠想要什么。

方樱子羞涩笑着,把头埋进盛楠胸口。

早知道他会这样,她今天又何必去找别人!

她懊恼万分……

可眼下她有些害怕,害怕被盛楠察觉出她因虚乏而不能配合的敷衍……

“盛总……”方樱子故作羞涩地轻唤起来。

正此时,理智已经回归的盛楠已经轻轻松开她,在她额头印上一个吻,拉着她到窗边坐下。

“抱歉。”他掩下眉宇间的烦躁,“家里发生了些事情,很想见到你。”

幸好奶奶没像大哥那么狠,药的量还在他能控制的范围里。

况且,无论如何他现在是已婚的身份,即使这婚姻不是他想要,盛家的男人也不能做出背叛婚姻的事。

方樱子体贴问道,“出了什么事?”

盛楠的面色愈加沉冷。

他缓缓说道,“我,被结婚了。”

方樱子大吃一惊,紧接着便红了眼睛。

盛楠看着她,“我娶你的承诺不会变。但你若等不了我解决掉这个婚姻,我也不会怪你。”

他说着便把一张支票放在她手中。

五百万。

真真切切把这巨款握在手里,那是怎样的震撼……

可是聪明如她,自然拎得清,盛楠本人比这五百万要值钱无数倍!

方樱子深吸了口气,她双目含泪,抖着手把支票还给他。

“我不会收你一分钱,更不会破坏你的婚姻。如果注定无缘,我只希望你过得幸福,这就足够了。”

她的态度让盛楠意外感动。

没有哭闹,没有纠缠,只有懂事识大体。

盛楠忍不住起身把她抱在怀里,哑声说道,“等我。”

大概是心虚,方樱子唯恐他闻到自己身上异样的味道,连忙梨花带雨地推开他,恬浅微笑,“不嫌弃的话,我做午饭给你吃,好吗?”

窗外暴雨骤至,天昏地暗。

室内却温馨静好。

盛楠看着她于厨房间轻盈忙碌的样子,越发笃定,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越被逼迫,他越要反抗!

“金湾的兼职不准再做,以免再出事。”他从揽住方樱子,怜惜爱抚着她的长发,“还有,工作也辞掉,到我集团来上班。”

他这次是下定决心要和奶奶对着干,所以,他根本不想把方樱子藏着掖着,他相信自己有能力护住自己的女人。

方樱子乖巧伏在他怀里,一一应下,心底笑开了花。

……

短短几个小时里,方樱子的温柔抚慰让盛楠极其满意和愉悦,阴郁的心情舒畅了许多。

因为事务繁多,午饭后他便要赶回公司。

雨虽然停了,但狂风依旧,为了确保安全,他亲自把方樱子送回了家。

而他在狂风里一路小心护送方樱子的样子,让高谦大跌眼镜。

从来都女人不近身的盛楠,几时有过这样的温柔?看来自己老板是真的非常喜欢这个女人……

所以,那个疑惑,他或许该烂在肚子里?

他这边纠结着,忽然听见楼上被狂风吹得摇摇欲坠的一扇窗,发出清脆巨响,紧接着便有大片尖锐的碎玻璃直直落下……

“盛总小心!”

玻璃速度飞快,斜斜向方樱子的方向坠下。

四面都是下坠的玻璃,时间来不及逃,盛楠急忙一把拽过她,毫不犹豫用身体护住了她的头。

可意想中的疼痛并没有落在他身上,他竟被侧后方冲来的人狠狠一推,他搂着方樱子摔倒在一米开外,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瘦弱的身影,和那直直插在她腿上的锋利玻璃,以及瞬间满地的红色……

爱你情谋已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你情谋已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爱你情谋已久

爱你情谋已久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20/6/11 13:48:05

四年前,他夺走她的清白,而后无情把她赶出他的世界。 四年后,他却把她堵在床角,“霸占了我的第一次,就得拿一辈子补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