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风水异闻录 > 风水异闻录第10章冲突再起

风水异闻录第10章冲突再起

发表时间:2020/2/17 6:36:15来源:微阅云热度:

《风水异闻录》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精彩阅读:说这话时,我见陈博凡露出嘲讽的笑容,于是话锋一转,森然道:“我把话搁在这,这块地是我的,如果你们谁敢抢,可以试试,我敢保...

风水异闻录

  所有的计划,在这一瞬间被打乱。这个时候,摆在我的面前有两条路,第一,强行占有这块风水宝地。第二,换一个地方下葬。

  第一条肯定不行,强行占有属于强盗行径,弊端很大,而且还容易引发冲突。就算他们忌惮我的本事,不敢当面跟我作对,可是谁也无法保证他们不会拿尸体撒气,万一我们走了,他们把尸体挖出来怎么办。

  这也是我没有立刻动粗的原因,否则以我的脾气,鬼山派弟子马剑锋我尚且不惧,何况这几个普通的村民了。

  至于换一个地方下葬,我也考虑过。

  但很快我便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首先时间上不允许,现在已经接近午时,就算我想换地,也没那个时间。因为迁坟的时辰以不过午时为最,一旦过了午时,阳气会灼伤尸骨,对后人不好。

  其次,在这附近只有一块风水宝地,也就是李富贵下葬的地方。

  如果没有找到这块风水宝地,也许我会铤而走险,但是现在我不打算这么做,我已经得罪了一个鬼山派的马剑锋,假如再得罪一个不知底细,不知深浅的高手,那么结果只有一个——找死。

  动强?还是放弃?这一刻,我很犹豫,甚至无法选择。

  就在这个时候,大伯突然站了出来,当场就发飙了:“陈博凡,你少糊弄老子,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这座山在年初的时候就被林业局给收为国有了。”

  什么?收为国有,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种感觉就好像在酒吧里喝酒,一个女人跑过来搭讪,抬头一看,妈的,是凤姐。正失望的时候,女人从脸上撕下一块人皮面具,再一看,是个超级美女,这个激动可想而知。

  同样的道理,在得知这座大山的产权属于林业局的时候,我也很激动,只要这块地不是陈家沟的就好办,马剑锋已经明确表态不会插手,剩下的这些人我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毕竟,这块地是我先发现的,按照当地的风俗来说,无主之地,谁先发现就是谁的,他们来抢,就是强盗。

  对付强盗,山里的规矩很粗暴,也很野蛮,那就是打,打到对付服了为止。

  但是,我不会打他们。

  打人是普通人干的,对于法师来说,惩戒一个人,一个法术,一段咒语足矣。

  不过这会功夫,我还没有考虑怎么对付他们。

  因为陈博凡同样很激动,自从大伯说产权是国家的,他就急了。这不,两人又开始在那扯皮了。一个说,产权现在属于国家没错,但以前是我们村的,所以这个地,我们有优先使用权。

  另一个说,优先个屁,这块地属于无主之物,它是我大侄子先找到的,按照山里的规矩,这块地就是我大侄子的,你无权干涉。

  两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我一看这架势,估摸着没个几个小时分辨不出结果,于是直接走到陈博凡的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干啥?”陈博凡回头看了我一下。

  “别吵了,你们走吧。”

  当下,我懒得跟他废话,什么人么这是,胡搅蛮缠的。

  陈博凡见我赶他走,立马就火了,耿着脖子就问:“凭啥?凭啥赶我走,这山又不是你家的。”

  原先,我并不打算跟他计较,现在看来,人不能太仁慈,太懦弱,否则什么阿猫,阿狗都会欺负到头上来。

  我决定把话说开,免得这帮家伙纠缠不清。

  我伸手指了一下墓穴的位置:“这块地是我最先发现的,就凭这个。”

  说这话时,我见陈博凡露出嘲讽的笑容,于是话锋一转,森然道:“我把话搁在这,这块地是我的,如果你们谁敢抢,可以试试,我敢保证,前面葬下去,后面必定死人,三年一个,十年鸡犬不留。”

  “你……”

  陈博凡脸色骤变,不甘心的叫道:“吓唬我,老子不是吓大的,大不了这块地,老子不要了,你葬一下试试,前头埋进去,后头我给你挖出来扔了。”

  “你敢!”我对陈博凡怒目而视。

  陈博凡视若不见,撇了撇嘴说道:“你可以试试。”话一说完,陈博凡掉头就走。

  对于他的威胁,我压根没有放在心上,还挖坟,不吹牛能死么?你挖一个给老子试试,就算我不找你麻烦,看警察能不能放过你。

  陈博凡等人走后,为了避免再生意外,我决定立即下葬。

  一个小时后,李万林棺椁葬入了风水宝地,看着坟起的墓穴,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李万林的条件,我终于完成了。

  接下来,该去陈家索要报酬了。

  随后,我谢绝了姐夫的宴请,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来到了村子东头。这里是陈麻子住的地方,我越走越觉得不对劲,我四下看了看,突然发现村里人看我的眼神,好像……有些鄙视。

  甚至还有些惧怕,真是日了狗了。

  正疑惑间,一个鸡蛋砸到了脑袋上,我回头一看,是一个小屁孩,大概有十一二岁,手里还拿着一个鸡蛋,估计刚刚他砸的。

  “害人精。”小屁孩又骂了我一句。

  我:“……”

  突然好像打屎他。

  这个时候,打旁边来了一位老人,这个老人约莫六十来岁,叫李万达,住在我姐夫隔壁。

  “虎子别胡闹,给我滚回家去。”

  老人先是狠狠的教训了一下小屁孩,然后陪着笑脸对我说:“小宁啊,对不起了,小孩子喜欢胡闹,你别怪罪啊。”

  我正愁着找不到家长,老头来了正好,我得问问到底怎么回事,拿鸡蛋砸我也就罢了,那句害人精是啥意思。

  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原来眼镜男回到村子把灵前诅咒的事情逢人便说,这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一上午的功夫,整个村子都传遍了。

  这不,连小屁孩都知道我是害人精,拿鸡蛋砸我。

  李万达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讲完以后,又叮嘱了一句:“小宁啊,你还是赶紧出去躲躲吧,我听说陈麻子家里来了好多亲戚,正商量着要去你家讨个说法。”

  这个结果,我早有预料,从灵前诅咒被识破的时候,我就有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把这件事抖出来的人居然是眼镜男,而不是方正。

  不过没关系,眼镜男也好,方正也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让我去躲,根本是不可能的。莫要说报酬我还没有拿到,就算拿到报酬,我也不会去躲,我丢不起那人。

  谢绝了李万达的好意,我直接来到了陈麻子住的地方,站在院子外面,我就听到里边有一个男人在叫喊:“姐夫,你这也太怂了,人家都把你欺负成这样了,你咋不吭声呢,干,还是不干,你给句痛快话。”

  “干呗,这还用说么,人家都欺负到头上来了。”

  “对,干他。”

  ……

  陈麻子尚未发表看法,屋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为了避免陈麻子发表对我不利的言论,我决定先下手为强。

  “谁想干我呀,老子来了。”我一脚踹开院门,走了进去。

  唰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朝我看了过来,嘈杂的屋子顷刻间变的鸦雀无声。

  片刻之后,陈麻子一脸愤怒的问我:“你来干什么?示威么?”

  “索要报酬。”我直接道明来意。

  “你还敢要报酬?”马大脚瞪大着眼睛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为什么不能?他没醒么?”我伸手指了一下站在人群中的陈三运。

  此时的他,无论是精神面貌,还是身体状况,都跟常人无异。估计我走的当天,李万林就放过了他,否则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醒了又如何?还不是你爷爷害的,没找你麻烦你不错了,走,走,走,赶紧走。”陈三运走出人群,猛的推了我一把。

  毫无防备之下,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稳住身形以后,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行,我走,你别后悔。”

  我也没有跟他纠缠,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琢磨着怎么对付陈家。镇压气运?太慢了。道教阵影?太狠毒了,不合适。改变他家风水?工作量太大。

  正想着,身后传来了陈麻子的叫声:“等等。”

  “改变主意了?”我转过身来问陈麻子。

  陈麻子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如果不给你报酬,你会怎么办?”

  “你儿媳妇呢?”

  “干啥?”陈麻子下意思的问了一句。

  话一出口,他立即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再仔细一回味,脸色大变,厉声喝道:“你敢?”

  “为什么不敢?老子给你办事,事情办成了,你不给报酬,老子还不能拿你未出世的孙子抵债么?”我一挺胸膛,大大方方的跟他对视。

  这一举动顿时激怒了现场的众人,其中一个跟马大脚长相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唰的一下站了出来。

  “卧槽,这么嚣张。”

  “干他!”

  “对,干他。”

  ……

  现场的年轻人抄起家伙,纷纷朝我逼了过来,甚至连马大脚都悄悄的拿个拖把捏在手里。

  我一边往门口退,一边把手伸向随身的挎包里,这里有我的防身法器,七日丧魂钉,这是爷爷用荫尸的骨头凝炼而成。

风水异闻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风水异闻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风水异闻录

风水异闻录

  • 来源:微阅云
  • 作者:问柳
  • 时间:2019/6/28 19:58:13

我从五岁开始接触玄学,继而修道,做了三十年的神棍。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放弃神棍这个职业。 但我想说的是,这三十年改变了我的人生,也颠覆了我的一些认知。 在这三十年,我遇到过很多事情,一桩桩一件件,至今想起来,依旧是觉得匪夷所思。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个行当中的内幕,我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先从第一个事件说起吧。 那便是——斩鸡祭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