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小姐,对不起 > 小姐,对不起全文目录阅读第7章她不配做小奇的妈妈

小姐,对不起全文目录阅读第7章她不配做小奇的妈妈

发表时间:2019/11/14 3:13:30来源:快阅热度:

《小姐,对不起》是剧情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小柔,沫初柔,你怎么就那么傻呢?那个女人对你做了什么难道你已经全部忘记了吗?为什么你还可以这样,还可以这样只为她想呢?...

小姐,对不起

“当然不会用强行,探监都是自愿的,既然秦雨泽先生怎么都不愿意,那么我就先离开了,如果秦雨泽先生想通了的话,就直接到南阳监狱来就可以了,我们会随时恭候。”说着那个自己完全不受欢迎的男人,便是自动的离开了。

  虽然事情没有达成,但是依旧恭敬,只是在离开的时候与女人插身而过,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望了那个女人一眼。

  “叮铃铃。”那是离开的人关门,引起风流惊动到风铃的声音,只是此时风铃的声音已经不再愉悦了,而是带着一种沉闷。

  “泽……”女人面带哀伤的走了过来,蹲下靠在秦雨泽的膝盖上。

  秦雨泽的冷酷慢慢消退,迎来的是柔情,“小柔,苦了你了,对不起。”雨泽此时已经不再撒娇了,只是心疼,那样心疼的抱着怀里那个看似娇弱的女人。

  “我没事,可是你真的不让小奇去看他妈妈一眼吗?毕竟盼儿小姐才是小奇的亲生妈妈啊,可是小奇却到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只把我当做妈妈。”女人心软而善良,此时竟是只为那仇人考虑。

  “我说过了,那个女人不配做小奇的妈妈,而且你也完全不需要再叫她小姐了,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小姐,你才是大小姐,只属于我的大小姐,秦家的女主人,只有你才是小奇的妈妈,只有你才配做小奇的妈妈,别的人想都不要想。”秦雨泽脸上虽然依旧温柔,但是显然男人讨厌这个话题,讨厌所有涉及那个叫萧盼儿的女人的话题。

  “可……可是那样太残忍了啊……你……你要小奇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谁吗?就算他妈妈真的做了很过分,即使是死都无法挽回的事情,可是她是小奇母亲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啊,十月怀胎的艰辛,生子的剧痛,怎么可以抹杀这些呢?或许她不是一个好人,可是她或许会是一个好母亲呢?不管怎么样让他们见一面,让他们母子相认吧,至于以后,至于小奇还要不要叫我妈妈,就让小奇自己来决定吧,好不好?”女人依旧半蹲在地上,靠在秦雨泽双腿上,那双眼里满是哀伤和急切,想要努力的劝服她的爱人。

  “小柔,沫初柔,你怎么就那么傻呢?那个女人对你做了什么难道你已经全部忘记了吗?为什么你还可以这样,还可以这样只为她想呢?若是那个女人连母亲也做不好,反而灌输小奇一些奇怪的思想怎么办,要是小奇以后变得和那个恶毒的女人一样怎么办?”秦雨泽亦是不可能再冷静了。

  “泽,可是小奇是她的儿子啊,不管他们是否会做错,可是疼爱儿子,孝敬母亲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我们不可以剥夺,那太残忍了,而且为什么你非要觉得她还是那么恶毒呢,她已经疯过一次了,好不容易清醒了应该会明白的,而你是小奇的父亲啊,你怎么可以那么不相信小奇呢?你为什么非要认为小奇会成为一个坏孩子呢?我以为你已经变了,可是为什么你还是那样想呢?”沫初柔从小就是一个没有经受过亲情,父母关爱的孩子,所以亲情在她心里是何等的分量。

  “本性难改啊,更何况那样恶毒的基因,我怎么知道会不会遗传呢?若是小奇是你的孩子我就不会怕,可惜他不是,但是我希望他只知道有你这样的妈妈,否则他会痛苦一辈子的!“秦雨泽依然不愿意,对他而言,要他再去接近那个女人比登天还难。

  “可……”沫初柔还想争辩,其实她已经没有词汇了,只是她觉得不该剥夺小奇知道自己真正身世的权利,不该让他一辈子误认为自己就是母亲,那样等到以后小奇若是知道了,或许会恨自己一辈子的。

  “别再说了,我也不想再谈论那个恶毒的女人了,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去看那个女人的,小奇也绝对不允许去,而且不要让他知道他还有一个亲生母亲!我不准许任何人,打扰我平静的生活!”说罢秦雨泽似乎已经收起了温柔,他拉开沫初柔,就愤愤的离开了书房,他已经无法抑制心中的愤怒了。

  “泽……”沫初柔的眼里带着淡淡泪花,竟是有些不知所措……

  秦雨泽会如此,一切都要从数年前说起呢……

  从他们的相遇……

 

小姐,对不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小姐】 或 【对不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小姐,对不起

小姐,对不起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7/11 7:31:58

一边是一个粗暴的夺走她贞洁的重伤男子…… 一边是一群手握铁棍想要夺走男子性命的古惑仔…… 柔弱的她站在中间,轻咬银牙,“你们不觉得,在一个自视甚高的男人面前,玩弄属于他的女人,比直接要那个男人的命更加有趣,更加可以践踏他的尊严吗?” 轻笑间,那群手握铁棍的男子,纷纷卸下原来的凶神恶煞,换上了一脸的淫靡…… 【巾帼文社?女频官社】