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 >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8章朽木疙瘩的钱捕头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8章朽木疙瘩的钱捕头

发表时间:2020/8/3 3:18:03来源:掌中云热度: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钱捕头立马按耐不住地起身朝着还未进门的薛雅就发话了:“女飞贼,你来此处意欲为何?”...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

薛雅颤抖着双手捧着袖珍小笼包细细地啃着,回想着自己打从遇上沈凉后,晦气就开始如影随形,什么倒霉事儿都能和她扯上关系,这也就罢了,可为什么她还得处处看他脸色?她薛府大小姐首次离家出走居然混到了这种地步?被她爹娘知道,还不给气乐了。

她想来想去,也想不通怎么就让自己一步步地沦落到如今这种悲惨局面里,最终只能安慰自己说,不是她战斗力直线下降,而实在是沈凉太无耻太阴险,她和他根本就不在一个段数上。

可有了这个认知后,薛雅反而更加郁闷了,她离家出走是有要事在身,可不是为了来受苦受难的啊。

把最后一口塞牙缝的包子放进嘴里,薛雅砸了咂嘴,舔了舔唇,忍不住地叹了一口气,前有沈凉,后有钱捕头,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万一奚夜找不到玉佩或者干脆不回来了呢,她总不能真的跟着沈凉当一辈子的婢子吧?得想个什么法子溜之大吉才好啊。

“哎,你看到了吗,通缉榜文都贴出来了。”正当薛雅苦思冥想之际,隔壁桌传来了某男子刻意压低的说话声。

“早看了,听说啊,张公子大发雷霆,限官府要在画展举办前抓住贼人。”

“哎呦,那就还剩下五天了,据说连什么人偷的都不知道,这能抓的到吗?”

“难!”有人摇了摇头,“不过重赏之下难免会出现勇夫,一千两银子呢!”

有赏银?一千两!薛雅立马打起了精神竖起了耳朵,小脑袋也迅速跟着转动起来,若是她抓住了贼,是不是就可以洗脱嫌疑,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受沈凉的威胁了?最关键的是还有一千两赏银可以拿,若是自己有了傍身的银子,是不是从此就不用再看沈凉的脸色了?

一想到此,薛雅一手拍在桌子上,猛的站起了身,自从她被贼人偷了荷包,以至于让她受人胁迫,从一个大小姐沦落到看人脸色行事的小丫鬟,她就开始无比仇视起这些鸡鸣狗盗之辈了,且奔着能早日脱离沈凉这个大苦海的目标,她也非得抓住这小贼不可。

邻桌的男子们闻声转头诧异地看着这个满脸怒容又满眼兴奋的小女子,见她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这一片,不禁面面相觑。

呀,还走过来了!男子们心里开始犯嘀咕,莫不是这小女子有问题?

“敢问大哥,张大公子家府宅在何处?”

“你问这个作什么?”

“自然是想要了解了解情况,以便于抓贼!”

抓贼?男子们闻言瞠目结舌,这小女子果然有问题,只不过这问题是出在那颗顶漂亮的脑瓜子上。

“你可别说笑了。”某个男子嗤了一声,鄙夷地朝薛雅挥了挥手,“连官府都无能为力,你这个小丫头能有什么本事抓贼?”

信了个邪的,出师不利啊,她这算是又被鄙视了么?

薛雅瞪着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淡定!淡定!这点鄙视和沈凉的欺负算起来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她才不会计较,更何况抓着贼人才是眼下的大事!不就是一个张府么,她还找不着了不成。

这,这就走了?男子们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又面面相觑,有人悄声说:“哎,人不可貌相啊,说不定还真有些看头呢。”

那鄙视了薛雅的男子立马瞠目反驳:“能有什么看头,一个自不量力的丫头而已。”

“还别说,万一这丫头就深藏不露呢。”

“她要是能抓着贼人,你这个月上馆子的钱我都包了!”

薛雅听着这对话,实在是淡定不了了,怒气冲冲地转过身来,指着那男子道:“那谁,你回头就准备好一个月上馆子的银子。”简直太瞧不起人了。

薛雅奔出客栈,随手拦了个路人打听到了张大公子的府宅就马不停蹄地找上门去了。

通过层层通传,在门口等的快睡着的薛雅终于被领着去见了张公子,说来也赶巧,正碰上钱捕头也在,这钱捕头一听小厮禀告说是门口有女子求见张公子要了解案情,心里就嘀咕开了,居然有人敢来抢他的活计。

待这仔细一瞧来人,嗬,他当是谁呢,飞贼来抓飞贼?

钱捕头立马按耐不住地起身朝着还未进门的薛雅就发话了:“女飞贼,你来此处意欲为何?”

薛雅被他这一声女飞贼嚷的脚下一个踉跄,那张公子一听女飞贼三字,顿时就蹦跶起来了,盯着她看的那双眼都直了。

这领路的小厮就更夸张了,用手颤颤巍巍地指着她,口齿不清:“飞、飞、飞贼!”边说着边连滚带爬地躲开了几丈远去。

薛雅简直无语了,要不要这样子?即便是飞贼,也只偷东西不偷人的好么!再说了,她要偷也绝对偷个大美人呀,怎么会偷这么个胆小如鼠的小厮!啊呸,想什么呢!她才不是贼!她是薛府大小姐!

转头看着钱捕头还满脸不悦地盯着她,她也恼了,提起脚步就朝着他走去,她得找他理论理论,就算他是个捕头也不带如此冤枉人的呀,身为官府之人就能如此随意坏人名声么?这么大一顶污帽子,她可不想走哪儿跟哪儿。

“快抓住她!”可待她一走近,那张大公子立马揪着钱捕头的衣服直催促。

薛雅深吸一口气,露出抬首百媚生的笑容:“钱捕头兄弟……”

“你,你们认识?”张大公子赶忙松开钱捕头的衣服,连连倒退几步,一副惊恐失措的模样。

好吧,她总算看出来了,这张府的人从上到下都属兔子的,见不得一点风吹草动。

“误会误会!”钱捕头急忙对着张公子摆手,转头又对着薛雅斥道,“谁是你兄弟?你给我说清楚!”

她嘴角抽搐,用不用这么认真,她只不过是想套点近乎好说话而已,再说了,就他这块头,这满脸写着我只要银子的模样,她想认他为兄弟,她爹还不干呢:“啊,口误。”

“这能口误吗?”钱捕头跳脚,一副你不给我说清楚,老子就和你拼命的架势。

嘿,这怎么就不能口误了,你还硬把女飞贼的帽子扣我头上呢,我叫你一声兄弟还罪大恶极了不成。

薛雅对着眼前这张欠揍的脸开始酝酿情绪:“咱俩之前不是认识么,虽然是误会一场,但对于钱捕头您的大义凌然刚正不阿我还是很佩服的,所以打从心里把您当兄弟来看,刚才一时激动,就脱口而出了。您瞧不上我没关系,可是……”她看着钱捕头被她夸的有些洋洋得意,开始佩服起自己来,居然能把违心的话说的又溜又正经,演的跟个真的似得。

在钱捕头有些飘飘然之际,她瘪了瘪嘴巴,泫然欲泣:“可是,钱捕头您也不能老叫我女飞贼呀,合着我这小女子在您心里就永远是一犯人么?都说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何况小女子我确实是被冤枉的,您左一声女飞贼右一声女飞贼,我这心里啊都能苦出个黄连来了。”她说着低头双手揪着胸口,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

“这,这什么……”钱捕头听她这么一说,竟似是也觉得自己张口就女飞贼长女飞贼短的确有些不妥,可他堂堂一个捕头怎么能低头和一小丫头认错呢,太有失身份了,“咳咳,可你确实偷过沈公子的银两。”

薛雅本以为就算自己不能把他说动容至少也能把他绕晕了,再加上自己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用他认错,只要顺着她搭好的台阶表个态啊啥的就好了。

可是,摆在眼前的事实让她搭下脸来,果然又是她想的太过美好了,人家捕头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

原来这世道除了有不会怜香惜玉的沈凉外,还有这么一个朽木疙瘩的钱捕头!

好吧,是她的错!可是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认真地盯着自己的大块头,她很想吼回去,你也说了是偷过,既然是过,那就应该让它过去啊,你这般抓着不放难道还有理了?

可她最终只是让这话在喉头荡了一圈又滚回肚子里去安息了。因为她不敢啊,面前这个捕头,软硬不吃,唯一的弱点是爱财如命,可她身上连个铜板子儿也没有呀,不然她就拿一堆的铜板来砸晕他,不砸到他眼冒金星誓不罢休。

那厢被晾了半天的张大公子开始老大不乐意了,这好歹是在他的府上,居然都不正眼看一下他这个主人:“钱捕头,这姑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张公子这么一问,薛雅顿时就在心里骂开了,他大爷的,居然忘了正事,跟着沈凉吃不饱喝不好还睡不香,连带着脑子也不管用了。

不过,她似乎还遗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在客栈想当然地以为抓了贼就能拿到赏银,可钱捕头这么大一块头堵在这里,她想独拿这笔赏银显然是相当困难啊。

思索了半天的结果是,如果她想拿赏银就得继续和他装孙子,她怎么就这么作孽啊,好端端的放着薛府大小姐不当非得离什么家出什么走?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君本腹黑】 或 【逃嫁痞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6/19 5:12:21

小时候人见人爱的鬼机灵薛雅,一不小心就被养成了个让爹唉声娘叹气的痞样来,可这能怪她么,还不是爹爹给惯出来的。什么?嫌她闹心,要把她嫁出去!她薛雅的人生大事岂能让别人来做主!亲生爹娘也不成!可是,她只不过是想逃个婚而已,怎么一路径遇上偷蒙拐骗烧杀掳掠……更糟糕的是,这个时时欺负她,处处压着她,常常嫌弃她的冤家大爷竟是她的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