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木影流年 > 木影流年全文目录阅读第20章二十

木影流年全文目录阅读第20章二十

发表时间:2020/7/1 17:33:25来源:有书阁热度:

《木影流年》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小说,精彩阅读:当第二声再传来的时候我可以确定,那就是妈妈的声音。...

木影流年

外边在下雨,现在是四月份,穿着衬衫居然说热。

我焦躁不安的坐在沙发上,电视机还在响着,我却根本连看都没有看。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怎么办?外边还在下着瓢泼大雨,根本没法回去。我匆忙跑去找薛凯,就看到他站在阳台上抽烟,大雾弥漫中我看到他略带萧条的背影,我觉得我的心抽搐一下。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在心疼他了。

“薛凯。”

他听到我的声音,立刻掐掉手中的烟,转过身来笑着说:“小冉,怎么了?”

我看了看外边暮色四合的天,怯懦道:“天快黑了,雨下那么大我们?”

薛凯将我推进房间笑着说:“你要是不放心我,我现在就回去了。”

我一楞,没明白什么意思。眨了眨眼睛才恍然大悟,娇嗔着推了他一把懊恼着说:“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难道我还担心你会半夜吃了我不成。只是我若现在让你回去,哪不是不知好歹了吗?你分明就是想将我推上不仁不义的地步是不是?再者,我们都没伞,你若是在淋雨回去,感冒,你存心让我愧疚是不是?”

“我就说了一句,你怎么延伸出那么多来,我可没那么多的想法。你自己倒是一下子说出这么多道理来,不愧是中文系的。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是关心我才会说这么多是为了让我留下来吧。”他得意洋洋的说完便捧腹大笑。

我剜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着台。

薛凯微笑着坐在我的边上。

因为顶的房间是单人床,最后协议决定后我睡床,让他睡沙发,可是他居然耍赖说离我太远,要睡在床底下,离我近。我实在拗不过最后只要由着他了。

反正我是在睡床,他爱睡地就睡吧。

可是最后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只有一床被子。

“薛凯,订房的时候你是不是故意的?”

“哪有,我也没想到晚上会在这里睡觉啊。”

某人开始装委屈。

我坐在床上,他就坐在地板上看着我。

我怒瞪着他。

他无辜的睁着一双不大的眼睛看着我。

我躺在床上,蜷着身子说:“被子让给你了。”

他看着我蜷着的身子,语气一下子弱了下来,将被子盖在我的身上说:“我是男人该保护你的。你盖着被子吧,我不冷。”

我看着他蜷在地上。

不心疼是假的。

翻来覆去却怎么样都睡不着。

“薛凯。”

叫了一声却见他没有反应,我心里已经有些忐忑了,生怕他会出什么事。

“薛凯。”

我又叫了一声,过了好久才听到他小声说:“小冉,我在。”

我听到他牙关打颤的声音,向后缩了缩说:“你上来睡吧,地板上很冷的。”

刚一说完就感觉到床的另一边陷了下去,冷风一下子钻到被子里,我又向后缩了缩。离的这么远我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冷气。

就在我猝不及防的时候我感觉到一下子抱住我了,抱的我好紧,是想要融入骨血的那种感觉,我挣扎了两下无果,手刚放到他的胸膛,准备推他,就听到他说:“小冉,不要推开我。好冷。让我抱一下就好。”

抱一下的结果就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看到自己靠在薛凯的怀里,他的大手还放在我的腰间,下巴抵在我的头顶,我的腿还放在他的腿上,动作真是相当的暧昧不明。

我一下子从床上惊坐了起来。

幸好衣服完整,我好整以暇的站在地上,床上的那个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无比无辜的看着我。

“小冉你起来了。”

那天我还一直担心他会不会感冒,谁知他身体强壮的跟什么一样,完全什么事没有,害我白白担心。

倒是自从那天以后,凌茉莉会隔三差五的来学校找我,带东西给我,而我总是不冷不热的拒绝掉,可是每次看到她受伤的表情我又开始不忍心了。

就在临近暑假的时候,我和凌茉莉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了,虽然我还没办法再开口叫她妈妈,却在心里已经承认了。

那天中午艳阳高照,凌茉莉说要带我出去玩,我出了校门还没看见她,我在原地等了半个小时都没见她出现,我开始心慌了。担心她会不会出什么事,会不会再一次离我而去。

因为是中午,街上人很少,空气里还弥留着滚烫的汗珠味道,我刚转过身准备回学校的时候就听到刺耳的刹车声传入耳中,我像是被钉在原地一样,不敢转身去看。

此刻我只是在想。我宁可你失约没有来,我宁可你像八年前一样那么决绝的离开。

在我看到那一滩血迹的时候,还有地上一大片的鸢尾花,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连思考的动作都忘记了该如何去做才算正确。

黑色的连衣裙和鲜红色的血液混在在一起,看起来妩媚又张扬。

我迅速跑上前去,抱着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女人,连眼泪都没有了。失声大喊:“妈妈,妈妈。”

“妈妈,我是小冉,我是小冉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看看我,我是小冉啊。妈妈,我在叫你你听到没有,妈妈,你说过要给我买巧克力的你怎么说话不算数,离开十四年刚回来又想走了吗?”

我抱着她的脑袋,血迹染红了我白色的短袖,我满手的血迹,半天我感觉到脸上一阵灼热,用手一抹才发觉竟是泪水,我泣不成声。

“妈妈。你说过,要带小冉,去看樱花的。你说过,要送小冉最美丽的鸢尾花的。你说过,要带小冉去吃好多小吃的。你说过,要带小冉去坐旋转木马的。你说过,要带小冉去踏雪的。你怎么能够说话不算数呢,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你不要睡了好不好,只要你醒来,我一定听你的话,我们住在一起好不好。”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悲伤情绪中,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统统看向我,就连车主都吓坏了站在一边不知所措。

“小冉。”

一声天籁之音传入耳中,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低头看了一眼,眼睛还是紧闭着的,虽然已经血肉模糊。

“小冉。”

当第二声再传来的时候我可以确定,那就是妈妈的声音。

“小冉。妈妈在这。”我透过人群是看的时候就看到凌茉莉手捧着一束鸢尾花,穿着黑色的裙子,只是头发是微卷的,比我怀中的女子还要瘦上几分,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认错人了。

我几步跑过去,扑进她怀里。

“妈。”

“小冉,你终于肯叫我了。”

凌茉莉哭的很是厉害。

我在她的怀里感受了母亲的温暖。

后来才知道,那个人也是去送人花,不过是花店的,刚好进了一批鸢尾花,却被撞了,不过幸好还是救了下来。

我带着母亲去我和半生住的地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我就觉得是那么的不真实,我终于明白了当时为什么睡了三天醒来会和杨晴之间的事完全当做不存在,而我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谁,一切都是在那间屋子里。

薛凯叮嘱不要乱动那间屋子,我便从来都没进去过。

凌茉莉和我一起去的时候半生不在屋里,她看着屋子里的布置还是像当年一样,瞬间便泪如泉涌。

她不顾我的反对进了那间我从来没有进去过的屋子,一进门我完全忘记了思考。

里边全部都是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有大的有小的,还有她用过的所有的东西。

而我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半生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我神情恍惚的坐在房间里,而凌茉莉在房间内转了一圈便跑了出去了,我已经猜测到了,原来,这个房间的主人就是我的父亲。而这件房子的主人正是薛凯的爸爸。

多么可笑的事情啊,爸爸的儿子居然爱上了我,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冉?”

我回过头看着一脸苍白的半生。

晚上,我和半生靠在一起,她揪着我的头发说:“冉,做你想做的事情,但是不管做什么都要正视你自己的心,不要因为一时的想法而忽略了原本的想法。”

“我知道了,谢谢你半生。”

“我们之间还用说什么谢谢吗?”

有些事就是因为没说清楚便造成了极大的误会,有些事也是因为说不清楚便让原本的缘分一下子迷茫。

自从知道薛凯的父亲就是当年那个抛弃我和妈妈的男人时,我便开始逃避薛凯,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安然无恙的和他相处,只要每次一看到他我就会想到自己的父亲却是他的父亲,我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最后我和半生一起搬去了凌茉莉现在住的地方,是个独立的宅子,不是很大,但是对我和半生来说却是已经很大了。

屋里没什么人,就她一个人住,所以显得有点空荡荡的。

我虽好奇她那里来那么多钱,却从来都没有开口问过,我怕问出什么我不愿意听到的事情来,我宁愿自己不知道。

生活有的时候胜过戏剧,总是让人始料不及,这一秒的笑容我们都无从知晓会不会凝固到下一秒,身边的一切都瞬息万变。

妈妈和半生不在家,凌亦冉独自坐在显得空荡的房子里,最近发生的事情在她的脑海中像放电影般重现,恍若隔世的梦。

那个曾经说不会离开她的杨晴,短暂的出现,又迅速的消失。杨晴曾光耀了她冷漠的世界,但瞬间又消失使她猝不及防,像流星,却比流星刺眼。连心都刺得疼痛。

不过很快又碰到了半生,一个遭遇和她相似的孱弱女子,正好填补了杨晴离开过后她心里的那片空白,生活还是有了个伴儿。

十四年里在生活艰辛的磨难下,在人情冷暖的世界里,除了她自己恐怕没人能体会到她捱过这十四年的苦楚。整整十四年啊,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一点点蜕变成亭亭独立的少女。这是怎样一个漫长而绝望的成长过程。

我一直耿耿于怀着妈妈的不辞而别,但是在医院当真的看到她那一瞬,我鼻子酸了,情不自禁的喊她。而她再一次消失。我哭了,哭的很伤心。为什么她还是撇下我。当她出现在校门口的时候,我说不清心里的滋味,是的,我埋怨她,这么多年来,她能这么狠心。所以我刚开始才会如此尖酸刻薄的抵制她吧,每当我说出一句刻薄的话,我的心也如刀绞般疼痛,毕竟在我内心深处,我终究是爱她的。我日日夜夜思念她。

我不会,再让我亲爱的妈妈离开我的身边,我需要她。

木影流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木影流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木影流年

木影流年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7/2 8:15:57

"纷繁的校园生活冲击着市场的竞争,利益和感情究竟谁才是主导这这场感情的幕后。他们是活在现当代的年轻一代,活力且年轻,但终究还是免不了面对现实。这就是现在的社会,谁都是世俗之人,谁也免不了的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