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夫君养成记 > 夫君养成记全文免费阅读第14章014名为白术的女人

夫君养成记全文免费阅读第14章014名为白术的女人

发表时间:2020/8/5 6:23:51来源:阅文热度:

《夫君养成记》是剧情极佳的青春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别想那么多,人都死了,尽想着生前的事有何用?倒不如好好考虑自己下辈子如何过得自在些。我叫白术,当然你可以不必记着我的名...

夫君养成记

  不知这样已经过了多久,青鸢静静地坐在地上,目光游离神情涣散。脚边被鲜血浸染过的土壤早已由鲜红变成暗黑。

  她动了动手指,扩展的瞳孔渐渐收缩,终于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更看清了眼前的一切。在她眼前那个曾经最爱的人类抱着她的躯体倒在她的脚边。看着那个被一剑穿心的女子,她即熟悉又陌生。

  那是她,但是她却无法相信这一切。

  她死了,被她最爱同样最信任的人杀死了。甚至至死那个男人都没有告诉她,他杀她的原因。就因为她是妖吗?而他道渊,她最爱的男人,在将利剑刺进她的胸膛后,抱着她的尸体拔出那把透过她身体的长剑自刎。

  一把剑两条命,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去了。就这么去了幽冥之地,难道这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吗?不,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

  至少告诉她原因,至少让她知道她必须死的理由。

  “回答我,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青鸢爬到道尘的尸首边,想要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起,然而她的手指却毫无阻碍的穿过他的身体。

  原来,原来这就是死亡,青鸢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心中除了苦,还是苦。

  “至少告诉我,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青鸢蜷缩着坐起伏在膝头痛哭。然而鬼是没有眼泪,干涩眼眶中流不出一滴眼泪。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留她一个人在这里。

  她无法忘记他看她最后的眼神,那里面明明带着不忍以及挣扎。可是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做。大丈夫敢作敢当,杀了她又不敢面对她吗?两个人的尸首边为何只单单留下她一个人的魂魄。

  青鸢茫然地坐在她和道尘的尸首边发呆,该怎么办?就这样死掉真的很不甘心。不,绝对不能就这样自暴自弃。要找到道尘。无论如何她都要知道为什么,那个曾经对她海誓山盟的男人为何最终会对她刀剑相向。

  她站起看着脚边这两具相拥而死的尸首,心里说不出的怪异。留恋吗,在意吗?她说不清楚,只是她知道这里不再会是她的归属之地。因为意识到已经无可挽回。她的心情反而可以慢慢平静下来。

  “呀!小妹妹,你可终于是醒过来了?”

  意料之外的声音让青鸢浑身一震,她转过身只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扎着双马尾,穿着一身白衣,坐在不远处一棵老槐树的枝上,前后晃动的双脚。只是那仅仅一指粗的树杈怎么看也不像可以支撑起一个少女的体重。

  这个女孩绝对不是普通人,单凭她可以看到自己这一点就可以说明。

  女孩伸了个懒腰,一个翻身从老槐树上一跃而下。动作轻盈地像只翩翩起舞的白蝴蝶。像她这样年纪的女孩子,生得可爱,活泼灵动,无论做什么都是那么令人赏心悦目。

  然而随着那少女的接近,青鸢只感觉到一阵阵的阴冷,莫名的恐惧一点点的参透进她的灵魂。似乎要将她的身体冻结。死亡并不意味着失去一切感官。至少青鸢明白了,在面对同类时那些感知还是会从记忆深处浮起。然而这种感觉很快便消失,让青鸢有种错觉那只是她死后感觉的一瞬间的错乱。

  白衣少女自来熟地握住青鸢的手,皱着眉头拖着她向前走,边走边自语道:“真是麻烦啊。”

  还为搞清楚白衣少女的意图,女孩便自顾自的说起教来:“小妹妹,凡事看开些,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到了地府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这一辈子就这么结束了。什么情啊,爱啊,仇啊,恨的,通通不记得,安安心心的投个好人家……”

  这孩子的年纪原本比青鸢小得多。却是以一副长辈的口吻劝说着青鸢,那感觉十分的怪异。青鸢听得一头雾水,虽然隐约猜出了这女孩的身份,但是与她想象中的差距实在太过巨大,如此明显地事情青鸢反倒是有些不太确定。

  “你是谁?”

  走在最前面的少女一个踉跄差点跌打,她转过身气鼓鼓地看着青鸢:“我是白无常,白——无——常!身为死者,难道你就一点自觉都没有。“

  白无常,这和她想象中并没有太大的出入,但是她无法想象堂堂的无常大人居然是一个还未及鬓的少女。这位白无常大人原本就有点婴儿肥,再加上此刻生气时鼓起的脸颊,让少女的脸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可爱的包子。

  但是这位大人的确是无常使,青鸢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知道。只是这位大人实在是太年轻,身上即使带着一丝威压,也被她的外表削弱了许多。

  无常!她是来带自己回地府的吧,传闻中的勾魂使者都是长成她这个样子的吗?

  “你知道道尘在哪里吗?”意识到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白无常,青鸢忽然觉得或许这少女知道道尘的下落,那个男人在她之后死,却在她醒来之前消失。

  “道尘!是谁?”白衣少女眨着无辜的双眼,确实像不知情的样子。

  难道道尘是自己离开,又或者是被其他的鬼差带走。但若是后者,为何那人没有将自己一并带走?

  “别想那么多,人都死了,尽想着生前的事有何用?倒不如好好考虑自己下辈子如何过得自在些。我叫白术,当然你可以不必记着我的名字,因为下辈子一定记不住的。但是现在一定要听我的话,至少在我将你送到奈何桥边以前。”

  “可是那样我就见不到道尘。不行,我要去找他,必须要找他,他不能就这么杀了我却连一个解释都没有。”

  “解释,小姑娘,冥界每天都有那么多的冤死之人。哪来那么多的解释。”

  “不!”青鸢想挣脱,却不想那个白术的年纪虽小力气却非常大,青鸢挣扎了半天也没能从她手中逃脱。

  “好吧,好吧。小姑娘。我知道你死得很冤。但是死人要守死人的规矩。你要找的人若是早一步去了冥界,对你有愧自然会在冥界等你,对你无愧自然直接转世投胎。你又何必执着这些?换而言之你若是就这么离开,天下之大你又如何寻到那人,若是那人早已回到地府,久候你不到早一步投胎,你又该如何?”

  这话说得的确有几分道理。刚刚受到死亡的打击,青鸢脑子还有几分迷糊。只是心中有个声音在隐隐告诉她,他一定不会这么绝情,他一定会等她,一直一直。

  “我跟你走。”

  下了这个决定似乎将她灵魂里所以的力量都抽走。前途似乎一片黑暗。而她则像是暗夜行舟不知前路,亦不知是何时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白术莞尔一笑不再接口,默默地走在前面。青鸢发现不知何时从那她的袖口里伸出一条白色丝带,一直延伸到自己的手腕上。青鸢尝试着扯了一下,发现系得很牢,同时丝带本身也很扎实。这是无常用来防止魂魄不愿意离开人间而准备的吗?

  不过对于青鸢而言,去地府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无论白术说得是不是实话,她都要在那里找到道尘,一定要在他喝孟婆汤以前找到他,问清楚一切。

  然而事态的发展总是不遂她的愿。白术似乎并不急着赶回地府,青鸢不知道是否由于白术的关系,光天化日之下她没有感觉到一丝不适。

  白术的行动看起来毫无目的,她总是在人口众多的村镇里转悠,有时也会特低去看望一些重病的患者和年事已高的老人。直到多年以后青鸢才明白,地府的鬼差是无法得知生命会在何时走到尽头,无常们的日常工作就在密切注意这些随时有可能死亡的生命,以便于将他们的灵魂第一时间带回地府,当然若是遇上像青鸢这样的例外,她们也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反应。

  青鸢一直挂念着道尘,一路上不停催促白术早些会冥界。然而青鸢越是催促,白术的速度越发放缓,意识到这些后青鸢只能强忍住催促白术的想法,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

  青鸢不再催促以后,白术似乎只是例行着公式走个过场。她的动作变得很快,青鸢跟在她身后有种飞跃的感觉,她从不在一个地方驻足长留,往往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就离开。直到最后她们来到一间茅草屋前。

  屋子周围用篱笆围成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种着一些蔬菜。一个古稀老人躺在一把藤摇椅上前后晃动着。白术静静地站在篱笆外看着那个合着眼的老人。不自觉的伸手扣住篱笆。作为白无常的她只要她愿意,便可以触碰她想触摸的一切,只是没有一位无常会去触摸生灵的肉体,这不仅仅是因为明令禁止,更重要的是两人世界的人永远都不要有交集才是对彼此最好的选择。

  从白术的眼睛里,青鸢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那充满眷恋的眼神实在是太熟悉。她有些诧异的看了这个外表只有十三四岁的女孩一眼。那个老人和这位冥界的白无常有着怎样的关系,却不是请鸢可以想象得出来。

  “那个人,就快死了。”

  白术依旧看着那老人,目光没有移开一丝。青鸢不知道白术的这些话是有意说给她听,还是只是单纯的自言自语,所以她没有答话,只是做个安静的听众。

  “那个人是我以前的搭档。只要他死了我们又可以像以前一样一起工作,一起……”这句话似乎是解释,只是白术说的时候手指不自觉地握紧篱笆,而后又松开,反反复复做了几次。

  “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青鸢不明。

  “因为啊!因为你是绝对不会记得的。”白术俏皮一笑,慢慢松开握住篱笆的手,“人啊,无论是以何种形态,都希望可以长长久久的存在下去。但是该松手时必须松手。”

  白术的神情变得认真,目光深邃的望着她的前任搭档。

  篱笆内从茅草屋里走出一个三四岁的稚童,张开双臂奶声奶气的冲着老人喊道:“太爷爷,抱抱。”

  

夫君养成记

夫君养成记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1/25 7:39:18

经历了两世悲催的姻缘,青鸢幡然醒悟。  即使开了后门,她也得不到她想要的东西。  即是如此,大神们,可否为我多开几个后门?  在即将到来的第3世。  她痛定思痛,痛改前非,立志夫君要从娃娃抓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