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抵达不到的欲望 > 抵达不到的欲望无弹窗_抵达不到的欲望最新章节

抵达不到的欲望无弹窗_抵达不到的欲望最新章节

发表时间:2019/7/14 21:02:34来源:快阅热度:

《抵达不到的欲望》是文笔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妈妈深吸一口气,“你……就是为了和我作对,对不对?”...

抵达不到的欲望

第二章

  “夏末,你确定不用带人过去?”单东起把他那双漂亮的眼睛瞪得无比的大。

  我挑挑眉,“你是白痴么?带人过去,那不就是找打架呢吗?”说完我离他远了点。

  “你干嘛一下跳那么远?再说,只要我和郑正就可以了么?”

  “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我怕弱智会传染。回答你第二个问题,你和郑正是帮里的老大和老二,所以只要你俩跟我去就可以了。还有,从现在开始,你和郑正都把嘴给我闭上,不然我就帮你俩闭上。”说完,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上去。却发现有人叫我。似乎是赖温凉的声音。

  我回过头,果然是赖温凉!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冷冷的看着正一步步走过来的赖温凉。

  “妈妈和小姨还有爸爸都很担心你。”赖温凉习惯性的拉起我的手,很担忧的看着我。“我查出你在这一代的大厦刷过卡买东西,所以找过来的。我没有和他们说你在这一带出没,就是希望你可以跟我回去。让他们放心。”

  我厌恶的甩掉他的手,“既然你没说,就一直沉默下去。我的事情不要你管。”说完,我就上了出租车。单东起和郑正也跟着上了车。

  “他是你哥哥?长得真帅,不过怎么和你一点也不像呢?”单东起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干卿底事?”我冷冷的瞄了单东起一眼,就看着窗外,不想在说什么。

  没错,我没听错,刚才那个赖温凉说的是妈妈小姨和爸爸!他已经承认这个事实了!很抱歉,你会逆来顺受,我不会!我不会就这样妥协!

  “你说话能不能好听点?我大哥也是关心你!”郑正嚣张的冲我怒吼。

  我连瞄他都懒得瞄。

  终于,到了‘泡吧’。看着上面那土的不得了的牌子,就很容易想象出,它的主人有多么的逊!

  “怎么了?怕了?现在回去还来得及!”郑正对我冷嘲热讽的说。

  单东起拉住正准备走过去的我,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我不知道听你的是对还是错。但是,我真的很不希望你趟这浑水。”

  我甩掉单东起的手,“这浑水,我趟定了。”

  我义无反顾的走进‘泡吧’,我知道,一切会随着今晚而改变。一切的一切。没想到,我竟然会期盼接下来的事情。

  进了‘泡吧’,进入我眼帘的都是一些肥肉,也不管自己身材好还是不好,就将自己那满身的肥肉暴露在昏暗的灯光下,还有还有,那一张张画的跟鬼似的脸,在我面前飘来飘去。让我有种进了盘丝洞的感觉。如果这真的是一个盘丝洞,那我就绝对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惧的孙悟空,可是,那个让我想保护的人究竟是谁?

  终于有黑龙的手下发现了我身后的单东起和郑正,便一拥而上,将我们围得水泄不通,单东起和郑正很有默契的将我护在中间,随时准备动手。

  “你们胆子不小啊,竟然敢这样就来荣哥的地盘,是来送死的么?”其中一个红毛冲我们冷笑。

  “我要见夏荣。”我走到单东起的前面,冷冷的说。

  “你?”红毛指着我,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哈哈大笑,“这个小妞说她要见荣哥诶……”

  毫无征兆的一巴掌挥向我,却被眼明手快的郑正挡住了。“要打她,你先经过我的同意!”

  “你们还真的是很嚣张啊!”红毛冷哼的眯了我一眼。“你们送这个漂亮的小妞来是不是为了贿赂我们荣哥啊?好让我们荣哥对你们手下留情,不至于赶尽杀绝是不是?哈哈哈哈……”

  “看来,夏荣是不会轻易出来了。”我向前走了几步,随手从旁边桌子上拿起一个酒瓶,想也不想的砸过去,不带红毛反应过来,又用力的将碎掉的酒瓶扎进了红毛的肚子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红毛有点应接不暇啊!他怎么也想不到,像我这样弱不禁风的女孩子会这么利落的动手。

  不过说来,我也真的是紧张的不行,毕竟我是第一次真刀实枪的动手。以前只不过是在道馆里点到为止。冰冷的双手和狂乱的心跳提醒我,我真的动手了。我真的踏出这不可救药的一步。

  待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夏荣的人一拥而上让郑正和单东起有点措手不及。

  我趁乱一把揪起那个躺在地上痛的打滚的红毛,捡起一块儿碎酒瓶,抵在他的大动脉的地方,在他耳边温柔的说:“让他们住手,不然我让你没命见到外面那美好月亮。”

  天作证,我说的是真的。

  “住,住手!都给我住手!”红毛的声音因为恐惧已经完全走掉了。全然没有刚才的嚣张。

  现在的我已经镇定了很多,那么接下来……呵呵,没想到,现在所做的一切,竟然让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所有人都住手了,看着我们,不甘心的停了手。单东起和郑正靠了过来,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人。

  啪!啪!啪!

  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男人走过来,带着一脸诡异的笑。

  “小姑娘,你很有勇气。”

  看来,他就是夏荣了。我松开红毛,将他踹到一边。“好说。”

  夏荣气定神闲的坐在他手下端来的椅子上,对旁边的手下低声说了句什么,那个人和另外两个人就把红毛带出去了。然后不慌不急的点燃一根烟,“不知道各位来此有何目的呢?”

  我扔掉手里的碎酒瓶,冷冷的看着夏荣,“和你打赌。”

  “哦?”我的话,引起了夏荣很大的兴趣。“赌什么?你的赌注在哪里?不会是你身后的两个废物吧?”

  郑正被夏荣的话一下就惹火了,幸亏被比较冷静的单东起拦住了。真没出息,这么容易动怒。怎么做老大?鄙视ing。

  “赌注是我这个人。如果我输了,我随你处置。如果你输了……”我环视了下周围的人,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夏荣那面无表情的脸上。“如果你输了,我要你以后都听我的。你敢不敢赌?”

  夏荣沉默的看着我,并不表态。倒是站在他身边的手下,比较沉不住气,“就凭你一个丫头片子?真是天大的笑话!来这里之前你有没有打听一下我们荣哥是什么人!”

  我看着夏荣,冷笑一下,“正因为打听了,才会来。如果他不是名声那么响亮,我也不会来,因为,不配。”

  听完我的话,夏荣竟然笑了。“有意思!我赌!多一个漂亮的小妞呆在我身边也不错!说实话,我真还喜欢上你这副调调了。”

  “好说。”我将左胳膊上的长丝带取下来,将自己的长发紧紧的绑在脑后。

  “在这里打会影响我的生意,跟我来。”夏荣扔掉手里的烟,对我说。

  站在‘泡吧’的后门,我知道,真的不能回头了,这不是我想的。但是,只要一想起妈妈知道后难过的样子,我的心里就会很痛快。

  挽起袖子,我冲夏荣勾勾手指,“放马过来吧。”

  单东起拉了我一下,担心的看着我,低声的说:“别逞强,我已经通知了弟兄,只要一有变故,他们就会冲进来。”

  我瞪了单东起一眼,“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打仗。当然,这句话我是不会说的,我怕郑正和单东起会很不争气的当场昏过去。

  说完,我就率先站在一个空地上,“怎么?怕了?”

  夏荣笑的十分开心,“小姑娘,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先发的战帖,所以规矩我来定。第一,不论双方伤成什么样,手下都不许动手,否则就算输。第二,即使我输了,你也不许为难他俩,必须放他俩走。”我镇定的看着夏荣,说了规则。

  “好样的!我同意!”夏荣脱掉外衣,站在我对面。“姑娘先出手吧。”

  “应该是长辈先。”我无意先出手。是不是行家,出手就知。所以,我要看看他到底有几把刷子。

  “那我就不客气了!”夏荣话刚落,拳头就已经向我招呼来,看得出,他这一拳,几乎用了全力。

  我没有躲,硬生生的接住那一拳,却忍不住后退几步。真疼,真的很疼,疼的我差点掉眼泪。

  “傻瓜!你怎么不躲!”单东起在一旁气急败坏的冲我吼。

  我不理。直直的看着夏荣,夏荣有点惊讶,“小姑娘,你是第一个能接住我一拳而不倒的人!”

  我不说话,看着夏荣。是么?似乎是我该出手的时候了!

  我向旁边的墙跑过去,一脚踹在墙上,回身就给了夏荣一脚,尽管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我那脚踹的后退了几步,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我连续发出了一连续的攻击,夏荣都迎接的比较吃力。所以他根本不敢小看我了。很认真的和我过招。很快,我的体力有点不支了,他趁机就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我吃闷的后退几步靠在墙上,胸口一阵温热,呼吸有点困难。

  夏荣不给我喘息的机会,追上来一只胳膊横抵在我的脖子处,另一只胳膊压住我的手,“小姑娘,有几下子啊。”

  他说话的时候也有点喘了。

  艰难的看着他,停了两秒钟,趁他没防备,我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脚踝处,他吃痛的后退了几步,不得不松开了我,我一把抽出腰带,跳起来甩在他的脸上,顿时他的脸上出现一道血痕。

  “你个三八!你竟然用家伙!荣哥!接着!”

  夏荣接住手下扔过来的砍刀,月光下,砍刀反光在我的脸上,有点刺眼。

  “小姑娘,恭喜你,你赢得了我的尊重,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来我身边,我不会亏待你……”夏荣似乎并不打算动手了,手握着刀却不动手。

  “谁输谁赢还不知道!”我站直身子,冷冷的笑着。

  “好样的!”夏荣笑了两声,随即就拿着刀朝我砍过来。

  我知道,我的腰带未必接得住这一砍,该死的,爸爸给我准备的十二节鞭我竟然放在了单东起的家了!混蛋!

  在我走神这档,我没有利索的闪掉那一刀,被刀尖划了一下,胸口的衣服成功的裂了一条口子。

  “混蛋!”我忍不住怒骂一声,握紧腰带,跳起甩他一下,他一闪,后退了几步,我有了喘息的机会。我乘机追上去,握紧腰带的两端,又甩了他一下,他脸一躲,我趁机用腰带缠住他的刀,向自己的侧面用力一拉,也许是我从来没用过这么危险的一招,也许第一次真刀实枪的打,我太紧张了,结果被刀刃擦到自己的腰部,我感觉自己的腰一阵刺痛,不敢多想,将缠过来的刀扔在地上,在夏荣惊讶的空当我飞起一脚,他硬生生的接住我这一脚,我不给他思考的机会,用腰带缠住他的脖子,他一慌,连忙伸手去拉,我旧招新勇的跳起来踹在墙上在空中转了一圈,夏荣成功的被我摔倒在地上,我用膝盖压住他的胸口勒紧腰带,看着他的脸在月光下变成了紫红色。

  “夏荣,我赢了。”

  半分钟后,看夏荣快背气了,我松开了腰带,迅速后退了几步,看和地上猛咳的夏荣。冷冷的宣布。

  夏荣的手下连忙跑上来扶起夏荣,其中有一个不甘心的人举着砍刀就冲过来却被夏荣厉声喝住了。“住手!想让我名声扫地么?”

  我扔掉腰带,看着夏荣。“不愧是大哥,说话就是算数。”

  郑正和单东起跑过来,看着我,“夏末,你没事吧?伤到了哪里?有没有怎么样?”

  我摇摇头,看着夏荣,“认输么?”

  夏荣已经完全顺过气来了,“我认输。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如果谁敢对你不利,我第一个站出来废了他!”

  有了这句话,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突然觉得胸口一闷,一张嘴,我吐了一口血。遭了,内伤。

  今天我真的是代价惨重啊。

  “夏末,夏末,你吐血了。”单东起扶住摇摇欲坠的我,紧张的跟个什么似的。

  “来人,把车开来,送大姐去医院!”相较于我也好不到哪里去的夏荣连忙对自己的手下吼道。

  哎,我真的成黑道大姐了?来不及细想,我已经完全昏过去不省人事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单东起和郑正、夏荣都焦急的看着我,我想坐起来,结果刚一动,就引来了剧烈的疼痛,没法,只好乖乖躺着了。

  “医生说你没什么大碍,那口淤血是你打架的时候震到了肝脏,所幸并不严重。胸口的伤和腰上的伤都是皮肉伤,不久就会好的。”单东起温柔的看着我说。

  “大姐,东起说你不说你叫什么,所以就自作主张的叫你单夏末,那我是不是……”

  我很不耐烦的打断了夏荣的话,“别叫我大姐,我才上高一,你们就叫我欧阳吧。我本名叫欧阳雅嫣。”

  三人互视一眼,眼睛里的惊讶和不敢相信全被我看在眼里。

  “不用怀疑,我就是欧阳集团的千金欧阳雅嫣。”我无意再隐瞒我的身份。

  “那我们要不要通知你的家人?”单东起看着我,似乎有点不舍的说。

  “不用!”我冷冷的瞪着单东起,“我的事情,你们不要过问。以后你们的事情,我都会插一手。”

  “我不准!”病房的门被推开,妈妈随即进了来。她的身份和修养没有让她当场发作。

  第一次,我看见妈妈那张愤怒的脸。

  我挣扎着想坐起来,单东起连忙把床摇起来,怕我扯动伤口。

  “我已经带人来了,你给我乖乖回去养病。”妈妈冷冷的看着我,压抑着怒火说。小姨在她身后,很失望的看着我。

  看着她们,我的心,被刺痛。

  但是,我不会回头。“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凭我是你妈妈!凭你是欧阳集团的千金,是赖氏集团的千金!”妈妈很努力的克制着她的怒火和悲伤,平静的看着我。

  “啊哈哈,真的是很好笑。我是欧阳集团的千金?这我承认。可是我什么时候变成是赖氏集团的千金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冷笑着。

  妈妈深吸一口气,“你……就是为了和我作对,对不对?”

  我冷冷的看着妈妈,“我的家没有了,我成一个孤儿了,我能怎么办?我只能靠自己,混出个名堂给自己一片天地!除非,你和赖成文离婚。你离婚我就回去。”

  妈妈很哀伤的看着我,很哀伤很哀伤的那种。看着妈妈的眼神,我真的动摇了。或者,就这样回家吧,只要妈妈开心就好。可是,爸爸呢?爸爸知道了会不会很难过?我硬生生的别过头,却听见妈妈很坚定的说:“要我离婚,不可能。”

  真的,天可以作证,在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很清晰的听到了我的心碎掉的声音。

  “OK,那要我回去,绝对不可能。”我转过头,看着妈妈,冷冷的说。

  听了我的话,妈妈站不稳的后退了两步,幸亏小姨扶住了妈妈。迎着我冰冷的目光,妈妈终于还是选择把头扭到一边,妈妈选择了逃避,那我还有什么话好说?

  “没什么事的话我要睡了。”看着妈妈的选择了赖成文,我的心,不停的沉,一直沉,沉到我感觉自己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妈妈听了我的话,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就跌跌撞撞的离开了我的病房。小姨很忧伤的看了我一眼,就追了出去。

  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我硬生生的将眼泪咽回肚子里。为什么一个幸福的家庭,在三个月之前就面目全非了?

  从小到大,爸爸都把我当做男孩子养,让我留长发已经算是对我的破例了!爸爸经常说,自己能有今天,就肯定不会是一个好人。所以得罪的人一定会有。为了不让那些人来伤害我们温暖的家,所以,我们就要坚强起来,强硬起来,保护妈妈。

  这些话我都没有忘记,我知道爸爸不在了,保护妈妈的重任就由我一人承担了,可是,现在的妈妈,还需要我来保护么?我这个孙悟空,还用保护已经有了如来守护的唐僧么?

  很显然,我out了。

抵达不到的欲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抵达不到的欲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抵达不到的欲望

抵达不到的欲望

  • 来源:快阅
  • 作者:佑芯坊
  • 时间:2019/7/11 18:25:09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欲望,任何都是欲望的奴仆。在欲望的面前,人就像是一个个提线木偶,欲罢不能。花开花谢,本是常理之事。可有谁想过,花开花谢是为何?带着憧憬和美好而来,却带着满心的伤痕和绝望而归。这就是这个世界给我们的唯一的回报么?看看那彼岸的花,是那么的怒放,可是为什么想要靠近闻一闻花香都不可以?看看那彼岸的花,是那么的幸福,可是为什么想要靠近尝一尝花香都不可以?彼岸的花,是我们努力地方向,可也是我们抵达不到的岸边。在我们面前的阻碍和伤害是那么的多。等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伤痕累累残破不堪,根本就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