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破茧新生 > 破茧新生无弹窗_破茧新生最新章节

破茧新生无弹窗_破茧新生最新章节

发表时间:2019/12/6 15:35:48来源:阅文热度:

《破茧新生》是一本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好在蔚奶奶的孩子们都渐渐长大成人了,国家的政策也在慢慢变好,蔚青荣和蔚青银蔚奶奶的操持下各自成家,连最小的蔚青方也在28...

破茧新生

  30多岁的蔚微,现在变成了年仅5岁,不知道她死亡后,她应该算是死亡吧?否则怎么会回到八十年代的幼年时期?那边的父母会怎样如何?梁力又待如何?是否会伤心?还是开心?

  蔚微几天内将自己的前世的三十多年反反复复想了好几遍,终于决定放下。无论那边的父母如何,现在她就在父母的身边,一切都来得及,而梁力,就让他们从此划上句号吧。

  矫情一点的说,蔚微应该做的只是把握当下,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就要好好把握,把曾经后悔过的一一重新来过,要让她和家人活的轻松恣意。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蔚微现在对这句后世的网络语言有深刻的体会。才刚刚5岁的她,身板瘦小,头发枯黄,甚至还有她早已遗忘的虱子存在,乌黑的指甲缝,浑身脏兮兮,身上的衣服虽然没有补丁,但绝不是女孩子的衣服,蔚微知道不知道是哪家送来的穿旧的衣服,屁股后面还跟着小她两岁的弟弟蔚程。她看着自己的弟弟觉得很无语,真正的小时候,蔚微即使有印象也是极少的,对比日后纵向180,体重也180的弟弟,现在的小弟瘦弱的可怜,唯有两个黑亮的大眼睛,显得出他的聪敏。

  但是再聪敏也只是一个孩子,他总是跟着自己的姐姐,希望姐姐能向以往一样能带着自己跟村里的其他小伙伴一起去玩,可是姐姐只顾着自己发呆,他只能哭闹着吸引姐姐或者大人的注意力。蔚微对孩子没有什么耐心,即使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亲弟弟,每当他哭闹起来,就觉得很烦躁,不知如何是好。

  蔚微的家,在A省的省会H市下属的一个普通小村庄,整个村没有一个杂姓,全都姓蔚,可以说全村都是亲戚,只是关系或远或近的区别。蔚奶奶姓张,父亲曾是一个教书先生,所以蔚奶奶是个识字的,还算的一手好账,以现代的眼光长的也端庄秀气,这个从蔚奶奶的面庞以及子女的长相可以看得出。蔚奶奶十九岁嫁入蔚村,应该也曾经幸福美满过,也许红颜多薄命,蔚爷爷在******的时候,因与村里发生口角,愤而出走,再也没有回来过,大概是路上就没了,那一年,蔚奶奶才刚刚三十岁。那个年代人失踪了即使想找,也有心无力,再后来想找,也无从找起。

  性格要强的蔚奶奶,可以说从小处处超同龄人一等,突然中年丧夫,打击不可谓不大。丈夫走了,却留下4个孩子,大儿子蔚青荣、大女儿蔚青银、小儿子蔚青方,也就是蔚微的爸爸,还有一个小姑,还不满一岁,因蔚爷爷的离去,实在是养不活,无奈之下只能送人了。

  大伯,蔚青荣,做为长子,没有读两年的书,在蔚爷爷失踪后,需要他和蔚奶奶一起用年幼的身躯撑起破碎的家庭,并且照顾年幼的弟妹。大姑蔚青银,也没有去读书,一来家里确实贫穷,二来那个时代的女孩子,只有特别娇惯的才会被送去读书,而大姑明显不属于这一类。只有蔚爸爸作为最小的儿子,可能也是蔚奶奶的偏爱,一直读到高中毕业,这也成了多年后蔚大伯对蔚奶奶不满,而蔚奶奶对大儿子各种忍让的缘由。

  好在蔚奶奶的孩子们都渐渐长大成人了,国家的政策也在慢慢变好,蔚青荣和蔚青银蔚奶奶的操持下各自成家,连最小的蔚青方也在28岁那年与蔚妈妈周萍自由恋爱并结为夫妻。

  蔚青荣夫妻生了四个孩子,两男两女,每个相隔三岁,分别是蔚刚、蔚永、蔚梅、蔚凤,孩子无疑给家庭带来了热闹,也带来了负担和更多的家庭问题。在周萍嫁进来一年后生下蔚微,蔚奶奶终于宣布分家,那时蔚奶奶才50多岁,还算年轻,于是决定单独生活,两个儿子每年给粮给钱,她则只帮儿子们带孩子,而不再管家。

  生活虽然仍旧贫苦,但时间还是一年一年的过去,农村的人们似乎永远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直到蔚微重生回来这一年。

  周萍下地去了,蔚奶奶一个人要照看三个孩子:蔚凤、蔚微、蔚程,还得抽空做点家务,根本照看不过来。农村都是说虚岁的,大堂姐蔚梅已经9岁,却还没有入学,只能在家里帮忙照看才6岁的蔚凤,同时也已经开始负责自家的烧煮洗刷了,农村的女孩子几乎都很早就学会了做家务,蔚微记得自己也差不多在7、8岁的时候开始学习做饭、洗衣等。两个堂哥早已入学,并且蔚刚已经读初中了。

  这一日,周萍又下地去了,蔚微决定先收拾收拾自己。她那一头稀黄的头发,长一撮短一撮的剪的跟狗啃的似的,让人不忍直视,不用说,肯定是周萍的杰作,她忙,没工夫也没那闲情给女儿梳头,而蔚微小时候虽然脏却想留长发臭美,周萍也是一牛人,操起剪刀,咔嚓了再说,哭或者闹,是绝对没用的,顶多又是一顿胖揍就是了。

  再说周萍,因为幼年父母离异,跟随蔚微的外婆改嫁,童年各种不幸,造成了蔚妈妈性格要强、敏感、甚至有些暴躁,再加上那个年代生活贫苦艰辛,蔚妈妈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跟孩子沟通温存,同时,又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于是暴力差不多就是她对付孩子不听话时的手段。蔚微从小没少挨揍,弟弟虽然相比她娇惯一些,但挨揍的机会却只多不少,一切源于蔚妈妈一颗望子成龙迫切的心。

  虱子,让内心三十多岁的蔚微头皮发麻,也许是头皮奇痒?她内心抓狂不已,先洗吧,洗了再剪光光。得,还得找洗发水,四处瞅瞅,家徒四壁,还是蔚微印象中的老屋呢,前世的记忆力是88年的时候,蔚青方夫妻借钱造的,现在还没出来呢。现在的家是蔚奶奶主持分家的时候分得的,也就三间瓦房,一间父母的卧室,蔚程还小,跟着父母睡大床,又在里间隔出一个小房间,放了张小床,算是蔚微的独立空间。另一间是堂屋,再旁边的就算灶房吧,堂屋里除了一个圆圆的竹篾围成的粮仓和一些农具,其他啥也没有,当然最多的是除了灰还是灰。

  估计得去卧室找,大概因为新婚没几年,加上蔚青方高中毕业后,大学不凭考也没有后台可以走推荐上大学的路子,只能回来学个手艺—木匠活,所以卧室内架子床、五斗橱、大衣柜这些基本家具还是有的,看着成色也还算新,另外就是周萍的陪嫁——缝纫机,因为周萍曾经学过缝纫,虽然手艺不精,但却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跟蔚微的外婆争取了这个,这在农村就算的上是少有的大件了。

  周萍没有什么护肤品,估计此时的周萍压根没有什么护肤的概念,唯一一瓶雅霜大概是为了防止冬天不让脸被吹皲。竟然还有一瓶后世找不到的头油,蔚微对头油的理解就是女人们平时洗头不多,偶尔出门抹一点再用梳子梳的很光亮,会显得好看,也算那个年代的时尚了,可是一看生产日期已经是好几年前了,头油却没减少多少,蔚微深切的怀疑,可能是周萍结婚时候自己买的,又舍不得用才一直放着。

  没找到洗发水,蔚微这才想起,前世,就算前世吧,飘柔算出的最早的洗发水吧,现在还没有呢,等刘德华大帅哥喊“飘柔二合一”且得等好几年呢。总不能用肥皂洗头吧?这时候可没有几个用香皂,也没有透明皂,洗衣服用的还是固本呢,用那个洗?

  再找找吧,蔚微没有放弃,反正一小破孩只要不出去玩水爬树,奶奶也是不管她在家做什么的。终于在五斗橱的最上面的抽屉里,蔚微发现了一罐蓝色的海鸥洗发膏,可怜蔚微5岁的五短身材,站着凳子才将将够得着,也幸好她不是真正的五岁,否则都不认识字,哪里知道这就是洗发水呢。

  “应该是二姨送的,”蔚微心想,“否则,老妈那么抠门,才不会买这个,还藏的那么紧!”

  “上海家化,我爱你!哪怕只有最原始的洗头膏,我也爱你。”蔚微乐不可支,这大概是她重生后第一次展开笑颜。

  好吧,找到洗头膏,还得烧水,要是用了周萍早晨烧的水,等她回来没得喝,结果应该很惨,蔚微果断的决定自力更生,反正她又不是一真正的孩子,重生前挨揍也就算了,这都三十多了还被跟她差不多大的周萍揍,蔚微就真的要拿个枕头把自己捂死算了。

  还好水缸里的水是满的,以蔚微5岁的身高,只能站在凳子上一瓢一瓢的舀水,放进煮饭的大锅里,满满一锅,盖锅盖,点火开始烧水。本就是农村出来的孩子,虽然离开农村将近20年了,但蔚微还不至于忘本到不知如何烧火,至于身材短,手小,慢慢来就是了,反正也没人催。为什么烧满满一锅呢,主要是蔚微觉得不能光解决头的问题,也要洗澡啊,还有个蔚程呢,她一人干净了也没用啊,虱子是会爬的哇!!一想到虱子,蔚微不由的加快了速度,浑身难受有没有!

  为了节省周萍宝贵的洗发膏,趁着蔚奶奶不注意,蔚微拿着剪刀站在大衣柜的镜子前,把她原本乱糟糟的头发贴着头皮剪了个精光,好悬没有戳破头皮,可也让她的小胳膊酸的抬不起来。至于长短不齐的问题,暂且忽略不计,就不相信,等周萍回来会不带她去处理。

  把头先洗好,趁着蔚奶奶去菜地摘菜的时间,又将蔚程一把摁倒在大木盆里开始洗头洗澡,也不管他乐不乐意,一顿狠搓,也幸好蔚奶奶出去了,否则以蔚程的嗷嗷大叫,蔚微肯定躲不了一顿揍,可怜的娃,需要顾忌的事情真多啊!

  在蔚微的体力耗得差不多之前,终于搞定了蔚程,并且帮他穿好衣服,幸亏是初夏,衣服穿的不多,否则光给蔚程穿衣服就能搞死她,熊孩子各种不配合,伤不起啊!这个时候的蔚微忘记了自己在重生前,也是一个招人厌烦的熊孩子了。

  给了蔚程一个破笔头让他自己在凉床上画着玩以后,蔚微自己躲到卧室去清理自己,一圈一圈的污垢,比蔚程干净不到哪里去,洗蔚程的时候还可以安慰自己,那是别人的脏,这轮到她自己,那叫一个无语,搓的全身都红了,脸、脖子、耳后、胳膊、腋下……她不放过身体的任何一个角落,搓到小腹的位置,忽然发现自己的肚子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桑叶型的胎记,蔚微以自己三十年的记忆发誓,自己身上绝对没有什么胎记。

  不能是脏吧?会脏的这么有型?还是多搓搓吧,搓不掉,怎么搓的发热了?自己没那么有力气吧?怎么又感觉有点头晕,难道低血糖?蔚微不再多想,还是赶紧洗别的地方吧。

  最后水也冷了,她终于满意了。还得用小盆一盆一盆的把脏水倒出去,悲催的小身板,蔚微再一次扶额。恩?给蔚程洗的时候怎么不要这样?因为她把蔚程放在院子里洗的啊,盆一掀水就倒了。

  

破茧新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雄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雄梦)或者(kanshu34),关注后回复 【破茧新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破茧新生

破茧新生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1/26 2:42:27

蔚微从不知道,原来生活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不管如何,今生在也不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