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痴情总裁倔强爱妻 > 痴情总裁倔强爱妻无弹窗_痴情总裁倔强爱妻最新章节

痴情总裁倔强爱妻无弹窗_痴情总裁倔强爱妻最新章节

发表时间:2020/4/1 5:54:43来源:微阅云热度:

《痴情总裁倔强爱妻》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豪门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二天早上,江漫一觉睡到早晨九点才醒,睁开眼睛的瞬间,她先是被身下柔软的触感惊呆了,紧接着看到床下胸肌大露的男人,一时间...

痴情总裁倔强爱妻

  沈泽压在她身上不动,抬手擦去嘴唇冒出来的血,笑着望着身下她那害怕中带着羞涩模样,这倒让他忍不住地好好地戏弄她一翻,“原来夫人喜欢这种风格的?”

  听到这话,江漫脑子里不禁地想到了一些限制级的画面,立马脸变得通红,强装镇定地对上他那双乌黑深邃的眼眸,“流氓!你给我……呜呜……”

  江漫的手脚都被他压得死死的,根本动不了也反抗不了,只能感受着他那霸道的亲吻。

  他的吻技很好,让江漫没有一丝地的后退余地,渐渐地,她整个人软了下来,脸色红得快滴出水来。

  沈泽的眼睛立刻被眼前这个快要化成一弯水的女熏成了猩红色,见状赶紧停了下来,“你再叫一声流氓试试?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

  江漫惊恐地不敢看着他,也不敢动,过了好一会,才小声地说:“我以后不叫了。”

  听到这答案,沈泽还算满意,看着她那乖巧的样子,他禁不住用手捏了捏她红彤彤的脸:“这样才乖啊,叫声老公来听听?!”

  江漫一愣,随即白了沈泽一眼,“你别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沈泽笑着不动,眼光落在她的领口里的风景,“我有几尺长我自己知道,就不知道你有多少寸深啊?”

  沈泽喝多了,不停的跟江漫说着带色儿的笑话,江漫此时此刻觉得自己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不由得心酸不已,一歪头,眼泪就顺着眼角低落到了床上。

  “啧!”

  沈泽最看不得女人哭哭啼啼了,这要是搁别的女人身上,他早就让她滚蛋了,可是江漫不一样,他心里那股子烦躁感就在嗓子眼儿搁着,不上不下的难受死了!

  “我说,你怎么那么多眼泪啊,回回见我都哭?”

  沈泽从江漫的身上下来,然后烦躁的走进浴室开始洗澡,江漫赶紧起来穿上衣服,然后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毯子拿出来,铺在地上先睡了。

  沈泽从浴室一出来就看见躺在地上睡着了的江漫,他走进一看,发现江漫拿的那条毯子非常厚,是那种上好的新疆出产的羊毛毯!

  “切,还挺知道心疼自己的!”

  沈泽将江漫抱到床上,盖好被子,然后自己躺在了那条毯子上,半夜,他听着江漫平缓的呼吸声,突然笑了!

  长这么大,他还真没为了谁这么委屈过自己呢,他有预感,自己真的折江漫手里了!

  第二天早上,江漫一觉睡到早晨九点才醒,睁开眼睛的瞬间,她先是被身下柔软的触感惊呆了,紧接着看到床下胸肌大露的男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大脑瞬间当机了!

  “你又盯着我看!”沈泽猛地张开眼睛说到,“你不知道男人早晨起来一柱擎天啊?!别招我啊!”

  江漫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昨儿晚上沈泽自己睡到了地上,她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想想昨儿晚上的那些事情,又不好意思说出那个“谢”字!

  “沈泽,我……”

  “行了,甭说了,穿好衣服先下楼吧,我爸妈他么应该已经起来了!”

  沈泽这么一说江漫才反应过来,按照习俗,新婚第一天应该是要给公公婆婆敬茶的!作为刚进门的媳妇第一天就睡过头,还真是有点说不过去。

  当江漫下楼时,沈母已经做好了早餐,从厨房里端着碗出来,“小漫,起床了,来,快吃早餐。”

  江漫羞的满脸通红,下意识的就喊了一句“谢谢伯母”,沈母立刻嗔怪的看了她一眼,“你还叫我伯母?”

  “啊……嗯……谢谢……谢谢妈!”

  沈母听到这声‘妈’别提心里有多高兴,笑上的笑容更深了,“昨天累坏了吧,阿泽,你们准备去哪度蜜月?这个季节不要去热的地方。”

  江漫听到这话,想起昨晚脸不禁地红了起来。

  

痴情总裁倔强爱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痴情总裁倔强爱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痴情总裁倔强爱妻

痴情总裁倔强爱妻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11/29 11:01:27

自幼在乡下与奶奶相依唯命,在她17岁那年相依唯命的奶奶走了,这一年她回到了父母身边,开始新的生活,却没有想到这只是一个无形火坑的开始。楚皓轩,一个让江漫无法忘记的名字,一段情窦初开难忘的爱情。一份结婚协议断开了她与楚皓轩所有的路,从此再无牵扯。原本以为协议结束后,自己可以重新生活,但上天再次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一时间所有的痛让她对个世界已经绝望,选择离开这个世界却又意外的重生,只是她不是再是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