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娇妻难搞:总裁轻点爱 > 娇妻难搞:总裁轻点爱全文目录阅读第4章杀人跑路

娇妻难搞:总裁轻点爱全文目录阅读第4章杀人跑路

发表时间:2019/7/14 19:46:18来源:有书阁热度:

《娇妻难搞:总裁轻点爱》是一本剧情极佳的豪门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没错,她这几年也算是帮了叔叔公司不少,叔叔做出了把她卖给别人的事情,该还的,其实早已经还够了!...

娇妻难搞:总裁轻点爱

闻言,祁骁骥眸子瞬间染上怒火,继而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你有胆子,再说一遍?”

苏亦欢很有胆量的双手叉腰,“我说,这一百万,就当是你昨晚身体卖力表现所得的……”话还没说完,她的下颚就被捏住了。

只见祁骁骥大掌用力捏着她的下颚,冷冽挑眉,“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在找死?”

又捏下巴,苏亦欢倔强的昂起头来直视他,“找死?昨晚上是谁像几百年没见过女人的一样,小狼狗!”

苏亦欢在心里咒骂着,紧接着黑眸不经意扫到了旁边桌上那一个小人儿,那其实是个铜制摆设品而已,但就是这么一个摆设品,却让苏亦欢脑子灵机一动。

祁骁骥拉开浴袍,打算换了衣服,立刻离开这里。这种地方,他一秒钟都不想再待下去!

“混球,去死吧!”趁着他换衣服的空挡,苏亦欢猛地伸手取过旁边桌上的那个铜制品,

一声闷响,铜制品砸到了男人的后脑,可那男人却没如苏亦欢意料的那样倒下。而是捂着后脑,转过身,冷森森的看着她。

“女人,你胆子真大!”如地狱修罗般的嗓音响起,只见祁骁骥冷冽的黑眸直射向她的瞳仁。

“啊!”苏亦欢吓坏了。

高大阴暗的身影缓步而来,只见祁骁骥修长的长腿一步一步朝着她的方向迈进。

糟糕,完了!

苏亦欢小脸惨白,“我我我……我错了!”她身子不断后退,直到抵住墙面,然而,背着阳光迈步而来的男人如地狱撒旦般,似是要将她置于死地。

她真的是吓坏了,手紧紧的攥着床被,“呜呜,我错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吧!”

然而,男人高大的身影已经靠近,且浑身散发一股肃杀阴冷的气息,继而缓缓低下身子。

苏亦欢偏过头,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却突然面前的那个巨大的身影砸了下来,晕在了她身上!

“不会杀人了吧。”她大着胆子,探了男人的鼻息,发现还在喘气,赶紧裹紧了衣服就跑!

苏家。

“混账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见苏有道碎了一口唾沫,朝着跪在地上的佣人阿姨一脚踹了过去。

“我昨天离开之前让你给苏亦欢换完衣服送到106号房刘总的房间,你倒好,竟然把人给送到了109房间,就因为你送错了,今早刘总打电话给我,说我耍了他,一怒之下,撤销了给我们公司的入注资金……”

书房外,苏亦欢终于明白了一切。

原来,苏有道昨天请她吃饭是假,给她下套才是真的,而目的就是为了将她送给那个长的像猪头一样色眯眯的刘总!

她何其有幸,竟然会有如此渣的亲叔叔?

真是呵呵哒了!

想到这里,她咬牙,猛地一把推开大门。

房内,苏有道见大门被推开,一愣,待看清来人,随即眯眼:“你怎么来了?”

苏亦欢唇角勾起一丝嘲讽,“这里的房产名字可是我爸的,所以,我为什么不能来?”

这几年,她独自一人在外租房子,压根不想和叔叔一家人一起居住,可是今天,得知叔叔竟然丧心病狂的要将她送给那个刘总时,她果断决定,不会再顾念亲情了,这一次,她定要讨回属于她的一切。

“混账,你竟敢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要知道,当初若没有我,你今天会站在这里好好的跟我说话?”

苏有道呵责,紧接着挑眉,继续道:“听着,刚才的一切你也都知道了,我也所幸不隐瞒了,那个刘总看中了你,你今晚收拾收拾,陪他睡一晚,顺便求他帮我们公司度过这一次难关,也算是还了我对你的养育之恩!”

呵,养育之恩!

“叔叔,该还的恩情,我早已经还够了!”

没错,她这几年也算是帮了叔叔公司不少,叔叔做出了把她卖给别人的事情,该还的,其实早已经还够了!

“你说什么?”

“叔叔,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还有,我今天回来,有一件事要告诉叔叔,就是关于这个房子,我希望叔叔能够将房子归还我爸,虽然我爸已经走了,可我已经成年,这个房子的归属权,理应由我来继承!”

闻言,苏有道忽然哈哈大笑,“好啊!想不到我养了个白羊狼,苏亦欢,你还真是和你那死去的爸一样,够狠,只不过……”

说到这里,他眯眼:“只不过再狠,你们也不会是我的对手,听好了,这个房子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划到我的名下了!”

娇妻难搞:总裁轻点爱

娇妻难搞:总裁轻点爱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6/14 19:08:49

初相遇时,她简单却自卑,而他,高高在上如帝王。再相聚时,她已经小有名气,而他,成为不世传奇。“苏亦欢,你还想跑哪里去?”“祁骁骥,我这辈子再也不想和你有半点关系!”“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诚实的。”华丽的卧室里,床上纠缠的两个人,注定要纠缠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