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踏歌行 >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踏歌行在线阅读第13章初露锋芒夜已深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踏歌行在线阅读第13章初露锋芒夜已深

发表时间:2020/5/24 8:37:45来源:掌中云热度:

《踏歌行》是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昕月原以为这两位只是宫中贵人,却没想到竟是两位皇子,心中大惊,便急忙与马彦霖一起施大礼。...

踏歌行

昕月听到顾竹生的话,气的都想动手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得死命的瞪着他。而顾竹生则笑着说,“我又没惹你生气,你为何瞪我?”

昕月手狠狠的掐著手心,眼都红了说,“你竟不知道?”

顾竹生一脸茫然的说,“知道什么?我们也今日没见了!”

昕月看着一脸茫然不解的顾竹生,也只得解释道,“你家里为何还有女人在?”

昕月还是瞪着他,语气很不爽地讲着那次在他家碰到的事。而顾竹生听完他的话后,便直接笑出了声,“哈哈…我说那人是谁呢?”

昕月心里委屈又气愤,却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只得那么瞪着他。

顾竹生见昕月一脸气愤的样子,便出言解释道,“那人是我妹妹,我那日正在书房里看书,听说有人找我,我出去的时候就没人了,还以为家里出了鬼魂呢!”

后来两人便又和好如初了。奚儿今日见自家小姐,又面带笑容,脚步轻快的回到闺房内,看着自家小姐对着镜子笑的面颊红润,想来应是因为那顾竹生的缘故。

奚儿便仔细问了问,昕月也就直接都与她说,而奚儿却有些不满地说,“小姐,您还真相信他的话呀!他之前的失约的事,您都忘了?”

昕月知道奚儿是为她好,“奚儿,我知晓你的意思,可这种事他是不会开玩笑的。”奚儿见自家小姐一脸相信他的神情,便幸幸的不做声了。

昕月看着眼前的景色,觉得特别美丽,想来是因为心境不一样了吧!刚一入教厅,昕月就看见那好久不见的面容也出现在这里了。

她便急忙向雪阳公主走去,只见那雪阳公主端坐在那里,便故意行了一大礼道,“臣女见过雪阳公主。”

雪阳公主知晓昕月就是故意,便也回言道,“还真是个懂理的人啊!那就给本公主跪下行礼。”

昕月见势说不过雪阳公主,便上前去拉雪阳公主的手,两人又一起有说有笑的,昕月虽然小,问他这几日为何没来,又为何一人跑出去玩?

但又怕惹得雪阳公主反感,便生生的把话题转移了。没多久,左边坐在前面的好像是雪柔公主,平日里昕月再教厅里很是安静,并没有与这雪柔公主说过话,而今日那雪柔公主好似见雪阳公主在这里,按理说雪阳公主是雪柔公主的姐姐,也应该向她行礼问好的。

可谁知那雪柔公主径直的站在雪阳公主面前,脸上竟露出有些嘲讽的笑,“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呀!本公主竟然能在这里看到雪阳姐姐,看来姐姐这病的也不重啊!”

这雪柔公主一插话,让面带笑容的雪阳公主,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不过也就一秒钟的时间,就又恢复正常了,想必是顾忌到一旁的昕月。

昕月也觉得这是她们皇家的事,肯定不想让外人知道,便行了一礼道,“臣女还有事,就先行告退了。”昕月急忙退出这教厅。

而一品林太保来这教厅看见雪阳公主的时候,面色也有些吃惊。却又没怎么明显,便一带而过了,又开始了,和往常一样的授课。

昕月偷偷抬头看了看雪阳公主,只见他脸色并不怎么好看,昕月想着可能是受了欺负吧!这按理来说,雪阳公主是雪柔公主的姐姐,应该比她更为尊贵才是,但这雪柔公主却敢欺压雪阳公主,昕月想来这其中必有故事,也觉得甚是好玩。

到了午休时间,众女官也像平时一样,聚在一起讨论是非,又碰巧遇到这雪阳公主与雪柔公主之间的不和,这这讨论比往常更是激烈了几分。

只见有一个女官说的最为激动,她身边围了好多人,昕月好奇地围了上去,这才听到,竟没想到这雪柔公主是宫中最受宠的宋贵妃的女儿,虽说皇后有天人之姿,却也管不住这后宫佳丽三千,个个年轻貌美的。

虽说皇后娘娘剩下三位皇子,但也就只有一个二皇子尚可成才,可却不受皇上待见,而三皇子和四皇子一个生有残缺,一个钟爱花天酒地不务正业。

而妍妃生下的大皇子,可命不好,才六岁就就因生病而死了,现在的五皇子,就是雪柔公主的一奶同胞的哥哥,所以这宋贵妃。

昕月起之前见的皇后娘娘,心中有些发怵,如此天人之姿也将在后宫红颜老去,这皇宫内院真是刀枪剑雨,阴险复杂之处。

午休就在这嘈杂的讨论声过去了,气氛也有安静了许多,只是没想到从皇宫竟忽然传来旨意。

说是授课有一段时日了,想看看学的成果,便让一品林太保出题,众女官也需要一起测试,而雪阳公主这段时日根本就没有听课,又怎会晓得会考些什么?看着雪茹公主一脸得意的表情,雪阳公主一脸期待的看着昕月。

这让昕月甚是纠结,这次算是一个机遇,三国志高深莫测,这些个官家小姐平常也就是应付,又有几个在林太保授课时用心了呢!可自己若不帮她,她们之间哪还有什么以后?

昕月深知这个事的重要性,便不得已的说,“小篆,我于你写。”

昕月想了前因后果,最终决定与雪阳公主换名。看着题目,想着一品太保与皇后娘娘的喜好,便深呼了口气。提手编写,只见娟秀清丽的小篆跃于纸上,行书如水,答辩如流。

次日,昕月见雪阳公主也来了,想必是关心测试结果吧!今日那些公主郡主和你女官们,格外安静了些,想来也是心中各有较量,再怎么说这也是一次重要的测试。只见那林太保身后跟了一个侍从,手捧一套文房四宝。

今天这林太保清了清嗓子,略微含蓄的讲解了一下众女官的文章,说是雪柔公主的伴读陆氏佳青文章最为出众,便赐予她官用文房四宝。

昕月觉得甚是不公平,若不是自己………便听的那林太保口气变的严厉而厌恶的说,有女官测试的时候,竟直接背抄书上的文章,此举实在有辱学风。

昕月一听,心中略微一惊,有些同情那个女官,却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昕月也只得无奈地向前走去。

看着那些鄙夷嘲笑的眼神,昕月也只得在林太保面前跪下!林太保看着授课是最为认真的女官,心中最为不屑,只不过是装装样子而已。心中气愤更为浓郁了,下手也狠了几分。

昕月原以为她们又不是普通女子,受打也是做做样子,就没想到这一戒尺打下来,手心就像着火了一般疼痛,她下意识的把手拽了回来。

教堂的笑声更为激烈了,那雪柔公主尖锐讽刺的声音最是响亮,“什么样的丫鬟跟什么样的主子,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

昕月也是有气节之人,刚才只是因惊吓才会被人嘲笑,现下,她便把手又依然决然的伸开递了上去。

而林太保并没有因此而手下留情,那戒尺打的像是剜心般的疼痛,十指连心,此话不假,昕月忍住了没在这些人面前流下眼泪,接着林太保又说,对着这戒尺跪一天一夜。

昕月疼的有点头晕眼花,这要如何跪那一天一夜,这岂不是想要昕月的半条命吗?她向雪阳公主看了一眼,只见她低头而坐,昕月看不见她的神情,只是有些失望罢了。

原以为是在屋中对着戒尺跪一天一夜,竟没想到会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看着眼前放的戒尺,昕月觉得甚是无聊,只是这手心疼的厉害,而且被太阳晒得头晕眼花的更为严重了。

正在拼命压制眩晕的感觉,却突然听到马蹄的声音,这时那马突然嘶鸣了两声,昕月好奇的向声音方向看了过去。

只一眼,昕月就觉得好似看到了传说中的贵公子,就比那书中写的还要俊美脱俗几分,一身青白色锦衣,身姿就如那竹子般高雅,眉目之中蕴含深邃之美。

虽说肤如凝脂是用来形容女子的,可这人更是有胜之无不及。昕月还是第一见一个男子可以长得如此俊美,看的昕月都忘记了手上和膝盖的疼痛。

昕月正在满心痴迷,却听到,“五哥,你看那有人跪着,可能就是那里了吧!”

那俊美贵公子侧眼向昕月看来。昕月却突然想起现在自己狼狈的样子,便急忙低下头来,可那两人去直直的向昕月走来,看着昕月想要掩住红肿左手的样子,发出一声冷笑问道,“这林太保也真是严厉,不顾情面…你又是何人的伴读?”

昕月听这人说林太保如此随意,想必也是宫里的贵人,便急忙向他二人行了大礼,恭敬的答到,“臣女乃是伺候雪阳公主的。”

只见那人听完昕月的话,都笑了起来,有一个笑到站不住的样子,“我说你怎么一人跪在这里,你这以后的日子,可是不好过呀,他根本就不是那读书写字之人,你说你这哈……”

昕月听他话中对雪阳公主的嘲讽之意,便有些不爽道,“我家主子写的文章都过了皇后娘娘和林太保这一关,臣女受罚只是自己才疏学浅,与公主并无关系。”

只见那人听昕月如此说,刚想说话,就见礼部侍郎马彦霖急忙的向她们跑来,还没等昕月反应过来,就见他一跪在旁边,“老臣来迟了,两位殿下没受惊吧!”

昕月原以为这两位只是宫中贵人,却没想到竟是两位皇子,心中大惊,便急忙与马彦霖一起施大礼。

而这时那五皇子脸上没了刚才的笑容,稍微严肃的向马彦霖说道,“马大人,切勿大惊小怪,只是我六弟好奇想来看看这照香阁,不知可否?”

马彦霖见两位皇子这样说,赶紧答道,“两位殿下,客气了,这是照香阁的福分,老臣这就去办。”

说完便恭敬地退下了。五皇子上官沐尘对着他的弟弟六皇子上官沐风说,“六弟,我们进去里面看看。”

而昕月一人跪在庭院里,听着教厅里传出激烈的讨论声和尖叫声,她气的一直在心里腹诽,女人还真是不肤浅,一见样貌齐全的王公贵族,便按耐不住了………昕月又想起今日竟是倒霉的事。没多久昕月听到教厅里安静了。

正纳闷时,就看见雪柔公主左右各挽着五六皇子,一脸得意的走了出来,脸上表情甚是丰富,等她看见跪在庭院中的昕月时。

语气鄙夷不屑的说,“五皇兄,你们看,这就是雪阳的伴读,真是和她一样有够傻的,考试时,她竟直接背抄了一篇文章?”

昕月这一刻觉得自己真是最羞耻的,她被雪柔公主的话,气的头晕眼花竟还想要吐血的感觉,都不知道她们是怎么离开这照香阁的。

直到膝盖像针扎般的疼,昕月这才幡然醒悟,看着日头正盛,想必午休时间也到了,便故意晕眩的样子,在林太保出来那一瞬间,“晕倒”在地。

踏歌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踏歌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踏歌行

踏歌行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11/25 1:18:04

近几日,暴雨倾盆,人迹寥寥。沐青山上的缘安寺因暴雨连连,无香客临门,看着这雨帘下安静的万物,一众僧侣只得在大堂参悟佛道。被雨帘遮住的山峰处,好似有两个身着蓑衣的身影,因雨势,看到不真切。“小…公子,您等…等等我啊!您…小心点,这路…不好走…啊!”只见前面那位公子走的很快,后面那个书童打扮的人,一边担心自家公子,一边追赶着,就怕会有意外。甚是不易,两人相隔较少,而此时,暴雨竟是小了,阳光像是忍耐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