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兽刃盟主 > 兽刃盟主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兽刃盟主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表时间:2020/2/22 6:24:43来源:阅文热度:

《兽刃盟主》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精彩阅读:东木森林里每一个族群里都拥有着一批这样的兽刃武者,只不过拥有的人数多少不一而已,有的上千人的大族也许才仅仅只有十几二十几...

兽刃盟主

  竖日清晨,奔牛寨中央的练武场上。

  “嗨哈、嗨哈……”

  一大早便响起了一阵阵响亮的呼喝声。

  寨内的上百名兽刃武者一如既往的正在整齐划一的操练着大刀,德雷背负着单手一排排的来回巡视着,神色颇为严肃。

  兽刃武者是寨内安全的保障,平时并不用像其他男人一样做劳力活,只要负责着寨内一切的安全即可,他们大部分的时间自然都将放在了修炼上,不过在没有遇到敌人的同时,他们并不会耗费元气来展露兽形,依然是保持着人类的体型。

  东木森林里每一个族群里都拥有着一批这样的兽刃武者,只不过拥有的人数多少不一而已,有的上千人的大族也许才仅仅只有十几二十几个人修炼出兽形也说不定,这也完全是看族内人们的天赋和体质而定的,所以说在看一个族群实力的强与弱时,并不是依据族群人数的多少,而是完全依靠族群内兽刃武者的修为高低和数量的多少。

  当然,为了不让其他种族的欺压,无论哪个族群的人们自然是希望自己的族内多出几个兽刃武者,所以族内的每一个男人到了十岁的时候都要依例举行一次祭祖修炼仪式,六年的时间内若是修炼出兽形最好,修炼不出者那一辈子就只有沦为族内的劳力了,然后做一辈子的矿工或铁匠什么的苟且生存着,前途再也无望,因此各个族群的小少年们到了这个年龄段都是十分的努力。

  此时此刻,小风们一帮小少年也早早的爬了起来,正在练武场的一角,观看着场内的兽刃武者在操练大刀,有的少年还忍不住提起木刀有模有样的跟着学了起来,明年开春就到了他们修炼的时候了,期待的同时内心更是忐忑不已,因为这关乎着他们一生的命运和前途,怎能疏忽?

  榛子和小白一人手握一把木刀,正在一块跟着场中舞动着,小白舞动了一会儿,似乎感觉到累了,秃然停了下来,向小风望了过去,“小风哥,你怎么不跟着练呢?”

  此时小风正坐在他两步远一块积雪被扫的干干净净的地面上,若有所思的望着练武场内兽刃武者们每天练习着的这套单调简易的奔牛刀法,并没有搭理他,只是感慨地自语道:“若是族内拥有一套高深的武功秘籍供大家修炼那该多好啊!”

  小风虽不懂得什么高深的武功,却也能看得出这套奔牛刀法的破绽和粗糙之处。

  “难道这还不高深么?我练了好多天都练不会!”小白有气无力的提着木刀走了过来,扑通一声,坐在了他的身旁,只留下一脸冷酷的榛子仍在那坚持不懈的练习着。

  榛子的父亲是族内的一名常年在铁矿下挥汗如雨的矿工,而小白的父亲则是族内唯一的祭祀,平时最是吃香,所以那榛子比小白更懂得吃苦,并且这榛子平时脸上的笑容也是一帮少年中最少的一个,玩的时候心不在焉,只有在练刀的时候最专注,最能让他感到开心。

  “小风哥,我看你那箭术就挺高深的,能否教我一下?”小白什么时候嘴都是最甜的一个,也懂得该去奉承什么人,所以在这帮少年中瘦弱的小白打架虽排最后,却成为了小风一直的贴身被保镖者,时常帮着发号施令,就像皇帝身边最红的太监,狐假虎威,地位颇高。

  看了他一眼,小风嗤笑一声,道:“行!只要你将这套奔牛刀法先练会,我就将箭术教给你!”

  小风知道以这小白的毅力和天赋,也许这辈子都难将这套简易的奔牛刀法练会,更别说十字移心箭术了,之所以拐着弯的答应他,实属不愿在他身上浪费那无果的时间。

  “真的?那我这就开始练刀!”

  小白欣喜若狂,急忙抓起身边的木刀爬了起来,随即便舞动了起来,左一横刀,右一横刀,风声呼呼而响,单薄的身子被自己挥出的力道几乎带的栽倒在地,旁边的小风若不是躲闪的快,险些就被砍到了脑袋。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好啊!这帮小鬼,原来都躲到这里来了!真是让老夫好找啊!”

  众人一愣,连忙循声望去,原来是墨云卿那老孺恼羞成怒地提着戒尺寻了过来,众少年大惊之下,不知谁喊了声“快跑!”,所有人拔开双腿“哗啦”一声,绕开墨云卿朝学堂的方向跑了过去,一溜烟儿,便跑的没一个踪影。

  年迈的墨云卿被落在了老后头,一边追赶着,口中一边絮絮叨叨的骂个没完,他今日在学堂里等了大半天,直到此刻仍不见一个学生来上课,因此出来一找就找到了这里来,没想到这帮小子还真都聚在这里。

  望着远去的那片老猫追群耗似的师生背影,顿时,使练武场上的众人不由联想起了自己儿时的种种事迹,彼此对望一眼后,俱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见到这混乱的情景,德雷眉头一皱,忙喝斥道:“好了!也不怕笑的蛋疼,快!大家接着练。”众人这才止住了笑声,连忙转回头“嗨哈、嗨哈……”地接着演练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地却忽然间震颤了起来,仿佛地震了一般,就连寨子内的房屋都为之一连摇晃。

  众人愣了下来,纷纷循着声音凝眉望去,只见一名手持长矛的守卫,这时正惊慌失措地从寨门的方向跑了过来,边跑边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噬狼族的人打过来了……”

  德雷心中一惊,忙问道:“来了多少人?”

  他早已猜到那噬狼族早晚会寻上门来,却未想到竟来得如此之快。

  那守卫气喘吁吁地道:“密密麻麻的,看上去起码有三百多兽刃武者!”

  “三百多兽刃武者!”

  练武场上的众人听到这个数字俱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都知道那可是噬狼族的兽刃武者倾巢出动的人数啊!于是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德雷,只见德雷微低着头凝眉沉思了一小会儿,忽然抬头吩咐道:“快!你去通知族长,其他人随我去看看……”

  “是!”那守卫应了一声,快速朝族长家狂奔而去。

  德雷与练武场中的众人则连忙变换了兽形,纷纷从练武场边的一排兵器架上操起一把两米长刀,快步向寨门的方向赶了过去。

  “铛铛铛……”

  一时间,寨子内警钟被人敲响,顿时大量的普通族人也都从各个建筑物中涌出,或提弓箭、或持长矛,纷纷朝寨门外奔跑了过去。

  时间不长,寨门外便聚集了黑压压一大片的族人,族长豁达并没有变换兽形,他神色凝重的和德雷以及另外一百五十四名族内的兽刃武者站在人群的最前方,与对面空旷场地上站的三百多名杀气腾腾、个个手扶四米钢叉、狼头人身、身高皆在一丈以上高矮不等的噬狼族兽刃武者对峙着。

  噬狼族一方为首的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者,那老者身着洁白长袍,白发白须,就连浑身的皮肤似乎都是那种近乎透明的洁白体,苍白的无一丝血色,整个人站在那里,仿佛是一尊人形雪雕,与大地很是融洽的连为了一体。

  见到这白袍老者江噩亲自到来,族长豁达霎时已经明白了今日事态的严重性,他大声喊道:“江噩!今日为何如此兴师动众到我寨门前叫嚣,难道你是有意想引起两族开战么?你就不怕泰安城主怪罪?”

  族群与族群之间的小摩擦争斗,当地城主是不会管理的,但是大规模的开战将会导致其中一方种族灭亡,这就关系到了城主所管区域内年税的减收,当地城主自然会加以追究,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哪个种族都不愿引起大规模的战争。

  “豁达!少跟老子装蒜,我那宝贝孙子难道是被狗射死的?老夫如今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你今日若是不给老子一个圆满的交代,将那罪魁祸首交出来偿命,就休怪我率众杀入你们寨中,屠光你的族人!为我孙子报仇雪恨!”

  对面那江噩地狠辣话语响起后,顿时引起了奔牛族群中一片震惊之声。

  “死啦?”

  “不可能!”

  “就是!据我那儿子所说,小风昨日只是射瞎了他那孙子一只眼睛,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死掉!这老家伙一定是在讹诈人!”

  “哼!他妈的!真是欺人太甚,别以为他们族内兽刃武者比我们数量多就可以肆意妄为,大不了我们跟他们拼了!”

  “……”

  听那江噩提出如此苛刻地要求,德雷本能地起了护犊之心,上前一步,厉喝道:“昨日之事,实属你那孙子先挑拨起来的,怎能怪罪于我儿子?你休要在此无理取闹,倒打一耙……”

  “哦?原来射死我孙子的罪魁祸首是你的儿子?”

  那江噩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乜斜了他一眼,见这说话之人居然是那当年杀死自己儿子的德雷后,他脸色忽地便沉了下来,眼神一眯,冷哼道:“哼!原来又是你德雷!当年你杀了我儿子的仇还没找你清算!如今你那儿子居然又将我孙子杀了死,老夫今日定要将你们父子二人千刀万剐,方解我心头之恨!”

  说到这里,他转向豁达,威胁道:“豁达!今日你若将德雷父子交予我处置,我便不与你们族人追究,要不然……哼哼!那我可就大开杀戒了!”咄咄逼人的话音方落,他后面那三百多名兽刃武者,立马便唰一声,提起了手中钢叉,叉尖斜指前方,摆出一副准备冲锋的阵势。

  奔牛族一方自然也不甘示弱,立马跟着“哗啦啦”举起了兵刃,随时准备着迎战,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气氛骤然升温,战局极有可能一触即发。

  豁达一愣,对方皆是全副武装的兽刃武者,一个个身穿精铁铠甲,装备之精良,几乎能与泰安城中的正规军相匹比,而且其中还包括有十几名一阶兽刃武男,那江噩更是比自己实力稍胜一筹的三阶兽刃武伯,他自然明白若是在此地战起来已方不但无便宜可占,甚至还有可能面临灭族之灾。

  但是不论什么情况,他也绝不可能因此而将任何一个族人交出去,此时当真是两头为难,心思百转而无一计,最后为了推脱,只好苦着脸讪笑道:“这又是何必呢?!死去的人又不能活过来,为何还要让活着的人受此牵连,斗个你死我活呢?这样也太不值得了吧!”

  那江噩闻言大怒了:“放屁!死的又不是你儿孙,你当然不难过!莫要再废话,我只最后问你一句,你交还是不交?”

  还未等豁达回答,这时奔牛寨的族人们已经激愤地狂吼了起来。

  “不交!”

  “当然不交了!”

  “大不了跟他们拼了,不能交啊族长!”

  “就是,还能怕了他们不成!”

  “……”

  关键时刻热血的奔牛族人还是非常心齐的,就算是死也不会放弃族内的任何一人,况且要交的还是族内除族长以外的第一高手和他的奇才儿子,他们绝不会做那种出卖族人而苟且偷生之事。

  看到这情景的德雷此刻自然是感动不已。而那江噩见到对面群情激愤的场面,却是犹豫了一下,似乎此时此刻他也有些心虚了,连忙又对那豁达咄咄催促了起来,“豁达!快些答复我,交还是不交?”

  毕竟江噩今日只想以零损失的威胁得到他要的结果,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愿看到两族混战的局面,若是就此混战起来,虽然有十分的把握取胜,但是他带来的族人又能活着回去多少?他心里也没底,这也是他万分不愿得到的结局。

  “这个么……”豁达嘴角一阵抽搐,只是嗫嚅不答,抓耳挠腮的显得甚是为难。

  见他这副装模作样的表情,江噩显得不耐烦了,阴冷地说道:“以你的意思,你是不愿交了?哼!小的们,都跟我冲杀上去!杀光他们族人,为渊郎和寒狼报仇!”

  “为渊郎和寒狼报仇——”

  顿时,他身后那三百多名兽刃武者齐齐狂吼一声,气势汹汹的举起手中钢叉,就要朝奔牛寨前的奔牛族人冲去。

  

兽刃盟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兽刃盟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兽刃盟主

兽刃盟主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1/28 14:20:56

兽刃武者是东域中的异类,又称屠杀者,暴戾者,个个身高丈余,力大无穷,然而这仅仅在东域只不过是一个最普通的兽刃武者而已,后面的兽刃武男、兽刃武子、兽刃武伯、侯、公、王、帝、圣、神……他们又是何种存在?还有东域以外,大陆以外,又有多少不一样的种类,不一样的强者存在?……  一切传奇与未知皆在本书之中,等着你来探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