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洪流:乱世英雄情 > 《洪流:乱世英雄情》完结版精彩阅读

《洪流:乱世英雄情》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表时间:2020/9/22 11:56:55来源:书香云热度:

《洪流:乱世英雄情》是一本青春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陈建峰笑,说宗南兄,这地方的收费一看就知不便宜,我出来匆忙,手里可没有几个银元,咱们还是节俭着过日子,另找地方为妥。蒋先...

洪流:乱世英雄情

考完地理,所有的科目也就考完了。陈建峰和蒋先云一前一后走出考场,蒋先云关切地问陈建峰考得怎么样?陈建峰信心满怀,还是那话,说小意思,虽然比不上你先云兄,但肯定不会落魄而归。蒋先云笑,说这就好。

那边黄维、胡宗南和蒋民云从另一间考场出来,大家互至关切,自我感觉都还不错。黄维笑,说虽然要到下月放榜才知分晓,但既然大家都感觉良好,那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喝一杯,提前庆祝庆祝。胡宗南点头,说提心吊胆了二天,成败已经不由你我控制,是得好好喝一杯,压压惊。蒋先云和陈建峰蒋民云无所谓,既然黄维和胡宗南都乐意喝一杯,那就喝一杯好了。

转过一个街口,就有一家酒楼,食客络绎不绝,看起来颇为高档。胡宗南把手一指:“此处如何?”

陈建峰笑,说宗南兄,这地方的收费一看就知不便宜,我出来匆忙,手里可没有几个银元,咱们还是节俭着过日子,另找地方为妥。蒋先云说就是,这一顿下来,估计咱们后面的日子就得勒紧裤带过了。胡宗南笑,说自己虽然家道中落,但好歹也在家乡做过多年的小学教员,有些积蓄,这次都带在身上了,虽然不能每天这般吃喝,但吃喝一二顿还是没有多大的问题。这一顿算我的好了。

黄维嘻嘻一笑,说:“既然宗南兄请客,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民云,赶紧上楼找座。”

蒋民云‘噢’了一声。陈建峰笑,说虽然是宗南兄请客,但能省则省,没必要如此铺张浪费。黄维笑,说建峰,你怎么婆婆妈妈的。

胡宗南笑,说:“这次黄埔军校招考,我是破釜沉舟,如若真是事与愿违,落榜了,也不用留回家的盘缠了,我可想好了,我不回镇海,就在广州投奔粤军。”

楼上,蒋民云已经占了一个靠窗的座位,他站在窗边朝陈建峰他们挥手,让大家赶紧上去。蒋先云一笑,说行了,建峰就听宗南兄的,真要是不够用,到时大家把手里的银元凑在一起用也就是了。

楼上的风景不错,从窗口望去,可见珠江穿城而过,微风徐徐,心情气爽。胡宗南倒也大气,点了白切鸡、挂炉烧鸭、蛇羹等粤菜,酒是一坛五斤装的十年陈酿。

蒋民云抱起酒坛,给五人每人倒了一碗。

陈建峰笑,说:“民云,少倒一点,我不善饮。”

黄维笑,说:“不会吧,建峰竟然不善饮,我还真没看出来。”

陈建峰笑,说:“都说喝酒误事,我虽然顽劣,但从小到大,对酒还是敬而远之,除了过年小饮一盅,像这般大碗喝酒,从未有过。”

黄维说:“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成不变,建峰你既然选择了从军,那适当的喝酒有好处,酒能活血化瘀,驱寒壮胆,酒与jun人如影随形,就在于此。”

胡宗南笑着端起酒杯,说:“我们五人今日能走到一起,在一起喝酒,也算是一种缘分,为了这种缘分,来,我们把这杯酒干了。”

五人举杯,一饮而尽。陈建峰一碗酒下肚,除了面红耳赤,并没有其他异样。蒋先云看了陈建峰一眼,问:“建峰,没事吧?”

陈建峰摇摇头,笑,说:“目前无恙,后面会怎么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黄维笑,说:“建峰,看样子你善饮,只是不会饮罢了。”

胡宗南笑,说:“如若建峰等会醉了,没得说,我们负责把你抬回去,肯定不会让你醉卧街头。”

陈建峰一笑,说:“那还说什么,民云,斟酒,我今天就豁开了喝,我倒要看看,我喝多少会醉。”

蒋民云笑嘻嘻地把陈建峰面前的酒碗满上。

徐府。吴巧巧兴冲冲地跑了回来,告诉徐雪涵:“小姐,我终于打听到陈建峰住在哪家旅社了!”

徐雪涵看着吴巧巧没有说话,只是等着吴巧巧把话说下去。吴巧巧故意不说:“小姐,你好像无所谓。”

徐雪涵嗔了吴巧巧一眼:“快点。”

吴巧巧这才笑嘻嘻地说了:“明园旅社。”

徐雪涵站起身来,吴巧巧笑,说:“小姐这是要去哪?明园旅社?”

徐雪涵说:“明知故问。”

明园旅社,陈建峰正在读《共产党宣言》。胡宗南走了进来,拿过陈建峰手里的书本翻了翻,胡宗南皱了一下眉头,问陈建峰这书是哪来的?陈建峰笑,说是从蒋先云处借阅的。胡宗南提醒,说这类宣扬共产主义的书籍,看看可以,但少看为妙。陈建峰笑,说总理不是说联俄联共么,看共产党的书籍有何不妥。胡宗南一笑,问陈建峰是否看过三国演义。陈建峰点点头。胡宗南说三国演义的第一句就说到‘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国民党与共产党两党之间目前是蜜月期,但蜜月期一过,未必就不会撕破脸面?胡宗南认定就像中日迟早会有一战一样,国共两党迟早也会剑拔弩张,兵戎相见。

黄维不以为然,说胡宗南这是在危言耸听。胡宗南说要不咱们赌一局。黄维问胡宗南怎么赌,胡宗南说以十年为期,如若十年间国共两党仍然和平共处,那他就于酒楼设宴承认失算,如若不幸言中,那就由黄维付账。黄维与胡宗南击掌为誓。

黄维笑,问陈建峰赌谁赢。

陈建峰说自己情愿黄维赢。胡宗南问陈建峰这是为何。陈建峰说现在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一旦将来国共两党再兵戎相见,受苦受难的还是中国之百姓。而且大家这些天朝夕相处,不分**,情同手足,将来还有可能是同窗,如果将来两党纷争,难道就不会波及同窗情谊,一旦兵戎相见,真要拼个你死我活,大家到时怎么办?

胡宗南和黄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沉默不语。

良久,胡宗南笑了笑,问:“建峰,在共产党和国民党之间你选择哪个**?”

陈建峰笑,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能是国民党,因为一入黄埔军校,所有学员都必须加入国民党,至于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真要到了站队分派之时再作考虑也不迟,哪个**为百姓考虑,就追随哪个**,又或许两党都为我失望,卸甲归田,超脱事外也不是不可,至于《共产党宣言》,读一读,了解一下又无妨。”

胡宗南笑,说:“建峰这倒不失为一句大实话。”

黄维则摇头,说:“建峰,想要超脱事外,只怕没有可能,真要是这样,你何必费尽周折到广州来投考黄埔军校,你直接听从师长的安排,远渡重洋岂不更好。”

陈建峰说自己一直都是追求真理,寻求救国之路。如果没有遇上蒋先云,也是真就远渡重洋去美利坚求学了,但自从认识蒋先云之后,他从蒋先云的身上看到了激情信念和勇敢,他觉得能成为蒋先云这样的人也不错。陈建峰坦陈,自己这次义无反顾,投笔从戎来到广州,不是因为自己已经找到了一条救国之路,而是冥冥之中,觉得自己该这么做,他觉得他会在寻寻觅觅之中,找到自己需要追随的方向。至于这个方向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目前都是一样,至于将来,那还真不知道。

胡宗南笑,说自己希望永远和陈建峰站在同一条战线,他可不想与陈建峰为敌。

陈建峰笑,说:“这还不容易,跟我走就是。”

胡宗南笑,说:“我为兄,你该跟我走才是。”

大家哈哈一笑。正说着,蒋先云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笑了笑,说:“建峰,外面有人找你。”

陈建峰莫名其妙,说:“找我,有没有搞错,在广州,我就认识你们四人,还会有谁?”

蒋先云笑,说:“是位小姐。”

陈建峰摇头,说那就更无可能了,小姐,哪来的小姐,不认识。蒋先云说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徐雪涵,徐小姐。陈建峰想起来了,他问:“她找我干嘛?“

蒋先云笑,说:“我怎么知道,要不你自己问她去,她就在旅社的大堂。”

明园旅社的大堂,徐雪涵和吴巧巧站在大堂的一角,这天的徐雪涵穿着一件紫色的及膝西式长裙,阿阿淼淼,正翘首以盼,看见陈建峰从木梯上走了下来,吴巧巧推了徐雪涵一下,低低地说:“小姐,他来了。”

徐雪涵说:“知道了。”

陈建峰哪里会明白女孩的心思,他走到徐雪涵的身边:“徐小姐,不知你找我何事?”

吴巧巧噘起嘴,说:“怎么?没事就不可以找你了。”

陈建峰忙说:“我不是这意思。”

吴巧巧伶牙俐齿,说:“那你是什么意思。”

陈建峰顿时语拙,徐雪涵一看陈建峰被吴巧巧逼得无所适从,她忙给陈建峰解围,徐雪涵涩涩地笑,说:“我说了我们会再见的,就一定能见上,是不是。”

陈建峰还是木讷,他没有和同龄异性相处的经验,自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徐雪涵看着眼前有些不知所措,面红耳赤的陈建峰,觉得这样的一个男孩,这么地不解风情,真是有些意思。吴巧巧扑哧一笑,心说,这样的人只怕了无情趣,小姐怎么会对这种人有感觉,可事已至此,吴巧巧只能好人做到底,吴巧巧说:“陈建峰,我们是不是朋友。”

陈建峰自然不能摇头,只能点头说是。

明园旅社入住的都是等待放榜的黄埔军校的考生,大堂里人来人往,徐雪涵美丽动人清心可人,自是引得考生好奇地打量,徐雪涵到底面薄,她说:“陈建峰,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也不待陈建峰点头,徐雪涵先行走了出去,陈建峰迟疑了一下,吴巧巧一拉他,陈建峰不得不跟了上去。

珠江边,有汽轮冒着白烟呜呜开过,江水拍击着堤岸,哗哗作响,徐雪涵于前,陈建峰于后,俩人顺着江堤慢慢地走,谁都没有说话,陈建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陈建峰看着前面那个阿娜的背影,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一些心慌意乱。

就在这时,徐雪涵回过头来:“你在想什么?”

陈建峰更是慌乱,摇头,说自己什么都没想。竟然,陈建峰的脸微微红了一下,觉得自己有些言不由衷。徐雪涵冰雪聪明,但她什么都没说,径自掩嘴一笑。

而更远处的吴巧巧看着前面的俩人直摇头,心说我要是小姐就直接说‘陈建峰我喜欢你’,像这样一问一答,像木头一样,多累啊。

总算等到了黄埔军校放榜的日子,陈建峰他们可以说是一宿无眠,一大早,就都早早起床,整理完毕,五人结伴来到考点。却不曾想考点院内早就人声嚷嚷,有许多考生比陈建峰他们先到一步。大家围在张贴有红榜的墙前,找到自己名字的欢呼雀跃,落榜的自然就是垂头丧气。

五个人挤进人群,但见名单的第一个就是蒋先云。

陈建峰向蒋先云表示祝贺:“先云兄不哼不哈,一出手就是状元。”

蒋先云笑了笑,说:“少来,赶紧找找,看看大家是否都在名单里。”

陈建峰的成绩同样不俗,第六个就是他。黄维蒋民云虽然在后两页,但都在正式录取的名单之中,而胡宗南的名字则出现在备取生的名单之中。

胡宗南对此倒也看得开,说不管是正取生还是备取生,只要能被黄埔军校录取就好。黄维笑,说还是宗南兄看得开。胡宗南笑,说与那些落榜的考生相比,我已经够幸运的了,古人曰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胡宗南就属这有福之人。黄维哈哈笑,说宗南兄你就吹吧。

蒋先云笑,说你们俩少斗嘴,还是赶快回旅社收拾行李,上黄埔长洲岛入校报到去吧。

洪流:乱世英雄情

洪流:乱世英雄情

  • 来源:书香云
  • 时间:2020/6/12 4:06:29

1924年,19岁的陈建峰投笔从戎,入学黄埔一期,东征北伐,少年鞍马尘;国共第一次合作失败后,陈建峰舍弃既得的荣华富贵,投身井冈山,屡立战功,又成为红军骁勇战将,其敢爱敢恨,为了爱,不惜枪下抢人,哪怕是被枪毙,也要生死与共,尽显侠骨柔情。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陈建峰率部参加长征,一路枪林弹雨,战马血沾蹄。抗日战争爆发,陈建峰率部纵横长城内外,一时金戈铁马,最终吴钩荡尽倭寇。解放战争时期,陈建峰指挥兵团,攻城拔寨,饮马大江南北,中流击水,舍我其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