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冷情王爷的囚宠妃 > 冷情王爷的囚宠妃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2章尚可医治

冷情王爷的囚宠妃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2章尚可医治

发表时间:2020/8/5 6:34:17来源:阅文热度:

《冷情王爷的囚宠妃》是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桌上摆满了茶点,糕,果,酒杯,壶,满满的座位入列,皇后坐在首位,长袖朝桌上一拂,大有端庄娴雅之态。...

冷情王爷的囚宠妃

  大到她都不敢想象……

  一身青尼褂子的李夫人此时直起身子端端跪在地上,半侧的倭坠髻斜插一支金海棠步摇,诚惶诚恐的抬头看向夏子漓,哀求的眼神。

  那种哀求看的夏子漓心底一酸,轻轻一叹,既知如此,何必当初。

  没有人啃声,谁也怕沾染上,皇后疑惑眼神在两人身上回扫,大概也猜测到了几分,目光变的锐利。

  “李夫人,你可是因什么事得罪了王妃?”

  一瞬间,李夫人的脸色全变,死鱼一般的惨白,双腿跪在冰冷的地上,身体一阵一阵轻颤。

  “回皇后娘娘,李夫人并没有冒犯臣妾之意?”半响,夏子漓收回手对着皇后微微俯身,淡淡的语气接过话语。

  视线又轻轻移向默默一旁的宁王妃,宁王妃眸子带有轻柔的笑意,微微颔首,那意思,她看的明白。

  李夫人立即投来感激的目光,夏子漓亦是看她微微一笑。

  宫里是非多,这一言一行间又岂是旁人能知晓,如果今日皇后因她而惩治了李夫人,这李家的梁子必然是与她结下了,更何况,区区小事,轻罚,得不偿失,而重惩,势必让外人觉得自己仗着燕王妃的身份肆意横行,心胸狭窄,得理不饶人,更是为一直低调隐忍的宁王妃添了不少麻烦。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横生枝节人,如同她从来不会去想伤害任何一个人。

  皇后表情因为夏子漓的开口而柔和了不少,目光一投到李夫人身上却又变得冷冽。

  “既然这样,不快起来,跪在地上作什么……”

  一番斥责后,李夫人在众人的注视下唯唯诺诺的起身。

  一场风波才算结束。

  沿着青石铺成的小径,两边尽是清雅洁白的梅花,一弯溪流沿着人工制造的园林格局在花间流淌,面上浮起一层厚厚的积雪。皇后亲密的拉着夏子漓的手。

  一路上,赏花游园,说说笑笑,倒也惬意。

  梅园中间的阁楼,精巧细致,巧夺天工,早有太监宫女一行人在此侯着。

  窗朝四面打开,可以看到灿烂的满树梅花。

  桌上摆满了茶点,糕,果,酒杯,壶,满满的座位入列,皇后坐在首位,长袖朝桌上一拂,大有端庄娴雅之态。

  “今年关洲进贡的‘碧波潭’只有三坛,皇上赏了本宫一坛,这酒芳香馥郁,入口甘醇,大家且都尝尝?”

  杯盏里面已经斟满,一阵客套后,有人迫不及待的举起杯子。

  夏子漓原本不太会饮酒,但碍于形势,轻轻举起脆薄的碧色玉杯,掩袖,只是沿着唇边轻抿了一点,遂放下。

  “不愧是皇上单独赐予娘娘的酒,这东西,哪又是别家能赶的上的?”

  耳旁一声轻笑,话中有话。

  “喝酒就喝酒吧。丽妃,难道这么多东西还堵不上你的嘴?”

  旁边又一道女音,语气稍有不满。

  夏子漓在旁听着这些无聊的争语,宫中的女人,都是如此的无聊么,移眸,位居正位之上的皇后仿佛对耳旁的一切充耳不闻,目光柔和,嘴角始终挂着浅浅的笑意,大有母仪天下之感,正待感慨,突然间,胃一阵剧烈的绞痛,才一瞬,喉头涌出一股腥甜,唇齿间,咸咸的味道弥漫。

  痛。剧痛……

  眼前一黑,想要起身,才发现身子便再站立不稳,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响在耳畔,仿佛一切都是混乱,只有紫儿急切的呼声和紧紧握着她那双柔软的手,感受真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浑浑噩噩中夏子漓转醒过来,浑身都痛,但是被窝里却很暖和。

  她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躺在床上,是了,突然想起在皇宫里赏花,然后那一杯酒,冰冷的空气里,她与众人一起毫无防备喝下的酒,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一下肚便五脏绞疼,然后恍然间,嘴角的一滴黑色的脓血滴下来,打在手背上,湿热的温度,但是在记忆到最后这一画面的时候她已经被疼痛折磨的失去了意识。

  “醒了?”低沉的带着点沙哑的声音响在耳侧,墨云轩早就注意床上的人儿一直紧闭的眸子缓缓的睁开,天知道,从她的睫毛开始颤动的时候那一刻他有多紧张,他一直僵硬的指节根本不敢动,生怕自己看到的是幻觉。

  因为他的出声,夏子漓缓缓转了眼眸过去,接触到那床边一双浓如暗夜的眸子,虽然那一张俊脸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但是似乎一直暗藏在眉宇间的疲惫让她有些心惊。

  “饿了么?”

  墨云轩神色淡淡的支出手去,灼热的手温覆在她冰冷的额头上,浓浓的暖意一路铺至心底,夏子漓眼望那黑色眸子里难掩的关切和柔情,一时间,竟然有些发懵。

  “还好,退了?”仿佛终于能疏了口气般,侍女端了米粥上来,夏子漓一看那碗冒着热气腾腾的烟才觉得自己真的饿了。

  墨云轩起身移了位置,身体朝床边挪了挪,将夏子漓裹了被子拥进怀里,从侍女手中将碗接过来,支起勺子,轻轻舀了,递向唇边吹的稍凉才喂进夏子漓的嘴里。

  细心的表情,耐心的动作,这是墨云轩吗?那个人人敬畏的,令听者胆怯的堂堂沐轩国权倾一朝的燕王。

  “看什么……”

  勺子递向夏子漓的唇边,却见她只是愣愣的模样不张口,墨云轩英挺的眉微微一紧。

  “还是我自己来吧?”

  闷闷的回了一句,总觉得这样的感觉好奇怪,不可置疑的,她心里的确还有一些惧怕,他的性格喜怒无常,她生怕一个不好就惹了他。

  说话的同时,夏子漓已经将碗从他手里端了过来,墨云轩也不勉强她。

  懒懒的起身,一扇窗临回廊半开,回廊的尽头,一个人影端端的跪在地上,远望如一尊塑像,直直的跪在那里。

  “对了。宫里怎么样了。”

  漫不经心的吃了两勺,这是她一直担心又不敢问出口的问题。

  “皇后已经被监禁,这个事情你就别担心了?”

  别担心,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冷情王爷的囚宠妃

冷情王爷的囚宠妃

  • 来源:阅文
  • 时间:2020/1/28 13:59:38

她是高贵美貌的相府嫡女,只因为埋葬了十年的仇恨一朝翻涌,爹爹的犯罪证据成了胁迫她嫁入王府的工具,从此在他的桎梏之下。   她的夫君,权倾朝野,外表俊美无俦,内里腹黑阴冷,朝堂之上,是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的堂堂八王爷—燕王,她在他手里受尽折磨,逃?可以往哪里逃?再一次逃走被抓回来像拎东西似的将她提着狠狠的摔回床上   他冷冷的黑眸闪着嗜血的光,墨发森冷的顺着肩的弧度散乱的垂下来,俯下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