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心似浮萍逐水流 > 心似浮萍逐水流全文阅读_心似浮萍逐水流全集

心似浮萍逐水流全文阅读_心似浮萍逐水流全集

发表时间:2019/10/22 10:15:31来源:掌中云热度:

《心似浮萍逐水流》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她微微眯着眼睛看向阮天然,轻飘飘的问:“证据呢?”...

心似浮萍逐水流

脚步声从门口传来的时候,阮清尘已经穿好了衣服。

一头柔顺的长发搭在肩头,不施粉黛的脸却是完美无瑕。

听着外面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她也只是冷冷一笑:阮天然,你现在才来,有点晚了。

“快,把门打开,我们要进去!”

如同阮清尘所料,门外果然响起了阮天然的声音,还有些嘈杂的人声,听起来仿佛是记者。

她的好妹妹到口的鸭子飞了,便是存了心要把她彻底按死呵!

“请您稍等一下,总统套房的客人我们是不能随便开门的,必须要得到客人的允许。”

服务生的手才刚放到门铃上,房门便从里面缓缓的打开了。

“各位有事么?”她抱着手,似笑非笑地站在门口,明眸微转便看向了一脸焦灼的阮天然:“哟,我的好妹妹,来这儿接姐姐回家?”

闻言,阮天然狠狠地瞪了阮清尘一眼便立马冲进了房间,而她身后的记者们也赶紧跟着跑了进来。

阮清尘非但没有阻拦,反倒是让到了一边,靠在门框上面笑看他们在屋子里面四处寻找着什么。

“妹妹,现在是凌晨五点,你随便闯进别人的房间,还带着这么多人,不太好吧?”

说着,阮清尘扭头对站在门口的服务生道:“你们帝豪被称为魔都第一的大酒店,住在总统套房的客人你们也是这么怠慢的?”

服务生自然不敢怠慢,虽然客人的信息是保密的,但是能住进帝豪总统套房的客人,哪里是他们能得罪得起的?

即便,帝豪是陆家的产业,但是违反了规矩也是大罪。

“对不起小姐,只是这位阮小姐是个公众人物,再加上她口口声声说是来抓人的,还带着这么多记者,我……”

阮清尘一手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语气慵懒道:“我阮清尘虽然过气了,但是好歹也算个公众人物。不管对方带着多少人,你既然放他们上来了,也算是侵犯了我的隐私权。也不知道,这一笔帝豪也怎么给我交代?”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不知道是应该失落还是应该庆幸的阮天然此时回过头来,怒喝一声:“够了阮清尘,你少在那里狐假虎威了!这房间根本就不是你定的,你今天到这里来,根本就是为了勾引这个房间的主人!”

勾引?

阮清尘心下冷笑,面上却露出无辜的表情,连忙摇头道:“天然,你在说什么呢?虽然我现在人气资源都不如你了,但是好歹我们也是一家人啊。你突然带人来这里,劈头盖脸就质问我这些,我真是冤枉啊!”

原本得到消息说有大新闻的记者,进门时看到房间内只有阮清尘一人的时候都有些失望。

本来就是个出了桃色绯闻过气了的小演员,没什么流量,现在居然还是个假新闻。

其中新艺娱乐的记者便露出了不满之色:“天然小姐,您跟我们说的大新闻呢?在哪里?我们什么也没看见啊。”

有人发声,其余几人也跟着起哄。

阮天然一听便急了,昨夜本来该来的人是她,却没想到爸妈居然把阮清尘给推了过来。

原本苏千瑶成了植物人之后,陆笙床边的位置空下来,如果自己能够跟陆笙生米煮成熟饭的话,那么陆夫人的位置不就是自己的了么!

在陆笙离开公司之前卖通他的秘书给他下药,原本这可是一只属于自己的大肥羊!

她阮天然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阮清尘,你就别狡辩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肇事伤人之后逃逸,最后勾引受害者的未婚夫,想得到未婚夫的原谅。这些,你敢说你自己没有么?”

“是么?”阮清尘靠在门边,看着阮天然义正严辞地将这些脏水泼到自己身上,心中觉得好笑,脸上神色却未变分毫。

她微微眯着眼睛看向阮天然,轻飘飘的问:“证据呢?”

阮天然胜券在握道:“呵呵,证据吗,只需要把陆笙陆少叫来当面对峙就行了!”

听到阮天然说出这个名字,原本只是来凑个热闹的记者先是一片哗然,接着便兴奋起来。

天呐,这是什么大新闻啊!

陆笙是什么人?

除了陆氏的发布会,几乎从不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刚出了车祸的苏千瑶,则是陆氏娱乐帝国中的一枚明珠。

要不是今天,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苏千瑶居然是陆笙的未婚妻!

心似浮萍逐水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心似浮萍逐水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心似浮萍逐水流

心似浮萍逐水流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7/10 21:37:38

“阮清尘,你不会真以为爬了我的床,就没事了?”陆笙的未婚妻被撞成植物人,而她,不过是临时被父母推出来给妹妹阮天然顶罪的替罪羊。“要是被您未婚妻知道您昨夜的模样,只怕植物人都能气得活过来。”她放手一搏,利用陆笙软肋做交易,他承诺护她周全。她在他的庇护下逐渐沦陷,却在他未婚妻苏醒之际,发现自己怀孕……她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